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洪荒之越 > 第六十章 人皇归位火云洞 五帝当为封神端
    轩辕在洪荒人族部落巡游数年终于将所有的部落都巡查一遍便回到部落想道自己该做的均已做完。

    便想求长生之术于是驾云向九仙山桃源洞行去到了九仙山桃源洞便向广成子询问长生之术广成子道:自你治理天下后云气不聚而雨草木不枯则凋。日月光辉越的缺荒了。而佞人之心得以成道你又怎么能让我和你谈论至道呢?

    轩辕回来后就不再理问政事。自建了一个小屋里边置上一张席子一个人在那里反省了三个月。而后又到广成子那里去问道。当时广成子头朝南躺着轩辕跪着膝行到他跟前问他如何才得长生。广成子起身道:此间甚好!

    接着就告诉他至道之精要:至道之精窃窃冥冥至道之极昏昏默默。无视无听抱神以静。形将自正必静必清;无劳妆形无摇妆精方可长生。目无所见耳无所闻心无所知如此神形合一方可长生。

    轩辕向广成子问道后又登过王屋山得取丹经。并向玄女询问修道养生之法。轩辕又感念广成子教导之恩便将广成子祭祀之地从玉清观迁出独建一观祭祀。广成子也趁机在洪荒人族各部落现身做一些救扶之事。使阐教之名渐渐传遍整个人族部落。

    轩辕自建好情绪观后便回到缙云堂修炼。

    如此数十年后轩辕写下了《阴符经》、《轩辕太乙八门入式诀》、《轩辕太一八门入式秘诀》、《轩辕太一八门逆顺生死诀》等书终于又一天玄都法师自大赤天而来告之轩辕道其功德圆满当将人皇之位传下然后去火云洞清修轩辕闻言大喜忙将皇位传于其孙高阳是为颛顼帝。

    就在轩辕将人皇之位传于颛顼帝之后伏羲、神农两位圣皇坐着龙辇从天而降笑着对轩辕说道:“恭喜皇弟功德圆满证得人皇之位。”说完便让出半片座位邀轩辕同坐龙辇轩辕行礼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劳烦二位皇兄前来实不胜惶恐。”说完便登上龙辇与伏羲、神农同往三十三天之外火云洞飞去。

    就在轩辕登上龙撵向火云洞飞去之时从轩辕怀中飞出一物向九华山飞去。与此同时一道功德将于九华山落在清虚道君身上使得其功德金轮愈加的明亮。

    嫘祖为轩辕正妃生二子其一曰玄嚣是为青阳青阳降居江水;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颛顼高阳者轩辕之孙而昌意之子也。他沉静稳练而有机谋通达而知事理。他养殖各种庄稼牲畜以充分利用地力推算四时节令以顺应自然依顺鬼神以制定礼义理顺四时五行之气以教化万民洁净身心以祭祀鬼神。他往北到过幽陵往南到过交址往西到过流沙往东到过蟠木。各种动物植物大神小神凡是日月照临的地方全都平定了没有不归服的。

    后颛顼崩而玄嚣之孙高辛立是为帝喾。高辛生来就很有灵气一出生就叫出了自己的名字。他普遍施予恩泽于众人而不及其自身。他耳聪目明可以了解远处的情况可以洞察细微的事理。他顺应上天的意旨了解下民之所急。仁德而且威严温和而且守信修养自身天下归服。他收取土地上的物产俭节地使用;他抚-爱教化万民把各种有益的事教给他们;他推算日月的运行以定岁时节气恭敬地迎送日月的出入;他明识鬼神慎重地加以事奉。他仪表堂堂道德高尚。他行动合乎时宜服用如同士人。帝喾治民像雨水浇灌农田一样不偏不倚遍及天下凡是日月照耀的地方风雨所到的地方没有人不顺从归服。

    帝喾娶陈锋氏的女儿生下放勋。放勋娶娵訾氏女生下挚。帝喾死后挚接替帝位。帝挚登位后没有干出什么政绩于是弟弟放勋登位。这就是帝尧。帝尧就是放勋。他仁德如天智慧如神。接近他就像太阳一样温暖人心;仰望他就像云彩一般覆润大地。他富有却不骄傲尊贵却不放纵。他戴的是黄色的帽子穿的是黑色衣裳朱红色的车子驾着白马。他能尊敬有善德的人使同族九代

    (本章未完,请翻页)

    相亲相爱。同族的人既已和睦又去考察百官。百官政绩昭着各方诸侯邦国都能和睦相处。帝尧命令羲氏、和氏遵循上天的意旨根据日月的出没、星辰的位次制定历法谨慎地教给民众从事生产的节令。另外命令羲仲住在郁夷那个地方叫旸谷恭敬地迎接日出分别步骤安排春季的耕作。春分日白昼与黑夜一样长朱雀七宿中的星宿初昏时出现在正南方据此来确定仲春之时。这时候民众分散劳作鸟兽生育交尾。又命令羲叔住在南交分别步骤安排夏季的农活儿谨慎地干好。夏至日白昼最长苍龙七宿中的心宿(又称大火)初昏时出现在正南方据此来确定仲夏之时。这时候民众就居高处鸟兽毛羽稀疏。又命令和仲居住在西土那地方叫做昧谷恭敬地送太阳落下有步骤地安排秋天的收获。秋分日黑夜与白昼一样长玄武七宿中的虚宿初昏时出现在正南方据此来确定仲秋之时。这时候民众移居平地鸟兽再生新毛。又命令和叔住在北方那地方叫做幽都认真安排好冬季的收藏。冬至日白昼最短白虎七宿中的昴宿初昏时出现在正南方据此来确定仲冬之时。这时候民众进屋取暖鸟兽长满细毛。一年有三百六十六天用置闰月的办法来校正春夏秋冬四季。帝尧真诚地告诫百官各守其职各种事情都办起来了。

    当时洪荒突大水人民苦不堪言帝尧询问一众大臣道:“汤汤洪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其忧有能使治者?”众臣皆曰非鲧不可治帝尧说道:“那鲧违背天命毁败同族不可用。”众臣说道:“除却鲧却是无人精通治水之术何不先用之若其无法治理好洪水则再换人。”帝尧点头应允让鲧去治理洪水。

    鲧知道帝尧命自己治理水患之后对人言道:“若欲治好水患却是举手之劳尧实是大材小用。”众人皆笑之。

    鲧自到任后便领着众人开始治理水患那鲧却是只知堵不知疏东边有水便堵东边水从东流到西便又去西边堵如此这般东堵西决此堵彼溢鲧忙碌了九年也不曾将水患治理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