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199 两天学会香江美食?(二合一)
    五星级酒店小姐姐最基本的生存技能叫做‘带眼识人’。

    入职最多三个月,就必须能够用眼角余光迅分辨出眼前客人的高低品流。

    客人究竟是爱穿布鞋的低调‘马爸爸’,还是有钱又注重仪表被人水瓶淋头依然风度翩翩的竞价公司老总,是内外兼修传承数世的贵族世家,还是金链子堪比狗链粗的暴户?

    是日常出入高级酒店的回头客源,还是攒了一个月的工资才来奢华一次的小职员?

    这都决定了她们提供给客人的服务究竟是皮笑肉不笑的职业化对待,还是热情如火的宾至如归。

    周栋和吕绿馨走进来的时候,美女经理的眼睛顿时闪亮了十倍。

    这对客人年龄不大,穿着也是比较廉价的某大6品牌运动服,怎么看都与湾仔星光酒店有些格格不入,可这些并不重要。

    重要的这两位客人都是从一辆低调的别克商务车上走下来的,车牌虽然只如浮光掠影般在她眼前闪过,她却看清楚了车牌号,绝对不会有错,这辆商务车属于香江十大富豪之一的祝先生。

    而且,那位男客还那么帅,像极了她的偶像亚洲第一帅哥金武城。

    “先生,女士,欢迎来到湾仔酒店。”

    美女大堂经理轻轻扭动腰肢,既展露出几分小性,感,又保持了绝对的优雅,这一刻如果不是为了顾及形象,她很想露出十颗牙齿......

    “我明白了,祝先生的别墅再好,却哪里有五星级酒店的美女多?怪不得你拒绝了祝先生的好意,非得坚持到酒店住。”

    吕绿馨多少还是有些埋怨周栋的。

    香江国际美食大赛将在湾仔区的国际会议中心举办,考虑到选手们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有的算是以逸待劳、有的还要倒时差,所以大赛组委会为选手们留出了两天的休息时间。

    祝延平的意思是,这两天周栋和吕绿馨完全可以住在他半山的别墅,等到大赛开始,再搬到距离国际会议中心较近的星光酒店。

    周栋却是执意不从,从头到尾就一句话‘妈妈说了,不可以太打扰朋友的’,祝延平也只能无奈依他。

    吕绿馨倒也不是个贪慕虚荣的人,不过对于传说中的半山豪宅还是非常好奇的,多少有些不理解周栋的固执。

    周栋淡淡看了她一眼:“这里帅哥也不少,小心看路......”

    美女大堂经理将两人亲自请到贵宾休息处:“今天登记入住的人比较多,先生女士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对于贵客,我们有免费的咖啡供应。

    两位是来参加商务活动的吧,可以把身份证件给我,我去帮助二位办理入住事项。”

    吕绿馨奇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是来参加活动的?”

    “你们两个从进门时起就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这显然不是夫妻或者情侣。

    一男一女不是夫妻情侣,却同时出现在酒店中,老周你又一身正气,吕砧头也没有半点风尘气象,那当然就是来参加商务活动。”

    美女大堂经理抬头一看,有些惊喜地叫道:“怀先生您好!”

    面前的怀良人越精致了,一身天蓝色的手工细裁西装让他像极了一名优雅的绅士,下巴上那撮精心修剪的小胡子比上次的造型更为文艺范儿。

    像他这种一看就是不缺钱也不缺时间的男人走到哪里都会受到女人的欢迎,甚至比周栋这种青涩的帅哥更能吸引职场女性。

    怀良人优雅地笑笑,五星级酒店的大堂经理应该是比较干净的女人,至少表面上看来是如此,所以他并不反感:“他们两个和我一样,都是来参加香江国际美食大赛的,一个叫周栋、一个叫吕绿馨。

    对了,这位周主厨可是我的朋友,请你快些帮他们办理入住,我的朋友想必已经很辛苦了,ok?”

    “怀先生请放心。”

    美女经理甜甜一笑,接过两人的身份证去了前台,怀良人笑着冲周栋张开双臂:“老朋友见面,似乎应该来一个拥抱吧?”

    周栋看了他一眼,自顾自坐在了沙上:“你是种子选手,又不要参加前期的预赛,来这么早做什么?”

    “还不是为了你麽,第一次参加大赛什么都不懂,我这是怕你吃亏!”

    怀良人悻悻地收回双臂道:“这次不光犬养静斋来了,就连汉姆这个老家伙也跑来凑热闹。

    你的对手可都不简单啊,我还期待着在决赛中和你比赛呢,你可不能给我掉链子!”

    “还比什么,你又不是没输过?”

    “非正式比赛怎么能算数呢!”

    “呵呵......”

    这两个家伙......吕绿馨往沙上一歪刷起了微信,懒得管他们。

    “周先生,吕女士,黄河集团为你们的房间升房了,已经由两个高级标间升为一套总统房,请问可以直接办理入住麽?”

    美女经理望向周栋的目光更温柔了,出于职业要求,她必须跑回来确认周栋和吕绿馨的意见,不仅没有因此感到麻烦,反倒十分开心的样子,真希望可以为这位帅哥贵宾多服务几次啊。

    “总统套房?那怎么行!我们可是两个人。”周栋皱眉道。

    “......mmp啊。”

    吕绿馨呆呆地望着周栋,你凭啥比老娘的反应还大?凭啥!

    这是总统套,住两个人还不跟玩儿一样,咱能不这么土鳖麽?

    “周先生,总统套很大的,而且如果要分割的话,客人只需要把内门反锁就可以了,反正总统套的每个房间里面都有洗澡间。”

    “那也不行,还是换回两个标间吧,差价请以现金方式退给我。”

    周栋算了算,私房厅和大酒缸还没开业,目前是没钱可赚,年薪基本都给老妈了,最近手头很紧啊,过日子就得细水长流......

    “呃,先生您确定要这样做?”

    美女经理瞪大了眼睛,她还是第一次遇到提出这种要求的总统套客人。

    “......”

    怀良人和吕绿馨一捂额头,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多年养成的职业素养让美女经理虽然疑惑不解,却还是帮两人迅办理了换房手续,周栋乐呵呵地从她手中接过一叠香江币和两个吊牌般的东西,愣了下道:“这是什么东西?”

    “先生,我们酒店代为承办本届香江美食大赛选手的入住事项,同时也代身份证明,这是您和吕女士的评委证。”

    “评委?”

    周栋一愣,自己连种子选手都没评上,什么时候变成评委了?看了眼吕绿馨,现她也是一脸的不解。

    “呵呵,就知道你会奇怪,收起来吧,这两张评委证是你们的,不会错,原因到了房间我再告诉你们。”

    怀良人呵呵一笑,看了看周栋的房卡:“巧了,我们刚好住对门......”

    ***

    听了怀良人的讲述,周栋和吕绿馨才恍然大悟。

    根据本届香江美食大赛的规则,某些参赛选手原来也有过一把评委瘾的机会。

    不过他们的评委身份也只是在大赛预选阶段才会有效。

    祝延平曾经说过,大赛预选阶段会划分为华夏、岛国、思蜜达国、欧洲、澳美非和若干个附加区,进入预选赛后,每天会有两个大区进入比赛。

    因为参赛选手众多,时间上不允许组委会全程采用小组循环或者淘汰赛进行比赛,所以预选赛采取的是大众评委和专业评委给分制。

    例如华夏区开始比赛,就会由当天没有比赛的别区选手充当专业评委;大赛邀请的美食专刊的编辑记者、幸运路人则充当大众评委。评委们可以在赛区内解决一日三餐,而供应餐点的就是当天的比赛选手。

    像周栋这样的‘专业评委’手中握有三分,大众评委则握有一分,需要将手中珍贵的分数投给当天最令自己满意的美食,等到比赛结束后,统计参赛选手的分数,便可决出该区域的金银铜奖。

    其实这些在赛制说明中都是有的,无奈周栋和吕绿馨都是不爱学习的家伙,就知道跑来参加比赛,怎么可能把时间浪费在了解比赛规则这种无趣的事情上?

    “这样的赛制听起来是不是草率了些?

    让选手去评定选手,选手们会把分数给自己的假想敌麽,这恐怕会造成不公平的结果吧?”

    周栋先想到的就是犬养家族,犬养静斋他是没见过,可犬养二郎的各种盘外招他可是领教过了,如果是他在比赛,恐怕犬养静斋很难凭良心把分数给他吧?毕竟人家手里只有三分,给谁都是有理由的。

    “呵呵,任何规则都无法保证绝对的公平。

    比起由几名评委掌握选手命运,预赛利用这种方法增加评委人物、提高了选手得分基数,反倒会比较公平。

    毕竟分数的基数越大,就越能将主观造成的不公平降到最低......”

    怀良人笑道:“而且也不是任何选手都有资格成为预赛阶段评委的,大赛组委会也是选择了声誉较高、没有污点的选手充任评委。

    例如你这个华夏面王、华夏酒神,吕砧头这位大名鼎鼎的花一刀,都是本行业有头有脸的人,总要顾及声誉的吧?”

    吕绿馨点头道:“还是比较公平的,对了,我们华夏区是什么时间比赛?”

    “好吧,你们两个是什么都不清楚啊,就这也来参加比赛?”

    怀良人无语扶额:“各国参赛厨师都是休息两天,然后开始预赛。

    预赛阶段分四天,第一天是几个附加区比赛,基本没什么看头,你们想去评就去,不想去评可以去扫街看风景,组委会也不会强求。

    第二天是澳美非赛区比赛,看点也不多,不过如果非洲哥们儿干倒了美佬还是很有意思的,我已经决定了,宁愿投给黑哥们儿和‘袋鼠们’,也不会照顾美佬。

    反正他们的热狗、披萨和火鸡在我看来不是快餐就是夯货,我才不会因此惭愧。”

    吕绿馨会意的一笑。

    她与怀良人的看法其实差不多,无法理解美佬放着这么多种鸡不吃,为啥一定要吃肉腥而柴的火鸡,只是因为火鸡的份量够足?这就是典型的夯货行为,让讲究精细的华夏厨师不齿。

    参加这种国际美食比赛,华夏厨师就是有种天生的优越感,而且这种优越感来得非常客观。

    “第三天是欧洲和思密达国的预选分区赛,分a和b区,所以他们之间是无法相互评审的。

    第四天才是咱们华夏和岛国的预选分区赛,同样分ab区,所以犬养静斋也无法提前吃到周栋你做的美食......”

    怀良人为两个好奇宝宝解释了半天,有些头疼地道:“预选赛的比赛内容已经提前给出了,估计你们也没看吧?

    参赛厨师要做出早、中、晚餐,让专业和大众评委品尝、给分。

    对于其它区的选手没有特别要求,只要符合早中晚餐的定义都可以,但是对华夏区的厨师却有一个附加条件或者说是机会。

    华夏区的厨师只要不是出身香江的,可在早中晚餐加入‘香江的味道’。

    但是如果做出的香江美食达不到标准,比赛所得分数将会被减去1o%。

    如果能够做出符合标准的香江美食,比赛所得分数将会额外增加1o%。”

    吕绿馨奇道:“组委会为什么要对华夏厨师提出这样的要求?”

    “这还用问?香江本来就是华夏的国土,身为华夏厨师却不懂香江菜,被减去1o%的分数也不算很冤枉吧?”

    怀良人笑道:“就像你们苏菜的主厨,当然是要把苏菜做到顶级水平才符合身份;可像水煮鱼这样的大路川菜,你起码也要做到符合标准吧,否则,又如何配得上一个金奖?

    当然,如果周栋你之前没学过香江菜和各种美食的做法,我劝你也不用瞎费功夫了。

    香江美食自有其独到之处,我不怀疑以你的天赋可以在两天时间内学会,可如果仅仅是学会、做到标准程度,又怎麽配做我的对手呢?”

    周栋淡淡看他一眼:“你不是我的对手。”

    怀良人笑道:“知道,我们是朋友嘛,不过也可以良性竞争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

    周栋摇头:“你是我的手下败将。”

    怀良人:“......mmp啊,你还有完没完!”

    有些恼火地看了看手表:“懒得跟你这种低情商的家伙废话,晚饭时间到了,我建议就不要吃酒店的免费晚餐了,这里的厨师水准很一般。

    这样吧,我和几名欧洲名厨在中环一家西餐厅有个聚会,到时候大家都会露一手,算是彼此交流,你们两个跟我一起去参加吧?

    对了,德国‘猪王’也在,提前摸摸他的实力深浅,对周栋你也是有好处的,他很可能成为我们决赛阶段的对手。”

    “不去。”

    周栋果断摇头:“知道我为什么穿一身运动服和运动鞋麽?”

    “知道,硬装运动达人?”

    “错,我是要去扫街。这里是湾仔,那就从铜锣湾扫起吧。”

    周栋看了眼吕绿馨:“要不你跟怀良人去中环?”

    “不去,我对扫街更有兴趣。”

    吕绿馨嘿嘿笑道。

    她也是第一次来香江,不扫街能算来过香江麽,还怎么朋友圈向男神群里的那些小蹄子炫耀?

    怀良人看看周栋,忽然打了个响指:“好提议,我决定不去中环了,跟你们一起去扫街!”

    周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