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233 苏记老店
    天下所有的美食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点,最正宗的往往不在星级酒店,而是在某条陋巷的苍蝇馆子中。

    仿佛都是为了验证一个真理——‘酒香不怕巷子深’。

    苏文玉老先生身为赤峰对夹的创始人,他的后代自然生意不会小,也有与投资人联合搞的字号店,装修精美、生意红火,

    不过苏家并未忘本,窗明几净档次高的对夹店不过是用来满足喜欢高消费且有洁癖的哥儿们和姐儿们,另外还在赤峰某条老街上保留了两间门脸的老店。

    上个世纪的青砖墙、红油漆的木框玻璃窗,门口挂着有机玻璃串组成的‘门帘子’,苍蝇蚊子统统挡不住,倒是被进进出出的客人们拨愣的‘哗啦啦’乱响。

    捧着圆滚滚的肚子,周爱国一脸的自怜自伤,就像是见到了宝哥哥与薛姐姐诗文唱和眉目传情的林妹妹,

    ‘这赤峰,怎地有许多对夹,却被我那没良心的小师父,活活坑苦了奴家?

    哦,这股味道,果然是与之前的有些不同呢......’

    在非洲生活的那段日子让他拥有了比普通人灵敏许多倍的嗅觉,哪怕距离百米,他也能通过气味判断出正在撒尿的非洲狮是否处于发~情期,如果是,他会有多远跑多远。

    距离这家苏记老店还有二三十米,周爱国就判断出这家对夹中的熏肉香气与先前不同。

    虽然也有香料的味道,却不像之前那家连锁店那样过分浓郁,而且明显多了一股淡淡的自然清香,让人忍不住食指大动。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看着服务员端上桌的对夹,周爱国感觉自己被深深的伤害了,那个狠心伤害他的人就是尊敬的老师。

    “怎么,不再来一个了?”

    周栋微笑着看了眼周爱国这个‘苦孩子’,自顾自拿起一个对夹,大口咬了下去,顿时一阵酥皮乍破的诱人声音传入周爱国的耳中。

    那是多么动人的声音啊?

    就像是冰河解冻,第一声来的清脆而突兀、甚至有些孤独,紧接着就变的密如爆豆,

    又仿佛是大地回春,整个世界都在窸窸窣窣的美妙春音中渐渐苏醒了过来。

    “嗯,好吃,这趟赤峰,果然是没有白来!”

    周爱国都看呆了,以老师在白案上的名声,居然会伸出舌头,轻轻舔去了粘在嘴唇上的破碎酥皮?

    “你真不准备尝尝?

    以你的品鉴能力,也只有在充分对比下才能发现正宗的苏记对夹究竟高明在哪里,

    比起你之前吃过的对夹,如今摆在你面前的这些对夹才是名副其实的‘千层酥皮’。”

    周栋笑着看了周爱国一眼,非洲长大的孩子吃惯了粗食,哪怕天赋再高,如果不经过充分对比也是无法发现这一点点差距的,

    必须承认,先前那家连锁店的赤峰对夹比起苏记老店,所差的也就是百尺竿头少进的那一步,可就是这一步,便是‘普通’与‘正宗’的天堑!

    “我怕会被撑死,不过,就算被撑死也要尝尝这家的!

    非洲有一句名言‘就算今天被撑死,也好过明天被饿死。’”

    周爱国恶狠狠地抓起一个对夹,然后狠命地咬了一口。

    这一口苦大仇深。

    “哎,果然有些不同哎......”

    有天赋就是欺负人,换了是普通人就算在白案上摔打个两三年,恐怕也未必有周爱国这种灵敏的触觉,

    对于厨师来说,第一重要的是味觉,第二重要的是嗅觉,第三就是触觉。

    舌腮唇齿的各处触觉至少都要达到‘灵敏’级,才算达到一名顶级厨师或美食家的要求。

    周爱国显然是达标的,尤其是在吃过近十个普通对夹的基础上,他的触觉就更为灵敏了。

    先前那些连锁店的赤峰对夹也有着黄金般的香酥皮,入口也是极为爽脆,可是却少了一种‘层次感’,

    一口下去,对夹皮片片崩碎,虽然也足够酥脆,却是瞬间即过,最多也就是‘打个激灵的爽’,后劲却明显不足。

    苏记对夹皮则不同,轻轻一口咬下去,先是从落齿处裂开,发出诱人的卡卡声,而后裂纹如蛛网般慢慢延伸出去,酥皮会一层层、一段段的落在口中,此时牙齿明明已经停住了,酥皮的碎裂声却还会持续响起。

    伴随着这诱人的响声,一片片肥瘦适中,带有淡淡烟熏香气的肉片早已与他的舌齿相遇,

    这一次相遇,便是二十年。

    周爱国敢对天发誓,在他二十年的人生中,还是第一次吃到如此美味的熏肉。

    非洲的熏肉就不用提了,常常被弄的半生不熟黑不黑红不红,最多算生存所需的口粮,跟美食从来就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就算是那家连锁店所售对夹中的熏肉,也明显差着档次呢。

    之前他很快就能说出熏肉所用的香料,甚至可以超额完成老师给的任务,认出了第六种香料甘草,如今却有些判断不清了。

    这家苏记老店的对夹无疑也是用了一些香料的,周爱国甚至吃出是先用大块的五花肉在汤中与各种香料同煮,而后才将煮过的肉继续熏熟,

    可他却无法分辨出苏记所用的香料究竟为何。

    连锁店的熏肉味道分明,有熏制的味道、也有各种香料的味道,丝毫不乱却也谈不上完美融合。

    可苏记的熏肉明明用了香料,却完美地混融成了一团,初入口时让人感觉香味悠远清淡,等到在嘴里咀嚼了几下,一股松木熏制的特殊香气便由淡而浓,最后将香料的味道完全包裹住。

    最后,周爱国只觉满口都是对夹皮的香酥和带有淡淡木香的熏肉奇香,

    它们结合的是如此完美,毫无各种香料争芳斗艳的突兀和离乱感,让人越吃越是停不下口,越吃越能够感受到这种美食的纯粹。

    这就仿佛是一名诗人徜徉在密林间,一开始还是满脑子的佳词丽语,什么‘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渐渐却将整付身心都沉入到大自然中,鼻中嗅着草木清香,耳边是小鸟呢喃,那些粉饰风~流的诗词却统统落了下乘......

    “这小子,应该是吃出些道理来了。”

    周栋正感欣慰,忽然听到有人在身旁笑道:“华夏白案之王,就像草原上的雄鹰,应该翱翔在香江国际大赛这片广阔的天空中。

    周面王为什么会有时间来到我这家小店呢?

    看来今天我要做赔本生意了,因为我要为面王免单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