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第一百四十章 华夏摆盘
    小h带着它的狗崽子懒懒地趴在一旁,不明白这些人类为啥会对着一盘菜神经。

    在它看来,这盘比程钰琪小姐姐还漂亮的菜根本不如一根肉骨头。

    惊艳源于初识、震撼源于熟知。

    在场的明星中,以黄老师和于老师这两位老饕最感震撼。

    凸起型的盘盖揭开后,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诗、一幅画。

    火腿早已失去了它应有的样子,在周栋的巧手下,这根火腿变成了一座弧度偏小的拱桥。

    这是什么样的雕功啊?细致到让人可以看到桥头桥尾的狮子座像、间接一致的栏杆、桥上正在行走的人群......有还在童毛时代的熊孩子、有颤巍巍的老妪、有夹着雨伞、背着行囊的相公、有在轿里悄悄拨开帘子偷看俏相公的大家闺秀。

    都说成功在于细节,这道菜的细节简直做的令人指。

    程钰琪甚至看到了桥面上铺设的‘青石板’,不规则的石板间沟痕深浅不一,有些估计是被人走踏的次数多了,表面还出现了凹陷的痕迹......

    桥下有二十四个桥孔,白色的月光从中透过,这是天上的月光麽?当然不是。众人仔细看过才知道那只是二十四个被雕成圆形的豆腐,只是这座桥太真实了,才会造成了视觉欺骗。

    光有桥还不成,桥下是微微泛着波澜的水面,此时回想才明白周栋在将菜放到桌上前为什么会轻轻晃动两下了,就是要让那水面起些波澜啊?

    在‘水面’上,还有一片片碧中微微透黄的荷叶,一朵白莲异军突起,已经张开了莲瓣,程钰琪好奇地探头看去,顿时惊地捂住了小嘴儿,那莲瓣中真的有莲蕊,只可惜还没有结出莲子来。

    在‘岸边’,竟然还有隐隐青山连绵起伏,却是用青翠欲滴的新鲜菠菜塑形做出来的;这一道菜,有人有物、有水有‘光’,远留青山、近看白莲!

    这还是一道菜麽?

    节目组的摄像师也算是见多识广了,持着摄像机的手还是忍不住轻微颤抖,幸亏摄像机有防抖功能,并不妨碍近镜头高清拍摄!

    “这......这才是真正的二十四桥明月夜吧?”

    黄老师和双眼亮的于老师对视一眼,两人同时说了句:“而且还是真正的华夏摆盘!”

    华夏菜基本可以分为三类。

    第一类:家常菜,黄老师在节目中做的基本就是这一类,在一些小菜馆,也多半是提供这些菜,甚至一些大馆子也必须备上这种菜品,例如土豆丝、番茄炒蛋、紫菜鸡蛋汤什么的。

    第二类:正系菜色,八大菜系、各地小菜系中的精品,成桌的筵席。比起家常菜来,更讲究凉热搭配、荤素有替、而且菜色一般比较精美,不仅注重味道,也开始注意外在的形色。申公道做的那道‘带子上朝’其实就已经兼具了色香味,跟一般的家常菜有本质区别。

    一些私家菜馆,甚至可能在菜系的基础上加以改良,更加提升形色二字,这样的菜吃起来让人满意,吃之前的欣赏过程也是非常赏心悦目的。

    但就算是八大菜系的正品精华,也还称不上真正的摆盘!

    第三类就是华夏的摆盘大菜:讲究的是菜品出有典、色有规、味有所依。如果是长桌摆盘,那更是要做到步步有景,有山有林,景中有典故、典故中有人物!

    这样的摆盘大宴,或许有一半的东西是不能用来吃的,而是用来看的。

    周栋这道二十四桥明月夜可跟一些盲目附庸金学的小餐馆做出来的不同,在火腿上挖几个洞扔豆腐球进去做过几年厨师的都能做到,可那叫二十四桥明月夜吗?别开玩笑了好不好!

    周栋这道菜,真正对应了原诗中‘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的意境;想起原诗,众人忽然心中一动,怎么可以没有金书的元素呢?

    那桥上有个面目敦厚的年轻后生,身旁并肩行走的正是一名容貌俏丽的小乞丐,可不正是郭大侠与俏黄蓉麽?

    “这就是华夏的摆盘?”

    古亚诚心中实在震撼,尚周集团是以餐饮起家,他对华夏美食当然也不算陌生,可是因为接受西方教育、少年时代又一直在国外生活,对华夏摆盘一直没怎么上心。

    他心里其实对九州鼎食是不怎么在意的,按照他的想法,尚周集团应该去做精品西餐厅才对,比如让米其林那样的精品餐厅遍地开花;如果不是因为妹妹古亚楠一直坚持,父亲也对华夏美食报以厚望,九州鼎食或许现在应该叫做欧6餐厅了。

    如今亲眼看见这道如诗如画的二十四桥明月夜,古亚诚也不得不承认之前见过的那些三星米其林所谓的摆盘都是狗屎。

    不过一想到之前自己吃得居然都是‘狗屎’,古亚诚就非常不甘心,想了想道:“这道二十四桥明月夜好看是好看,可是这菜中所用的材料,都能吃吗?”

    黄老师和于老师听他这么问,也有些担心地望着周栋。

    不得不承认,华夏摆盘近些年来确实是走入了一个怪圈。

    为了摆盘好看,已经渐渐脱离了食物的范畴。你无法想象在餐桌上出现无法食用的奇石、绿植甚至是琉璃饰品,更没办法想象为了营造出飞瀑流泉的效果,餐桌上居然也有自体水循环系统......

    固然这样的做法古已有之,但就算宋徽宗把小型生辰纲摆上饭桌,也还是会对菜品要求的十分严格,不像现在的摆盘,要的是天价、摆出的是仙境、一吃就立即回到了‘人间’。

    形而上学已经成了华夏摆盘最深的痛,也是为很多美食家所诟病不齿的;马爸爸的那次宴客幸亏宴的是一帮老外跟外行,要是‘三巨头’这样的勤行前辈去吃,估计没什么好话给他。

    “这道菜用到的所有食材都是可以吃的,而且十分美味。”

    周栋起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请品尝。”

    “好啊!”

    程钰琪兴奋地顿了下筷子,然后就皱起双眉愣住了,于老师他们也是连连苦笑。

    这么一道如诗如画的美妙画卷,让人怎么忍心下筷子,又该从哪里下筷子呢?

    “菜品讲究与自然交汇,才算上品。所以,就让我们从这里下手,先取月光吧。”

    周栋示意程钰琪换过了汤匙,让她把汤匙接在一个‘桥孔’的下面,然后自己提起筷子,在这个桥孔上方的‘桥梁’上轻轻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