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第九十五章 向天再借三百年!
    上次见到祝爷爷的时候,老人还在沉睡中,为怕打扰,周栋也没凑过去细看这位百年人瑞的样子究竟如何。

    此刻见到苏醒过来的祝爷爷,众人都忍不住暗暗称赞,果然是寿者之相啊。

    眉毛因为年龄的原因已经有些稀疏了,却依然可见当年的深远如山,鼻如悬胆、人中宽厚、两耳皆有垂珠。

    俗话说‘老来如儿童’,人一过八十岁,五官眉眼就会像儿童时一样变得模糊起来;儿童会随着年龄的增长眉眼越来越清晰,老人却是刚好相反的。

    可这位祝爷爷却仿佛脱离了这个规律,眉眼还像年轻人一样的清晰,虽然脸上微微泛起不健康的潮虹,精气神却丝毫不弱于年轻人。

    周栋看得暗暗点头,老人这恐怕真的是回光返照了,还好自己度够快,能够在老人的最后一刻完成他的心愿。

    “呵呵,你就是小周师傅吧?老头子一时嘴馋,倒是麻烦你了啊。”

    早就听刘医生说了,这位来自九州鼎食的年轻厨师居然会做‘碧藕脂玉粥’,而且一早起来就在为他忙碌,老人家又是感激、又是期待,只觉舌底处竟然有津液冒出,就像是他这棵老树随时都要焕生机一样。

    没错啊,当年隐约听胡神厨说过这粥的名字,只是岁月久远渐渐遗忘了,现在被周栋提醒,老人家仿佛又想起了那个硝烟弥漫的年代,还记得那个扎着两条大辫子的亮丽身影毅然决然走进了‘阿姐谷’,那回眸一笑,让他至今无法忘怀......

    “老人家言重了。”

    周栋笑道:“我也是第一次做,还不知道合不合您的口味呢。”

    怀良人看看周栋,心说你这还是第一次做?你就坑爹吧你!真当我这双眼睛是用来出气儿的麽?在他看来周栋的手法简直是千锤百炼,都不知道悄悄做了多了次。

    老人望了一眼李秀臣捧着的白瓷大盖碗,忍不住呵呵笑起来:“这么大的一碗啊,好啊,我刚好饿坏了,全都能吃光!”

    刘医生目光一动,想要开口劝说老人不能暴饮暴食,却被一阵扑鼻而来的异香将后半句话给噎了回去。

    此时李秀臣已经将盖子掀开,只见这碗粥碧色沉沉,当真是与一块翠玉相仿佛,最奇的是在粥内还有无数片仿佛美玉般的东西载浮载沉,一时也看不出是什么。

    淡淡甜香、蔬菜的清新之气和一丝若有若无的肉骨清汤的味道冲击着每一个人的味蕾。

    刘医生这样的专业医生都不好再说什么了,感觉面对如此美食还要劝人少吃简直有违人~~道主义。算了,老人的时日已经不多了,就随他老人家开心吧。

    老人目光一亮,笑着问周栋道:“小周师傅,藕没下早吧?”

    周栋微微一愣:“当然不能下早了,祝爷爷您果然是行家啊。诚师傅,现在可以下藕了。”

    申诚是直接端了蒸锅来的,闻言打开脚边的蒸锅盖子,用筷子轻轻夹起两节白莲藕放入粥碗内。

    这两节藕先是被周栋打通关节通道、又灌了蜂蜜菠菜汁,最后还上笼蒸了二十分钟,表皮上已经显示出淡淡的青碧色,不过比传说中的‘碧藕’似乎还是要差了些。

    祝爷爷似乎对此早有预见,笑眯眯地道:“等五分钟就差不多了吧小周师傅?”

    周栋笑着点点头:“五分钟足够了。”

    “好啊好啊,小周师傅真是神乎其技!没想到啊,想不到在七十多年后的今天,我居然还能吃到这种粥......哈哈哈......”

    祝爷爷开怀大笑,忽然一挺身坐了起来,腰身利落的仿佛三四十岁的青壮年,看这意思是要坐起来。

    刘医生想要劝阻,祝爷爷却摆了摆手道:“行啦,都是一百多岁的人了,还能活成仙麽?就让我坐起来痛痛快快地吃吧。”

    说完就眼巴巴地望着壁钟,盼着五分钟时间快快渡过。

    终于等到了时间,祝爷爷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轻轻捞起一段藕。

    “藕的颜色变了?而且还在变!”

    众人出低声惊呼,这块在粥内埋了五分钟的白莲藕比起先前更为碧色均匀,而且在被祝爷爷捞起后,更为浓翠欲滴的碧色就仿佛是有生命一般,正从内向外弥漫,度快到人眼可查!

    怀良人瞪着眼睛看了半天,忽然醒悟道:“我的上帝,周栋你竟然利用上了冷热交替、热涨冷缩的原理!”

    申诚则直接懵圈儿。

    天爷,不会物理学的精神病人就不是一个好厨师麽?啥时候做厨师也得是学霸了哦?

    怀良人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能猜到你在想什么,不过劝你一句,以你的天赋多想无益......”

    或许只有埋汰几句申诚这样的弱者,怀良人才能找回些自信。

    周栋这份巧思实在可怕,可怕到他在一瞬间开始怀疑自己根本不是什么天才,怀疑自己还有没有资格做这个人的对手。

    蒸锅里的藕段始终保持了七十度以上的高温,蜂蜜完全靠藕肉隔离,又混入了菠菜汁才得以减少了高温对其的影响;当高温的藕段被放入四十度的粥底中后,粥温就在五分钟内升到了最适合入口的五十度左右。

    而藕段却因为急降温导致热胀冷缩,先前被周栋雕出的‘毛细血管’纷纷破裂,蜂蜜菠菜汁以更快的度染绿了整段藕!

    这种物理变化随着祝爷爷夹出藕段后达到了顶峰,在空气中再次降温的藕段就仿佛被人施了魔法一般,加快了藕段的‘上色’度!

    藕段入粥时,还是浅绿色,刚刚被夹出时,已经变成了深绿色,在祝爷爷的筷子上呆了一会儿后,已然变做了碧绿色。

    就如神话传说中的碧藕一般神奇!

    同时属于藕的特殊香气混合着阵阵菠菜的清香、蜂蜜的甜香,在猛烈刺激着众人的嗅觉和味蕾!

    “就是这个味道,就是这种感觉啊!”

    祝爷爷开怀大笑,轻轻咬开藕段,一脸沉醉的咀嚼着,嘴巴里嘟囔不清地道:“嗯嗯嗯,软、糯、香、滑......真是太好吃了!”

    您说您吃就吃吧,还得夸,夸就夸吧,还不忘记对着咬开的口子撮~吸,‘滋溜滋流’的响个不停,比对着饿了三天的人吧唧嘴更可恶!

    吧唧嘴就吧唧嘴罢,这老爷子吃完藕段接着低头撮粥,那呼啦呼啦的声音简直震耳欲聋;刘医生瞪大了眼睛,这哪里还像个油尽灯枯回光返照的老人,我的诊断不会是出了什么问题吧?那可要丢死人了!

    不到半个小时,老爷子就将一大碗碧藕脂玉粥喝了个干干净净,只觉清气上升、浊气下降、二气均分、食归大肠;舒服地打了个饱嗝,脸上那片不健康的潮红都不知在何时悄悄退去了。

    老爷子雄心顿起,感觉可以向天再借三百年!

    “呃,小周师傅,真是太谢谢了,吃过你的粥后,我老头子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好想再来一碗啊。

    啊对了,你们光看我吃了,都馋坏了吧?”

    “......”

    包括刘医生在内,有一个算一个,都觉无名火起。

    第一碗粥先给您老人家,我们饿着肚子都没啥,您吃得舒服了也是应该的,可您能不能吃东西的时候不要吧唧嘴引诱我们?

    这也是一种善良!

    您吃饱喝足了以后,能不能不要摸着肚子问我们馋不馋?

    这也是一种善良!

    老爷子,能做个善良的人不?

    周栋想了想道:“因为来得急,就带了一份粥。对了,李村长家的厨房里还有一大锅呢,要不......”

    话音未落,怀良人与申诚已并肩掠出了病房。

    李秀臣身子往下一猫,舌尖顶住下颚,磕膝盖打皮谷蛋,嗖嗖嗖纵了出去。

    刘医生淡淡一笑,肩不摇腰不弯,脚下如同行云流水,看着像是八步赶蝉?

    尽瞎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