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洪荒之越 > 75太一回归太阳星 黑虎显威擒全忠
    就在崇黑虎带兵攻打冀州城之际,天外的柒皇宫突然爆发出万道炙热的太阳之光,若不是柒皇宫乃法则所化,此处早就被太阳之力化为乌有了。

    叶柒当然是第一个感受到这股力量的,不过他并没有过多的关注,只是笑了笑便不再理会。

    而陆压却已经激动地跑到了那座大殿之外等待着里面的人走出来。

    “叔叔!”当大殿开启的一刹那,陆压那颗悬着的心算是彻底落地了,出来的那人自然是上古巫妖大战之时,被叶柒从虚空中拉回的妖皇太一了,虽然当初只是将太一的真灵从战场中拉回来了,但是作为妖族的妖皇,就算是只剩下灵魂,太一依旧可以恢复大妖真身,虽然时间会久一些,这次为了恢复真身他一闭关便是数个元会,连小陆压都长大了。

    太一看着自己的侄子宽慰的点了点头:“不错,不错,叶宫主不愧是混沌之时的强者,这数个元会的时间,竟能将你调教成这个样子,虽然只有大罗金仙的境界,但是论战力甚至可以与半圣巅峰一战,就算是对上圣人也不是没有一逃的机会。”

    被太一这么一夸陆压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叔叔,你闭关的这段时间下界已经炸开锅了。”

    “哦?仔细说说”。

    之后陆压从杨戬出世到纣王题诗完整的给太一说了一遍,说完太一冷冷一笑:“圣人博弈以苍生为棋子,可笑,可恶。陆压带我去见见你师父吧”

    听到太一要去见自家师傅,陆压摇了摇头:“师傅他不久前出去了一趟,回来就宣布闭关了让,此刻怕是见不到了。”

    “叶宫主闭关了?看来是要有大事发生了,这样吧,陆压,我这里有一道太一烈火符若是需要用到叔叔的,你便以法力激活这道符便可。”

    “叔叔你要离开?”

    太一点了点头:“这里始终不是我的家呀。”说罢太一将符箓交给陆压,随即便化身一道金色流光直奔太阳星而去。

    在太一离开柒皇宫之后冀州城外战火并未停止。

    崇侯虎先是被冀州兵马偷袭营寨后又被苏全忠伏兵攻击五万大军只剩下不到五千更折了大将孙子羽活下来的也是个个带伤。

    崇侯虎一见众军顿时伤感不已幸得大将黄元济劝解方才放下心事准备等待援兵。就在此时崇侯虎见前方来了一对人马。

    仔细看去只见两杆旗幡开处见一将面如锅底海下赤髯两道白眉眼如金镀带九云烈焰飞兽冠身穿锁子连环甲大红袍腰系白玉带骑火眼金睛兽用两柄湛金斧见到来人崇侯

    (本章未完,请翻页)

    虎顿时大喜原来是其弟曹州侯崇黑虎帅兵前来相助。

    崇黒虎来到兄长面前说道:“弟闻兄长兵败故帅兵前来相助。”

    崇侯虎大笑道:“有兄弟助我此事定矣。哈哈哈哈!”

    崇应彪马上亦欠背称谢道:“多谢叔父前来相助有叔父在又何惧他冀州兵马。”

    原来崇黑虎自幼拜在一位截教仙人门下其师秘授一个葫芦背伏在脊背上有无限神通。端的是百万军中取上将级如探囊中之物。

    崇侯虎兄弟二人合兵一处便向冀州城杀来。不多时便来到冀州城下崇黑虎便让传令兵前去叫阵。

    苏护闻报说崇侯虎再次前来帅兵在城外叫阵。本来对崇侯虎大败之下还敢再次前来极为惊诧待上到城头看见崇黑虎的旗号顿时大惊。

    低头沉默片刻后说道:“崇黑虎武艺精通晓暢玄理满城诸将皆非对手如之奈何?”

    众将皆不知侯爷为何出此言语。苏全忠闻言甚是不服说道:“父亲何必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他崇黑虎武艺精湛孩儿也是不差待孩儿前去将他拿下交予父亲处置。”说完不顾父亲的阻止提戟跨马出城而去。”

    待到得城外苏全忠便向崇黑虎叫阵。崇黑虎命左右准备好坐骑便出门而去待来到阵前便对苏全忠说道:“全忠贤侄可回去请你父前来我有话要对他说。”

    原来这曹州侯崇黑虎与冀州侯苏护有旧旧时曾同在闻太师帐下效力故苏护深知其能。此次崇黑虎前来不但是为解兄长兵败之危也为劝解苏护而来。

    苏全忠说道:“我等势成敌国我父有何话要对你言!”说完便拍马直取黑虎。黑虎也是大怒欲待老友教训全忠以免其狂妄之下日后吃亏。

    二将阵前寻斗赌两下交锋谁敢阻。这个似摇头狮子下山岗;那个如摆尾狻猊寻猛虎。全忠只倚平生勇猛又见黑虎用的是短斧不把黑虎放在心上眼底无人自逞己能欲要擒获黑虎遂把平日所习武艺尽行使出。戟有尖有咎九九八十一进步七十二开门腾、挪、闪、赚、迟、、收、放。苏全忠使尽平生精力把崇黑虎杀了一身冷汗。

    崇黑虎叹道:“苏护有子如此可谓佳兒。真是将门虎子!”崇黑虎把斧一晃拨马便走。就把苏全忠在马上笑了一个腰软骨酥:“若听俺父亲之言竟为所误。誓拿此人以灭我父之口。”放马趕来那里肯舍。紧走紧趕慢走慢追。全忠定要成功往前趕有多时。

    崇黑虎闻脑后金铃响处回头见全忠趕来不舍忙把脊梁上红葫芦顶揭去念念有词。只见葫芦里边一道黑烟冒出化开如网罗大小黑烟中有“噫哑”之声遮天映日飞

    (本章未完,请翻页)

    来乃是铁嘴神鹰张开口劈面向苏全忠啄来。

    苏全忠只是马上英雄哪晓的曹侯异术?急展戟护其身面。坐下马早被神鹰把眼一嘴伤了那马跳将起来把苏全忠跌了个金冠倒躅铠甲离鞍撞下马来。黑虑传令:“拿了!”众军一拥向前把苏全忠绑缚二臂。

    将苏全忠押回大营后崇侯虎欲将苏全忠斩杀以报自己两员大将被杀之仇。崇黑虎阻止道:“兄长那苏氏之女乃是陛下所要之人今日兄长图一时快意将苏全忠斩杀日后苏氏之女进攻后若是得天子宠爱你我兄弟死无葬身之地也。”

    崇侯虎闻言顿时一头冷汗忙说道:“还是兄弟想的周到苏全忠暂时就押在大牢中待擒住苏护满门解到朝歌由天子落吧。”

    却说苏护在城头上见苏全忠被崇黑虎所擒顿时眼前一黑差点栽倒在地。哭道:“我儿狂妄不听为父之言。今性命休矣。”说完不禁垂泪涟涟。

    正感叹间只听左右说道:“侯爷崇黑虎索战。”苏护思及崇黑虎有异术无人能敌。急令众将支起弓弩架起信砲、灰瓶、滚木之类一应完全。

    崇黑虎在城下看着苏护准备守城器具却是不出城。不禁暗思道:“苏兄你出来与我商议方可退兵为何惧哉你不出来此事如何了结?”

    崇黑虎回到帐中对兄长言道苏护闭门不出。崇侯虎言道:“不若架云梯攻打。”

    崇黑虎道:“不必攻打徒费心力。今只困其粮道使城内百姓不能得接济则此城不攻自破矣。长兄可以逸待劳俟西伯侯兵来再作区处。”

    崇侯虎亦是深以为然便围住城池等候西伯姬昌。

    此时苏护困在城中思及内无强将外无援兵实为束手待毙。却又是无可奈何。正在此时手下军兵来报说督粮官郑伦在门外侯令。苏护说道:“此粮来与不来已是一般。”但还是令郑伦前来相见。

    郑伦来到滴水檐前行礼之后说道:“末将路闻君侯反商崇侯奉旨征讨因此上末将心悬两地星夜奔回。但不知君侯胜负如何?”

    苏护叹气道:“前日朝商昏君听信谗言欲纳吾女为妃;吾以正言谏诤致触昏君便欲问罪。不意费、尤二人将计就计赦吾归国使吾自进其女。吾因一时暴躁题诗反商。今天子命崇侯虎伐吾连赢他二三阵损军折将大获全胜。”

    “不意曹州崇黑虎前来相助其兄将吾子全忠拿去。吾想黑虎身有异术勇贯三军吾非敌手。今天下诸侯八百我苏护不知往何处投托?自思至亲不过四人长子今已被擒不若先杀其妻子然后自尽庶不使天下后世取笑。汝众将可收拾行装投往别处任诸公自为成立耳。”苏护言罢不胜悲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