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208 爆炒鳄鱼肉
    见周栋将三张分牌都投给了周爱国,来自华夏的厨师们也是纷纷点头。

    严一也道:“周面王所言极是,这个非洲小伙子能够不忘根本,也是极为难得,我这三分也给他了!”

    “我也是白案出身,周面王既然都给分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小伙子,这是属于你的三分,

    得了地区金奖后可别忘记回甘省看看啊,说起来咱们还是半个老乡,我祖籍甘省!”

    在场的评委有一小半倒是来自华夏或者香江本地的,对这个有着一半华夏血统、同时又被周面王看好的非洲小伙儿多有好感,

    何况他做的土饼虽然不是人人爱吃,那锅罗非鱼汤却是可圈可点,至少比大老美和澳洲人做的早餐顺眼多了,大家也有不少人给了分。

    甚至就连来自其它地区的一些专业评委听了周栋的解说后,也感觉这个非洲小伙儿确实难得,很多人都给了至少一分。

    看了眼展台上堆积如山的分牌,周爱国哭得更凶了:“妈妈你看到了没有,我见到了偶像,还得到了偶像的三分呢!

    呜呜,我可能还会获得地区金奖呢,妈妈......”

    是个孝顺孩子啊。

    周栋暗暗感叹,走过去劝慰道:“周爱国,你也不用这样伤心......哎,你想干什么?”

    眼看这货‘噗通’一声跪在了自己面前,周栋不觉一愣,这场景很熟悉啊?

    “偶像,请偶像收我做弟子吧!”

    周爱国的华夏文水平是真不赖,至少知道弟子和学生是有很大分别的。

    看看眼泪鼻涕一大把的周爱国,周栋有些为难。

    虽说要完成系统任务是需要他这个‘被教导对象’,可周栋真没想过要收弟子。

    勤行可不是娱乐圈,见谁都能认老师。

    虽说现在不时兴古勤行那一套了,可勤行的一些老规矩还是保留了下来,就跟梨园行一样,也有分一般学生和‘内弟子’。

    青翔技工学校招生这种,那就是一般学生,

    学生毕业后就可以离开学校,以后还会不会跟师傅来往,那得看当学生的良心了,当然了,这年头儿有良心的人不多了,都是钱给闹的。

    可要是认了弟子,那就所谓的‘内弟子’,师傅得管吃管住不说,还得用心传授技艺,这样的师傅才叫‘师父’,这样的徒弟才叫‘弟子’。

    等到弟子学成,要为师傅免费劳作三年,三年出师后才有资格立堂开灶,

    可就算是出师了,以后也要像尊敬父亲一样的尊敬师傅,就跟儿子一样,所以又叫儿徒!

    周爱国张口就要拜‘师父’,做‘弟子’,这就是个华夏通啊,其志更不在小,这是要做‘小面王’的节奏。

    这不是开玩笑麽?

    周栋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呢,哪有直接认个老儿子的?当下就准备拒绝。

    “哎,先别忙着拒绝啊,我看这小子还不错,不行你就收了吧。你当了师傅,我以后就是他师大爷。”

    怀良人明显就是存心的。

    周栋瞪了他一眼:“你恐怕做不了师大爷了。”

    “哦,为什么?”

    “你就是我的手下败将,做他师兄还差不多。”

    怀良人:“......”

    本来就是一句玩笑话,周爱国却来劲了,膝行两步冲到周栋面前,死死抱住他的小腿道:“谢谢师傅收我,谢谢师哥。”

    “呸,谁是你师哥,你小子也配麽!”怀良人大怒。

    周栋却忍不住笑了,扶起周爱国道:“我现在没想着要收弟子呢,这样吧,我出个题目给你,你这次来香江,有没有携带新鲜的鳄鱼肉?”

    “有啊!入关的时候海关还查了好久呢,幸亏有大会组委会的证明。”

    周爱国精神一珍:“这东西补虚可好了,师傅您虚了?

    不对不对,师傅您怎么可能虚呢,一定是身体棒棒的,不过身体好也是可以补一补的。”

    周栋听得无语,这家伙倒是什么都懂。吕绿馨在一旁听得咯咯直笑,眼睛在周栋身上飘来飘去,分明就是不怀好意。

    “我不虚!也不需要补!”

    周栋无奈道:“就是借这东西出个题目给你,今天中午,我要吃到你亲手做的爆炒鳄鱼肉,记住,不要切得太薄,这东西不是金枪鱼,切薄了可就不好吃了!

    这道菜你如果能做得让我满意,我就先收你做个普通学生,否则一切免谈!

    还有,你必须保证所用的鳄鱼肉是合法途径来的,在亚洲的很多地区,鳄鱼都是保护动物!”

    华夏面王就得有华夏面王的逼格,就算为了完成任务收这个学生,也要经过一定的考验才成,

    周栋也是想给这家伙一些压力,最好能爆个小宇宙什么的。

    “爆炒鳄鱼肉,还不能切得太薄?”

    周爱国面色一苦,这不是难为人麽:“师傅请放心,我带来的鳄鱼肉是圈养的野生鳄种,绝对合法!

    可是,鳄鱼肉是最难熟的,烤或者煮着吃还可以,爆炒真的很难啊,您又不许我切薄......”

    见周栋面色似有不豫,忙又道:“不过请师傅放心,我会努力的,努力!加油!爱国,你行的!”

    “......”

    周栋是懒得跟这个二货多说了,淡淡道:“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走出赛区,怀良人终于忍不住道:“按你的条件,要做出口味一流的爆炒鳄鱼肉,也只有用类似蓑衣黄瓜的刀法了,要保证每块鳄鱼肉都有足够的刀路深入,同时还不能彻底斩断底层。

    你这样为难一位爱国非侨,真的合适麽?”

    吕绿馨是刀功大家,自然也知道周栋这道题有多难,也跟着道:“你不想收人家就干脆拒绝好了,这样难为人可不厚道啊。”

    “呵呵,从现在到中午还有三个小时,足够他练习五十次以上了,

    以他的刀功基础,如果练习这么多遍还不能成功,那又怎么够资格做我的学生呢?”

    怀良人深深看了他一眼:“周栋,你膨胀了,不过我喜欢。

    像你我这样的天才,就该如此。”

    吕绿馨却十分好奇地追问道:“周栋你是怎么看出他有这个刀功基础的?靠非洲土饼还是罗非鱼汤,这两种食物和刀功有关?”

    “如果你肯答应把黑铁刀借给周爱国用,并且愿意指导他蓑衣黄瓜的刀法,我就把这个秘密告诉你。”

    “嗯,这小子我看着还算顺眼,借刀给他用好像也没什么,行,成交!”

    吕绿馨与周栋一击掌:“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

    “是周爱国的眼睛告诉我,他的刀功底子还不错。”

    “什么意思?我没听懂。”吕绿馨一头雾水,你在说啥啊?

    “他的意思就是说,猜的......”

    怀良人用满是怜悯的目光望着吕绿馨,微微叹息。

    虽然被周栋又坑了一把,吕绿馨却不似上回在烤串儿摊那样恼怒,谁让自己耿直呢,人家的秘密就是‘猜’,你能说啥?

    愿赌服输,何况她看这个周爱国也真是很顺眼,

    能在这种国际性的美食比赛上还要推出家乡的土饼,光是这份勇气就让她十分赞赏。

    看着吕绿馨提着黑铁刀怒气冲冲地去了,周栋就知道今天中午自己多半不会失望。

    如果有花老板和黑铁刀的帮助周爱国还是无法做出令自己满意的菜,就算放弃任务他也不准备在周爱国身上浪费时间,

    随机任务的奖励再如何丰厚,也没有完成主线任务重要。

    在教导周爱国的过程中,吕绿馨越来越是心惊。

    周栋这家伙一定又在骗我,他应该不是靠猜的!周爱国这小子天赋竟然极高,而且刀功也有一定的基础,比一些三级厨师也差不到哪里去了。

    十几次练习下来,这小子切出的鳄鱼肉片已经达到了刀入肉根、似断非断的境界,这可比切黄瓜要难许多。

    “轰!”

    虽说非洲基本没有什么炒菜,不过自小就见过妈妈炒菜的周爱国还是见过猪跑的,更何况他常年订阅的各种美食刊物上也有对‘爆炒’这种烹饪手法的详细描述。

    虽然还不会勾火,却也只用尝试几次就学会了看油温,那只原本是华夏赛区才会用到的炒勺也在周爱国手中上下翻飞,渐入佳境。

    当一份份爆炒鳄鱼肉摆上展台后,很多品尝过的评委都在暗暗点头,味道很不错,入口有脆感且不难嚼,虽然算不上顶级的手艺,对于一名基本没炒过菜的菜的非洲厨师来说,这已经是近乎神迹的表现了。

    怀良人也跟着尝了一块,微微皱眉道:“至少算及格了,老周你怎么看?”

    周栋看了眼正在纷纷为周爱国送上分牌的评委们,夹了一块鳄鱼肉送入口中,轻轻咀嚼几下后点头道:“虽然还有很多进步空间,但在这个澳美非赛区,一个金奖算是实至名归了。

    爱国,你通过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学生了。”

    “真的!”

    周爱国开心地跳起来:“老师,那我什么时候可以成为你的‘弟子’呢?”

    “呵呵。”

    周栋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轻轻转过身道:“明天中午,你随我去欧洲和思密达国的赛场吧,

    我们去见见德国猪王和思密达国的泡菜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