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187 本之味 (第一更)
    如果把后厨比喻成一条完整的生态链,总厨就是位于生态链最顶端的生物,九州鼎食的情况比较特殊,目前有九位主厨,可算是九大顶级生物。

    不过从今天开始,这个微妙的平衡就要被打破了。

    即将代表九州鼎食出战香江国际美食大赛的周主厨不仅刷爆了‘九州男神’群,更是刷爆了九州人的朋友圈。

    现在就连九州生态链最低层的‘单细胞生物’也已经听说了周主厨一对双刀压江淮的赫赫战绩。

    在距离总裁办公室几十米的楼梯拐角处,苏沫沫可怜兮兮又满是羡慕地望着胖子,她这只‘单细胞生物’忽然有一种抱错了大腿的悲哀。

    或者说她压根儿就没抱上过大腿,家里的那点关系无非也就是让她可以离开水台,从砧板或打荷起步。

    可那又如何?卑微的实习狗在哪里都是没有人权的,东西没学到多少不说,每天辛苦之余还要挨骂。

    苏沫沫看着自己那双已经变得有些粗糙的小手,想起每况愈下的苏家,不禁一阵悲从中来,那对好看的杏核眼一阵红。

    “哎呀,苏同学你别哭啊......”

    胖子这辈子最见不得的就是美女流泪,那具略见臃肿的身躯内藏的却是一颗宝二爷般怜香惜玉的心:“你跟小霞怎么说都是好闺蜜,我一会帮你的啊。”

    苏沫沫擦了擦眼泪,怯生生地望了眼总裁办公室:“潘......潘学长,周主厨真的会接纳我麽?我......我实习了这么久,每天都在切土豆丝了,而且还切得不咋样。”

    “放心吧,周主厨是谁啊?那是我老大!你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胖子微微仰起头,有一种忽然成为了重要人物的陶醉感,他感觉此刻的自己掌握了苏沫沫的命运。

    这种感觉非常爽。

    “你也是知道的,九州鼎食为了我老大,在十七层足足划出了几百个平方呢,以后就叫什么‘周氏私房厅’。

    你说这么大的一个餐厅,光靠我老大一个人那能行麽?

    前几天老大就跟我说了,说到时候让我也跟过去呢,而且还通知了鲁厨的申主厨。

    哎,说起来申主厨对我还真是不错,我的刀功就是在鲁厨练出来的,那可是用宣纸练的啊,都是记在人家鲁厨的账上。”

    “宣纸练刀功......”

    苏沫沫一听眼睛又红了,自从苏家的日子一天不如一天,当初的关系也不怎么待见她了,她在苏厨砧板的日子当真是度日如年。

    别说用宣纸练刀功了,用草纸也轮不上她啊。

    “潘学长,谢谢你啊。”

    “都说了不用谢,你是小霞的闺蜜嘛,那就是咱自己人,客气个啥?

    古总裁和几位老爷子把我老大叫到办公室开会,我估计多半就是要谈‘私房厅’的事情。

    咱们得趁热打铁,回头等老大一出来,就先把你的事情给定了。

    你放心,那是我亲老大,你这点小事还不就是他一句话的事情?快擦擦眼睛吧,开心点......”

    “嗯。”

    苏沫沫非常听话地把眼泪擦干,就这么蹲在楼梯上,眼巴巴地望着总裁办公室的门。

    ***

    “吕砧头,事关重大,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古亚楠丝毫没有了往日的淡定,秀眉紧锁,面色严肃。

    不仅是她,就连坐在沙上一直在倾听的四巨头也微微色变,放眼华夏勤行,能让这四位老爷子动容的事情可不多了。

    在世界烹饪饮食界,只要是稍有身份的人,就没人不知岛国本州‘犬养一刀流’的名头。

    这个一刀流不是武术中的一刀流,而是厨界的一刀流!

    花一刀的一刀,是指她当年处理一条草鱼,从头至尾只出一刀,由此名震苏省厨界。

    而‘犬养’却是一个岛国的姓氏。

    这个家族以刀功传家,家族里的女子怀了身孕后,就会由族长为腹中胎儿选择一把精美锋利的菜刀。

    等到婴儿降生满岁,就会把用厚布包裹的菜刀和几十种东西放在一起,让孩子抓周。

    如果这个孩子抓的不是菜刀,就会立即被打入家族旁支,永远无法进入家族核心。

    而过了这一关的婴儿,从三岁开始就会由家族中的刀功高手督导其练习刀功,而这把由族长亲自为其选定的菜刀将会陪伴他的一生。

    犬养一刀流,意思是‘一生养一刀’,主人的性命前途,全都系在了这一把菜刀上!

    “绿馨,你能确定楚都‘本之味’岛国料理店真的请来了犬养家族的人?

    真是岂有此理啊,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居然瞒过了楚都烹饪协会。

    老黄,你这个会长究竟是怎么干的?犬养二郎在岛国年轻料理师大赛中也是拿过银奖的,‘本之味’请他来当外援,你居然不知道?”

    董其昌很是恼火,这不是平空出了个对手麽,小师弟虽然未必就怕了,却要多了些波折和麻烦!

    “这能怪我麽?

    老董你也不是不知道,咱们烹饪协会虽然在行业内权力不小,却是不能干涉人家正常经营的。

    而且这家‘本之味’岛国料理本来就是外资经营,基本不怎么尿咱们,我老人家对这种小气吧啦的岛料店也没啥兴趣,自然也就没怎么去特别关注......”

    “董老不用急,这个犬养二郎我是有些了解的。”

    吕绿馨接口道:“上次我出差去岛国,主要是探寻他们所谓的‘匠人精神’。

    不得不承认,在对待食物方面,很多岛国厨师比我们的一些厨师更为虔诚......”

    见几位老爷子面露不屑,吕绿馨就知道他们不爱听,暗叹一声,接着道:“我也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和这个犬养二郎比试了一次刀功......比赛后出于礼貌,和他彼此交换了手机号。

    没想到在昨天,我却接到了他的电话,他说是接受‘本之味’的邀请,要代表本之味参加这届香江国际美食大赛......”

    犬养?

    周栋暗暗奇怪,那不就是狗!娘养的麽?

    忍不住问了句:“花老板,你跟他比刀功,最后结果如何啊?”

    忽见吕绿馨色变,顿时暗呼自己糊涂,周栋啊周栋,你的情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