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理想的生活
    “周栋,实在不行,你就放弃八珍面好了。李渔挖的这个大坑,多少勤行前辈都无法破解,你就算认输也没什么丢人的。”

    吃下今天的特供面食‘豌豆黄’,易知鱼轻轻叹口气,已经很久没吃到如此味道纯正的京味点心了;从昨天有幸运顾客提出这道面点,到今天才不过短短一天时间而已,周栋就能做到这种程度,在他看来周栋已经无需用其它方式来证明自己。

    “是啊小周师傅,这些天你从每天两三种新品,逐渐增加到每天六七种,而且每一种都能做到原汁原味的程度,简直是不可思议!

    你在我们眼里就是最好的,至于那什么八珍面,恐怕根本就没有答案吧?你不用为这件事费心了,只要给我们每天提供新品早点就好......”

    龙破天今天直接化身暖男,挑刺儿什么的早就从他的字典里抹去了,怎么变着花样的夸奖周栋和帮助这位帅哥厨师排忧解难才是龙大神现在的要任务。

    “周栋,姐妹们虽然都支持你做出的任何决定,可是也不希望你被一个古人坑。放弃八珍面吧,你还是我们的男神!”

    就连迎宾小姐姐也暂时放下了工作,举起双手赞同大家的意见。

    周栋这些天虽然不怎么说话,可早点部的客人却都知道小周师傅这次是真的遇到难题了,大家有些愤愤不平,如果李渔还活着,说不定会被愤怒的群众饱以老拳......

    只有胖子一个人没开口。没人比他更了解老大了,老大这个人别看平时不怎么爱说话,其实倔强的很,这次估计是跟八珍面杠上了,谁劝都没用。

    果然,周栋只是笑了笑:“谢谢易老,谢谢大家的关心。不过我既然答应了易先生,那就必须要尽最大的努力;而且我相信,笠翁先生的八珍面是一定有解的,只是我暂时还没有找到而已。

    还有一天时间,我还想试试看。

    不过今天就不再抽选幸运食客了,我要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八珍面上,希望大家可以理解。”

    “这家伙,还真是够倔的,不过这种不认输的劲儿头我喜欢......”

    坐在老位置上的吕绿馨一直没说话,只是默默地望着周栋,见他这样回答众人,竟然暗中松了口气。

    她与众人的看法并不相同,作为一名厨师,如果就这样认输,对日后展一定会非常不利,甚至会因此驻步不前,再难寸进!

    易知鱼虽然也是勤行前辈,毕竟已经‘功成名就’,又怎会了解她们这些年轻勤行人的想法呢?

    “胖子,你替我向申老师请个假,今天我就不去鲁厨了,还有最后一天时间,我想一个人静静。”

    早点部结束营业的时候,周栋做出了一个决定。

    老爸曾经说过,当你无论如何都找不到答案的时候,就暂时不要去想,或许灵感就会像个错过了约会的小姑娘一样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你的面前。

    这些天他在造化后厨中每日演练,八珍面的做法早已烂熟于胸,缺少的只是最后一珍‘鲜汁’的灵感。

    而且周栋之所以会如此坚持,就是因为他在上万次的练习中仿佛已经看到了什么,只是有一层窗户纸阻隔在面前,他需要做的只是最后捅破这层窗纸而已。

    冲过去了,就会海阔天空;反之他的信心将会遭到极大打击。

    如果一名厨师因为信心受挫开始对自己产生怀疑的话,就算有神奇的系统帮助,日后成就也会受到影响的。

    他的目标是成为世界唯一的厨神,厨中之神又怎么可以没有强大的信心呢?

    和老爸通了个电话说今天不回家了,要出去走走、静一静。

    周爸倒是也没多问,一直在默默关注儿子的他当然也知道儿子取得的成就和眼下遇到的难题,在电话里没多说一句话,只是在挂掉电话后扬了下拳头:“小栋,你行的!我的儿子到什么时候都不可以说不行!”

    爹是英雄儿好汉。周爸这辈子风轻云淡、不为五斗米折腰、因为随随便便就能挣来六七斗,尤其在老婆面前从没说过不行这两个字,如今看来,儿子果然是他的种儿!

    周栋骑着自行车到了车站,上了开往凤栖山的车。也不知为什么,自从去了一趟凤栖山,就总是会想念这个地方,总感觉这里与自己有着不解之缘。

    八珍面如今成了悬在他心中的一个谜题,哪怕依靠系统的帮助也无法解决,心情烦闷之余,他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凤栖山。

    反正是随便走走,散散心、让忙碌的心静一静,就顺便去看看李村长和祝爷爷他们吧,也不知道祝爷爷的身体现在怎么样了?

    还记得那日医生说祝爷爷已经是回光返照,只是在弥留之际想要吃到一碗碧藕脂玉粥;吃过自己做的粥后,老人家的精神很好,这些天倒也没有噩耗传来,周栋内心深处还是希望祝爷爷能够躲过这一劫的。

    毕竟是百岁人瑞,就连上天也应该眷顾这样的老人吧?

    ***

    凤栖山的开工作搁置后,凤栖村也就成了隐藏在深山中的一块美玉,很有些陶渊明笔下桃花源的意思。

    周栋自从病后就特别喜欢安静,没有朋友没有娱乐,于是看书就成了他最大的消遣,桃花源记也是他翻来覆去看了无数遍的,心中不胜神往,或许这也就是他来过一次就总是怀念这个美丽村庄的原因所在。

    公交车也只是到达凤栖山的外围,解决的是凤栖山外围几个村庄的交通问题,所以下车后周栋必须要步行前往,如果运气好能够遇到过路车还能省些力气,否则怕是要走到晚上才能到达凤栖村了。

    好在爸妈知道他要来凤栖村倒也放心,都是大男人了,又是曾经去过的地方,老乡中还有熟人照应,这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山路漫长,人心却短。

    这是都市人的通病了,很多都市人叫着说什么厌倦了城市生活,动不动就要下乡去洗涤心灵,可真要把他们扔在大山深处,恐怕就要埋怨这里没有顺风车了。

    周栋却不着急,反正是散心,慢慢走就是了,沿途看看风景、行观风起云生,笑看乡间百态,一个人看似孤独的行走,谁又知道这不是一名精神的贵族?

    可惜时间仓促啊,今天如果找不到答案,明天一早就得借李村长家的车子返回楚都,到时也只能对那位祝先生说自己失败了。

    祝先生看样子不是个刻薄的人,肯定不会因此冷言冷语地嘲讽自己,只是要让人家失望了。

    正想着这件事情,柳长青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小周啊,听胖子说你要静静,今天连鲁厨都没去,你这是回家了?”

    “没回家,上次寻白莲藕的时候,不是来过凤栖山麽?挺喜欢这个地方的,我就是想到凤栖山散散心,顺便看望祝爷爷和李村长。

    对,就是我上次说过的那位百岁人瑞祝爷爷......不过柳老师您可以放心,如果今天还找不到灵感,我明天一早就会回去楚都,只是要让那位祝先生失望了。”

    柳长青笑道:“小周你也别急,我就是要对你说这件事的。

    你刚走不久,那位祝先生就打电话到了咱早点部,说是他最近有急事要处理,怕是要晚上几天才会来呢。

    人家也说了,知道你最近都在为八珍面忙碌,很是不好意思,还说那天因为一时贪图口腹之欲,给你造成了这么大的麻烦,要我向你特别致歉呢。”

    周栋微微一愣:“祝先生竟然这样说?”

    “那可不是麽,柳老师还能骗你不成?反正小周你就放心在凤栖村住下,就当是休假好了。

    这段时间柳老师可是看在眼里的,你每天要保证几样常品供应,又得兼顾新品,有点时间还得琢磨那该死的‘八珍面’,真的是辛苦了。

    你这次去凤栖村,就好好的给自己放几天假,不用担心早点部这边,相信食客们也都能理解的,肯定不会再搞出类似‘甜咸之争’的事情来。”

    “那行吧柳老师,我就给自己放几天假。”

    听说祝先生要几天后才来,周栋心中顿时一松。他这段时间就像是一张绷紧的弓,也确实是太累了,就算造化后厨能够帮助他进入深度睡眠也是远远不够的。

    “我也确实应该歇歇了。老爸说过,人生中不仅有拼搏向上,还有风花雪月,这才是理想的生活,否则,人和机器还有什么分别呢?”

    最大的心思暂时放下后,如果说先前的周栋还是有意识地静一静、找答案,名虽放松其实心中还在负重;此刻的他才是真正的一身轻松,走起路来都带风,看山间的野花都感觉比牡丹更美,见到放羊的村姑就像是看到了绝世大美人一样。

    心对了,看什么都对;心乱了,看什么都无比糟糕。

    人生在世,活得不是功名利禄、更不是跑车别墅,而是一颗放松的心。

    但是走多了腿也累啊?

    周栋得到的是厨神系统,可不是全能体育明星系统,不觉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便感觉腿肚子有点转筋了;偏偏现在正是夏初的农忙季节,出入大山的乡亲也少,别说三蹦子拖拉机了,就连一辆驴车都见不到,不觉就有些愁。

    这要是一路走到凤栖村,那还不得累个半死?

    就在此时,忽听身后一阵引擎轰鸣声传来,一个充满惊喜地声音响起:“周小厨?你怎么在这里啊!”

    周栋回头一看,是一辆荣威,车上还刷着花花绿绿的图案,一个湘果台的台标后面贴了几个彩色字体——‘理想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