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217 穿越三十年的香气
    毒龙王?

    华夏地分南北,勤行中人自然也有南派北派之分,易知鱼虽然精于粤菜和京邦菜,在粤菜方面其实是北人南做,另开一脉。

    其实他大半岁月还是混在京都,因此对这位毒龙王也是曾闻其名未见其人,董其深也是一样。

    毒龙王管达生可是大名鼎鼎。

    传说此人年轻时味觉本来十分迟钝,甚至还比不上普通人,他为此竟然三年不进酸甜苦辣咸,只吃淡寡无味的食物,

    就这样过了三年‘非人’的日子,最后甚至变得皮包骨头、各种营养不良,却在三年后的一个春天,伴随着一声春雷乍展,竟然味觉大开,从此拥有了一条人人羡慕的‘灵舌’!

    因为灵敏的味觉得来不易,他就越发的用心保护,

    据说每天都要用蜂蜜牛奶三漱口,以保证舌头柔软灵敏如少年,到今天他已经接近九十高龄,味觉却丝毫不在顶级美食家之下。

    而且他这一生尝遍天下名菜名吃,尤喜南食,最为痛恨水准不足的所谓‘美食’,前半生还算是比较中肯,评点美食还能做到‘有赞有谈’,后半生却变成了一条彻头彻尾的‘毒蛇’。

    甚至用‘毒蛇’都不足以形容这老头儿的矫情,所以勤行中人才送了他一个‘毒龙王’的称号!

    比起眼前这条年近九十却依然目光炯炯的‘毒龙王’,易知鱼和黄明举就是小巫见大巫,简直就是两个温柔的布娜娜......

    董其深笑道:“原来是管老啊,在下是董其深、这位是我的老朋友易知鱼,

    在管老面前,我们可都是后辈,管老如果是对小周师傅的丝~袜奶茶和菠萝包感兴趣,就请管老先吧?”

    勤行中人向来最重辈分,说起来管达生应该与胡神厨是同辈,虽然没什么前辈的样子,董其深依然要表示尊重。

    易知鱼愤愤地看了董其深一眼。

    他虽然也是勤行中人,却有半个官身,其实并不想买这老家伙的账,不过董其深既然开口,他也不好反对,否则倒显得他一把年纪,却不懂得尊老一样。

    只能闷闷地道:“原来是管老......您就先请吧!”

    换了在九州鼎食早点部的时候,他易知鱼让过谁?心里这份气苦就别提了!

    “好家伙,是管老到了?好像还有华夏勤行的大人物,这些大佬们不是应该在决赛阶段才出现的麽?”

    “那是华夏周面王的展台,好像没放什么早点啊,难道是有什么了不起的美食要出现了,走走走,快过去看看!”

    赛区内除了其它赛区的选手外,最多的还是香江本地的大众评委,

    这些人见到‘毒舌界’的老祖宗出现,顿时轰动,纷纷好奇地涌向了周栋的展台。

    由其它赛区选手充任的专业评委虽然不认识管达生,也纷纷用英文向当地人打听,一个个也来了兴趣,跟着围了过来。

    他们这些人都是从世界各地来的,既然来到香江,多半会在酒店和茶餐厅吃过丝~袜奶茶和菠萝包等香江美食,

    比起之前在别家展台上吃的各种华夏早点,周栋的丝~袜奶茶和菠萝包无疑多了‘可参照性’,

    例如某位阿三吃着兰城拉面不错,却偏偏是这辈子第一次吃到,也没个比较,周栋的丝~袜奶茶和菠萝包他却并不陌生,至少在来到香江后就吃过几次,这种可比较性无疑会让他更感兴趣。

    被许多人围观,毒龙王倒也处之泰然,看了眼正捧着碗大喝‘银芽汤’的周栋,微微皱眉道:“你这里就只有丝~袜奶茶和菠萝包两样饮食?

    小子,这可是香江美食大赛华夏预选赛区,你这样做,是否有些轻视大赛呢?”

    周栋咽下一口被素汤浸透的千层雪花馒头,冲严一伸了下大拇指,却见这个胖光头正冲自己拼命地挤眉弄眼,知道他是提醒自己,眼前这老头儿可不好应付,你可小心点。

    严一不提醒还好,这一提醒反倒让周栋来了脾气。

    美食界的毒舌他见多了,易老黄老他们虽然毒舌,却也自有可爱之处,像面前这老头儿一上来就给人扣帽子的还真是少见!

    看来这位‘管老’很享受‘毒龙王’的名头,而且一入场就直奔自己的展台来,恐怕品味还在其次,多半还是要挑自己的毛病吧?

    当下嘿嘿一笑:“管老先生总应该听过一口鲜桃胜过半筐烂梨的道理吧?

    我的丝~袜奶茶和菠萝包莫非还不够您吃饱肚子麽?”

    易知鱼一听周栋这么说,心里简直美得都要乐开花了,简直比三伏天吃了冰镇西瓜更爽十倍!忍不住接口道:“说得好!”

    “是麽?”

    管达生冷冷一笑。

    大陆厨师做香江美食可得附加分的规矩就是他定的,不过很多人都会错了意,以为他是希望从死气沉沉的香江美食界外寻找可能令香江美食进步的‘曙光’!

    其实他的本意就是要借这个诱饵狠狠敲打一下日渐浮躁的华夏勤行!

    香江这些传统美食是这么容易就做出来的?

    更别说是大陆来的厨师了,就算天才横溢如怀良人这般妖孽,也不敢说在短时间内就能吃透传承了几十上百年的香江美食。

    所以但凡是为了附加分在比赛这天选做香江美食的大陆厨师,一定都是些心存侥幸、浮躁偷机的家伙!

    他正是要借此机会,狠狠敲打下这类厨师,让这些年轻人明白明白,为厨是一辈子的事情,就该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求进求取,

    若能借此一正华夏勤行浮躁的风气,才不负他‘毒龙王’之名!

    今天刚走进赛场的时候,他还是比较满意的,

    这些来参赛的华夏选手倒还算踏实,所做展品都是各自家乡最拿手的早点品类,

    本以为这会是一个愉快的早晨,却没想到周栋这个年轻人居然不知厉害,要做丝~袜奶茶和菠萝包?

    了解到这位年轻人就是当今勤行的华夏面王时,管达生更是不屑,果然是年少成名,不知天高地厚!

    我老人家若不借这个机会狠狠敲打敲打他,好好的一个苗子说不定就会变成‘伤仲永’,岂非令人遗憾?

    所以管达生是带着‘挽救后进’的想法来的,要达到这个目地,他这条毒龙王就必须比平日里更恶毒十倍,才能骂醒这个年轻的勤行天才!

    “我老人家也曾听过你的名头,年纪轻轻就成了华夏面王,这就怪不得你会骄傲膨胀了!

    年轻人,破解八珍面这种百年难题,可见你的实力,不过运气成分怕也占了几分吧?

    不要以为你会一直有灵光闪现、运气傍身!”

    管达生看了眼周栋:“年轻人,能不能告诉我,你学做这丝~袜奶茶和菠萝包,一共用了多少时间?”

    “因为还要在预选赛履行评委职务,而且我自己也要参加比赛,所以时间不多,大概用了两天时间吧......”

    周栋实话实说。

    “两天时间,你以前可是了解过这两种美食?”

    “没有,来到香江后我才是第一次接触到这两种美食......”

    “呼!”

    管达生重重呼出一口长气,眼中仿佛有火星闪动:“这么说来,这两天时间你是呆在大赛组委会提供的厨房中不曾出来过了?”

    “老先生您说错了,我们周主厨可没进过厨房呢......”

    管达生连番发问,感觉就像是在审问犯人一般,周栋还没发火,吕绿馨却已经听不下去了,接口道:“不就是奶茶跟菠萝包麽?

    别说是我们九州鼎食的主厨了,就算是没学过厨艺的家庭妇女,在网上查查资料也就能做了,有多难啊?

    这种简单的快餐在我们周主厨手里,还用进厨房练习?在脑子里过上几遍不就成了。”

    “这位花老板啊......”

    怀良人听得两眼望天,

    当众暗怼毒龙王可不是谁都有胆子做的,老周今天这丝~袜奶茶和菠萝包能过关最好,否则以毒龙王在香江美食协会的地位,恐怕会直接取消老周的参赛资格!

    围观的香江评委们更是议论纷纷,这名大陆来的女厨师也太不知深浅了吧,这可是管会长啊!

    “呵呵,好好好!

    两天时间,居然连厨房都没有进过?

    就这种对待美食的态度,你如何能有资格称为华夏面王!”

    管达生气急,将手中文明棍狠狠顿了两下:“小子,原本我对你还有那么一丝希望,现在看来是我多想了,你这个华夏面王原来也不过如此!

    你的奶茶,我是绝对不会喝的!怕污了我老人家的舌头!”

    “哦,管老您不喝啊?

    那麻烦您往后让让,您不喝,我喝啊......”

    易知鱼可算是逮到机会了,直接钻到管达生身前,笑眯眯地对周栋道:“小周师傅,奶茶菠萝包各来一份,

    别人对你没信心,那是不识真人!

    我对你可是信心十足的,来来来,可饿坏我了。”

    他本来是不太爱吃丝~袜奶茶和菠萝包这种纯粹的甜口,不过既然是周栋出品那就不同了,

    易知鱼有种预感,这会儿是周栋的丝~袜奶茶和菠萝包还没拿出来,要是等他拿了出来,自己这副老胳膊老腿还真未必能抢得到!

    奶茶得现配、菠萝包得现烤,这算起来可比卤煮火烧要慢的多了,他老易是什么人,还能不知道先下手为强的道理?

    “哼!”

    毒龙王管达生原本是要愤然离去的,此刻却停下了脚步。

    易知鱼的名字他多少也是听过的,好歹也算勤行的老行尊,他倒是要看看易知鱼会如何评价周栋。

    周栋对易知鱼笑着点点头:“奶茶是现成的,菠萝包估计还要两分钟,爱国,先为易老倒一杯奶茶。”

    “爱国?”易知鱼看了看周爱国:“这是......”

    “我新收的学生。爱国,这是易老,还不快见礼?”

    “易老您好,我是老师最忠诚的小学生,早就听说过您的大名,我对您的景仰如滔滔江水......”

    周爱国将易知鱼狠狠恭维了一番,又恭恭敬敬行过了礼,然后手脚麻利地将密封在恒温器中的奶茶倒了一杯出来,放在易知鱼面前。

    之前是因为有恒温器阻隔,又是在临时搭建的厨房内,没人能够提前感受到奶茶的香气,

    此刻这杯奶茶一出,顿时一股奶茶香气渐渐向四周弥漫,原本一脸不屑和愤怒的管达生不觉一愣。

    “怎么可能!这香气......

    仿佛带我回到了三十年前,那时候我还是个不满六十岁的年轻人啊......”

    情不自禁地就想挪动脚步,忽然想起自己刚才的态度,管达生又犹豫着停了下来。

    堂堂香江美食协会会长、大名鼎鼎的‘毒龙王’,脸面还是要的。

    “唔......”

    饮下一小口奶茶的易知鱼忽然双目大张,发出一声梦呓般的惊呼。

    香!

    滑!

    真特娘的滑爽香甜啊,一样的小周师傅,不一样的享受!

    易知鱼鼻翅贲张,呼哧呼哧喘了几口粗气,然后一扬脖,整杯丝~袜奶茶就这样滑进了他的喉咙,只觉心中赫然一震,竟有种说不出的幸福感觉。

    奶茶的温度被周栋控制的刚刚好,入口香热,却又不会令人感觉到烫。

    “看来我今后应该改变一下对这种快餐甜品的看法,原来甜食真的可以给人带来满满的幸福感。

    周小子啊......”

    易知鱼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菠萝包还没好吧,不如,我再来一杯?”

    “易老要喝,那是多少都有的,今天可不限量。”

    周栋点点头,周爱国迅速又为易知鱼端上一杯奶茶来。

    “老周,给我也来一杯,早上虽然吃过了,来杯奶茶润润喉也好啊。”

    怀良人笑着接过第三杯。

    “喝了我的银芽汤、吃了我的千层馒头,我也不说什么,这第四杯如果不是我的,估计周面王自己也会不好意思吧?”

    严一立即挟恩图报,从周爱国手中接过了第四杯。

    “哦,我是来自印国的专业评委,

    我或许应该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可以与咖喱媲美的味道?

    所以,请给我也来一杯奶茶吧,谢谢。”

    “‘刷我滴卡’,请给我也来一杯......”

    “还有我!”

    转眼间,周栋已经给出了九杯奶茶,管达生顿时心中一跳。

    “不好!

    讲究的奶茶师傅,一壶也就是出十杯奶茶的样子,然后就要等待最少五分钟才有下一壶!

    像我这样的人,当然是要喝头壶!”

    眼看着第十杯丝~袜奶茶就要旁落他人之手,管达生再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不面子了,急急踏前一步,阻止住了准备去接第十杯奶茶的某位香江大众评委。

    “且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