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天医仙尊在都市 > 第170章 最壕战斗方式
    第17o章 最壕战斗方式

    “现在你们还说我手中的法宝是白家的吗?”王欢那带着浓浓的讽刺声音传出,让白林根的脸都快红破了,恨不的找个地缝钻进去。

    如果只是一件,他可以大言不惭的继续说法宝是他家的。

    可是当王欢拿出第二件,第三件……甚至更多的时候,他的喉咙变的干涩无比,白家真要是有这么多法器,岂有被灭门之理?

    王欢在用他的行动打脸,这一耳光不光打在他的脸上,还把赵书恒顺便一起扇了。

    赵书恒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青紫交加,胸口里憋着的那口气差点没把他气昏过去。

    一个能拿出这么多法宝的人,背景岂能简单?

    最关键的一点,还是王欢刚才的那句让赵家鸡犬不留的话,起初他只觉的那是个天大的笑话,但现在……

    他觉的自己才是笑话。

    一件法宝没有人动心,可是当三四件,更多的法宝出现后,隐门中不知道多少人和势力都恨不的巴结王欢。

    那时候就算赵家家大业大,那也敌不过众多对头。

    一想到这里,再看向王欢那似笑非笑的面孔,他不禁打了个冷颤。

    你妹啊!

    他心里愤怒无比,狠狠地瞪了白林根一眼,肠子都快悔青了,为了一件法宝,得罪这样的人物,家里的那些长辈们知道后,还不的活活的剐了自己。

    白素绫的美眸瞪的滚圆,王欢的土豪行径早已让她心神皆震。

    眼前这几件法宝的确是他炼着玩的,当初在惊虹花园布阵,剩下的玉石都被他顺手练成了法宝,本打算送给几女的。

    谁知还没送出,就发生了这件事。

    姚远智的眼睛发直,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面前的法宝,心里回想过王欢那句:“这些都是他炼制着玩的。”

    “炼着玩的?”

    这四个字就像是巨捶撞在他的心口上。

    “炼器大师!”

    脑海里猛然出现四个字,一位能够炼制防御真元境的炼器大师,这身份在隐门来说那绝对是尊贵无比。

    别说是他,就是那些大家族的掌舵者,见到王欢也会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大师。

    而且炼器大师的号召力,那绝对是无法想象的。

    如果王欢现在大吼一句,不知道多少人纷纷相应,到时候别说赵书恒,就是赵家也要头疼。

    “啪!”

    就在众人还在发愣的是,姚远智一巴掌拍在茶几上,怒火冲天的站起来,指着赵书恒发怒道:

    “赵书恒,你这卑鄙无耻下流的东西,勾结白林根想要对王大师不利,连本公子这等人渣都看不下去了。”

    “我……”

    赵书恒脸一黑,想要辩解,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这个时候任何辩解都显的苍白无力。

    他虽然不惧姚家,但是理亏,而且最重要的还有一点,旁边还有一位高深莫测的王大师。

    气势上不禁减弱。

    姚远智爆发,喝道:“还他妈的愣着干什么,没听到王大师的交代嘛,给我揍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哪怕修为不如对方,姚远智也没有丝毫犹豫。

    到现在,只要能结交王欢这位炼器大师,哪管的了这么多。

    一个字,就是“干!”

    王欢淡淡的坐下,并没有出手的打算,几件随手炼的法宝而已,就有无数人愿意为他出手。

    “砰!”

    双方大战爆发,姚远智被赵书恒击飞,倒飞摔在地上,他猛地爬起来,擦掉嘴角上的鲜血,也没有经过王欢的同意,直接拿起桌子上的法宝。

    “赵书恒,老子找就看你不顺眼了。”

    随手激活法宝,在身上立刻浮现出一层淡淡的光芒,嗷嗷大叫一声,向着赵书恒冲去。

    “都他们的傻愣着干什么,去帮姚少!”

    姚家的人反应过来,也拿起法宝激活,冲向赵书恒。

    赵书恒的脸立刻瞬间变色,他是真元境高手不错,单打独斗,他一个人横扫姚家这群人不过是举手之劳。

    可是眼前这些人身上有法宝,能防御真元境攻击的法宝。

    现在他都快哭了,这些人顶着个乌龟壳,他的攻击基本上没什么用,这还怎么玩?

    能够防御真元境攻击的法宝,就是在隐门那是难得一见,谁不把这种级别的法宝当作保命之手段,不到最后关头,谁会施出来。

    可眼下特么的一群真气境的武者,愣是就这样用了。

    而且一用还是好几个。

    哪怕这法宝只能撑几分钟,但也足够他喝一壶的。

    “砰砰!”

    赵书恒已经挨了几次重击,这绝对是最窝囊的一次交手,人家根本不惧生死,像疯子一样攻击,就是他是真元境那也扛不住。

    “赵书恒,你不是嚣张嘛,老子想揍你不是一天两天了。”姚远智一脚踩在赵书恒的脸上,扬眉吐气的大笑。

    赵书恒的脸上出现一个鞋子印,整个人怒气冲天。

    “姚远智,有种我们公平一战!”他气的浑身发抖,像一头受伤的野兽一样咆哮怒吼。

    “公平你妹的,你一个真元境,也好意思跟我提公平?”姚远智又是一脚,随后很快的跳开。

    因为他发现法宝的极限到了。

    “我要杀了你们!”

    赵书恒双手拍在地上,猛地直站立起来,双目通红。

    “呱噪!”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手掌像一阵风一样出现在他的面前,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将他扇飞出去。

    姚远智低头哈腰的走过来,道:“还是王大师霸气,这一巴掌解气。”

    赵书恒爬起来,看着王欢,毫不遮掩眼中的怨毒之色。

    王欢道:“你若再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了,你家的长辈还会说挖的好。”

    “你……”赵书恒浑身炸毛,可是一想到王欢的话,深深被憋出一口鲜血。

    一个炼器大师的地位,赵家的长老们巴结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为他一双眼睛而去报仇?

    看着泰若自然的王欢,在看看他旁边一副小人得志的姚远智,赵书恒知道继续留下来不过是自取其辱。

    “王大师,今日多有得罪,告辞!”

    王欢挥挥手驱赶苍蝇一样,道:“滚吧,别让我下次再见到你。”

    至于白林根,整个人就像木桩一样立在原地,脑子里晕乎乎的,那位在他嘴里不世奇才的乘龙快婿,就这样狼狈不堪的逃了?

    再看想王欢的时候,恨不的找一棵树吊死算了。

    一位炼器大师就在他眼前,结果就这样得罪了,要说不后悔,谁会相信?

    白素绫怯生生的站在王欢面前,一张脸又是愧疚又是敬畏,幽怨的看了爷爷一眼,最后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