潮派小说网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第七十章 全国山河一片红
    奇香扑鼻,让第一批涌进早点部的客人颇为意外。

    似乎小周师傅没飘啊?新推出的卤煮火烧并没有意料中的腌臜怪味?而且还挺诱人的。

    “服务员,今天我点卤煮火烧,是不是同鸡蛋饼一样,不需要捆绑销售?三十元一碗,价格很公道啊!”

    “给我也来一碗!可惜今天吃不到狗不理了,不过既然是新品,总是要先尝一尝的。”

    也有一些女士最终还是放弃了卤煮,她们无法想象大清早就往肚里灌猪肠是种什么感觉,就算以周栋的手艺,也无法令人人都能接受这种‘奇香’。

    周栋倒不会因此失望,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方为盛嘛,再说都是自己的手艺,并没有偏爱一说。

    “没想到啊,老家伙的鼻子倒是挺灵的。老卢啊,这回某人怕是要作难了呢。

    可见这‘处事需谨慎、说话留三分’的道理是没错的,话说得太满,没得台阶下了吧?吼吼,可乐死我了,想想就开心。”

    黄明举是什么人?说到尝味辨食比起易知鱼也差不了多少,否则也不会被苏省评审委员会定为评委之一。当年他也在京都混过不少年头,也曾经悄悄去过程老爷子那里大快朵颐,对这‘奇香’也不陌生。所以周栋那边一揭锅盖,他就知道乐子大了。

    最了解易知鱼的人是谁,就是他的敌人呗。黄明举一眼就能看出易知鱼的矛盾心思,先开声就是要堵住这个老对手下台的台阶,反正易知鱼越是纠结,他老人家就越是痛快。

    “服务员,我老人家也点一份卤煮火烧,蒜泥多放,香菜不要。真正会吃的人就没有吃卤煮放香菜的,夺味!我说的对不对啊姓易的?”

    黄明举哈哈大笑,要起早点来都是中气十足。

    易知鱼冷哼一声,没搭理他,只是默默望着林清;清丫头啊,你如果强行要点卤煮火烧,易爷爷也不好太反对的......

    自己却点了份秘制鸡蛋饼,他上次就看出来了,清丫头对鸡蛋饼情有独钟。女孩子嘛,可以代入有着神秘云纹的鸡蛋饼,却未必能够代入包子,好吃不好吃倒在其次了。

    林清感觉自己很被动,作为一名合格的美食品鉴人员,她自然可以接受各种口味,更何况小周师傅做的卤煮似乎非常独特,不是寻常可比,而且毕竟是新品哦。

    可是易爷爷的感受也是要顾及的啊,真是为难,只好对服务员说对不起我再想想。易知鱼大为失望,女孩子就是女孩子,做事犹犹豫豫,不能坚持本心!

    龙破天还在等卤煮,见林清为难,探头过来说了句‘美女,听我一句,今天你不点卤煮火烧一定会后悔的,这可是小周师傅的初卤哦’。这词儿用的,总会让林清想到初恋。

    古亚楠很沉默,一向做事果断的她居然冲吕绿馨摊摊手,示意服务员让吕绿馨先点。

    ‘花老板’顿时警惕之心大起,问道:“楠楠,不要玩弄你的权术了。说,你究竟在想什么?”

    “就是瞒不过你这个滑头!”古亚楠倒也干脆:“我在等你点卤煮火烧。”

    “然后呢?”

    “然后我就点包子,半笼包子换你半碗卤煮,我赚大了。楠楠你要理解我啊,这无关金钱,生意人看重的永远都是如何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

    “有道理啊......服务员,给我来一份卤煮!”

    吕绿馨叹息摇头:“楠楠不是我说你啊,你这个人最大的问题就是太过于自信,你确定我会跟你换?”

    古亚楠变色:“不带这样的啊,你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笑话,按理出牌的就不是我花一刀了!”

    她这边话音刚落,小脸儿都憋红的林清一扬粉拳,爱谁谁了:“服务员,我点卤煮火烧!”

    易知鱼顿时如释重负。清丫头既然点了卤煮,昔日的味道距离他还会远麽?

    姓黄的你太小看我老人家了,在真正心仪的美食面前,脸算什么?‘仰天大笑冲碗去,我辈岂是要脸人!’你还是不够了解我啊。

    ‘三角的豆腐井刀的饼、载浮载沉的是大小肠、一片红汤漫妙味、厨家的心思碗内藏’,在这个刀光剑影尔虞我诈权谋纷飞各呈心机的早点部内,第一碗卤煮火烧终于是热腾腾的出锅了!

    龙大神在得意的笑,这就叫做‘先下手的吃香、后下手的流涎’啊,我馋死你们!筷子往桌上顿了顿,嘿嘿一笑:“各位慢慢等啊,在下先开吃了。嗯,这汤,香得真是让人受不了啊,啧啧啧......”

    这家伙最可恨,喝汤你就喝吧,还非得弄出‘吸溜吸溜’的声音,然后还要拼命吧唧嘴、闭起双眼喘粗气......

    易知鱼脖子一梗,忍不住偷瞄了一眼摆在龙破天面前的大黑碗,只觉舌根下忽然一片津湿、仿佛有灵泉奔涌,瞬间就充满了口腔。

    偷眼见林清没觉,老爷子用一个非常自然的姿势摸下嘴巴,顺势把口水咽了下去。

    就跟做贼一样。

    清丫头点的卤煮火烧怎么还不端上来呢?

    服务员先端来的并不是卤煮火烧,而是易知鱼点的秘制鸡蛋饼。周栋的手艺是越来越出色了,饼上那神秘的云纹仿佛已经被注入了生命,有了些许氤氲之意,在柔和的灯光下,似幻似真,极能吸引食客尤其是女食客的注意。

    望着放在易知鱼面前的秘制鸡蛋饼,林清忽然有些后悔;今天点了卤煮,最快也要明天才能才吃到鸡蛋饼了啊,可我明天也想吃狗不理。哎呀哎呀,小周师傅定得这个规矩也太不人道了!

    在明明短暂却感觉十分漫长的等待中,她点的卤煮火烧终于端上来了,当那个黑色大老碗出现在面前的时候,才明白之前闻到的‘奇香’都不算什么,这碗卤煮就如美人,远观虽好,却哪里比得上近距离接触呢?

    “嗯,谢谢。”

    没等林清伸手,一只苍劲有力的大手已经抢先接过卤煮火烧,将其放在了自己面前。

    “易爷爷,你......”

    林清愕然望着食言而肥的易知鱼,无法相信这是真的,好像几分钟前易爷爷还在声色俱厉地告诉自己不许点卤煮的吧,他这是什么意思?

    易知鱼毕竟不是龙破天那种角色可比,接过卤煮后并没有着急下筷子,而是先打量了一下汤色,点头赞道:“清丫头,易爷爷今天再传你一招,评判这卤煮要的就是看汤色。

    你看到了没有?这汤色红中带亮,却不似一般的卤煮那样透出灰黑色泽,可见是用新鲜食材熬制而成的高汤,并非是靠酱料成!

    这可有个名堂,叫做‘全国山河一片红’!

    有了这样的汤色,再兼有‘奇香’溢出,此卤煮便可为上品。”

    ‘全国山河一片红’?林清听得有点儿懵:“可是易爷爷,这卤煮是我点的啊......”

    “不错啊不错,想不到在这小小的九州鼎食早点部,竟也藏龙卧虎!

    不过清丫头你要记住易爷爷的话,凡事不能只看表面,必须要深入调查、亲身实践,才有言权!这卤煮的汤色虽然上佳,可味道究竟如何,那就要吃了才知道。

    所以让易爷爷先尝一尝......”

    “可是易爷爷,您不是说过绝对不吃这种东西的麽,之前还不许我点呢!”

    林清眼睁睁看着易知鱼抄起了筷子,心中只觉十分委屈;只是这位‘易爷爷’在她心中积威太重,让她实在没有勇气去抢夺这碗卤煮。

    可是,人家也想尝尝啊,今天还要靠这碗卤煮出一篇美食评论文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