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极夜玩家 > 010 追击·塔罗牌·刺杀
    

    夜风呼啸,寂静的街道上划过两道黑色的身影。

    “咻咻咻——”

    合金箱内的气罐发出轻微的颤鸣声,里面储存的气体已经消耗了大半,随着合金箱边角小孔内的气柱喷出,空气在无形中被分割开,不断变形。

    黑色身影借着气柱的强劲推动力在半空盘旋飞舞,速度极快,倏忽间就消失在了这条街的上空。

    两道身影不断交错,皎洁的月光下犹如跳跃的魅影,奇异而神秘。

    “老大,你真的没看错?”金发女士兵一边操纵着身上的蒸汽机动装置,一边抽出绑在大腿内侧的锋利匕首,倒握握柄,摆出战斗的姿势在空中滑行。

    雷烈紧跟在白珊珊后面,他对于蒸汽机动装置的操纵更娴熟,此刻落在后方是为了获得更开阔的视野。

    “错不了,那家伙和我照面过几次,化成灰我也能认出来。”此时的雷烈脸上早没了白天对着李想时的轻松随意,神情肃然,说不出的凝重,“该死,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样的小城市?白雨涵大人那边通知过了么?”

    “嗯,我收到老大你的消息后第一时间就用报信鸟给雨涵姐姐发信了,她很快就会赶来。”白珊珊得到雷烈的确认后也收起了笑脸,握着匕首的手沁出丝丝手汗,“会不会是因为预言之书......”

    “有可能,总之我们跟上去看,无论发生任何状况,我都会掩护你先撤。”雷烈点头,他也是在无意中看到了那人,脑海里的记忆会模糊,但心底的仇恨却不会消退,那人的样子他记得一清二楚,即便隔了有五年之久。

    他看到的是一个超级恐怖组织的成员,那个组织横跨七个大陆,凶名赫赫,犯下了无数滔天罪行。

    在雷烈还是一个小兵时,他所在的军部连队就是在一次袭击中全军覆没的,当时只有他侥幸活下来,而袭击的人中就有那个家伙。

    两人在空中高速移动,今晚会公布统一招录考试的成绩,基本所有人都会待在家里研究自家孩子的考试成绩,然后托各种关系开始打点未来的道路,街道上没什么人行走,就算看见空中的他们,明白是军部的人巡逻,也会立即避开回家。

    雷烈没想到会在巡逻时看见那个家伙,合金箱里的气罐并没有满载,再这样高速飞下去很快就会见底,对方显然是有目的的行进,即便在陆地也保持着非常快的速度,这样下去,会追丢!

    视线里的那个黑点即将要消失,雷烈低吼一声,加速飞行,绝对不能让他就这样逃跑!整整五年,他不断搜寻着他们的踪迹,好不容易撞上一次,无论如何他都要留下这个家伙!

    咚!

    合金箱里最后一道气柱喷射而出,半空的雷烈已经把白珊珊甩开一段距离,不清楚队长为什么会突然加速的白珊珊只能咬牙跟上,她对机动装置的控制还不够娴熟,消耗的速度比雷烈快多了,在最后一点气体用尽时,她只能狼狈的一个翻身落在一处房屋的屋顶。

    在坚硬的水泥板上滚动了几周抵消了高速冲击力后,白珊珊站起身,已然看不到队长的身影,只能凭着感觉在屋顶上跳跃搜寻。

    另一边,雷烈也同样耗尽了气体落在了一幢房屋的屋顶,他还是追丢了,不过却看到了意外的一幕。

    不远处的小巷子里,少年少女靠着墙壁,低头小声交谈着,他认出来少年是白天那个觉醒了“死亡魔术回路”的李想,女孩子似乎是那个费家的小姐。

    “这两个小鬼半夜不回家,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跟丢了人,雷烈无奈的叹气,为了排解心里的郁闷,他便好奇地过去偷听了下。

    “想,野瞳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虽然京北学府没有亲属宿舍,但是在附近弄一套房子不难,她的病不能再拖了,我知道你不喜欢......不喜欢求人帮忙,也不喜欢欠我人情,可是真的不能再拖了。”

    费钰景捏着他的成绩单轻声说着,她明白,要让一个自尊心极强的少年接受自己这样近乎施舍的赠予很难很难。她太了解李想了,如果他真的不在乎这些,不在乎别人的说法和目光,离开孤儿院后他早就来找自己帮忙了。

    她确实很了解李想,不过是十八岁时的李想。

    那时的他确实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帮助,尤其还是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孩,说是自傲也好,做作也罢,年轻气盛的他宁愿独自带着妹妹远走其他城市,也不愿意跟在费钰景的家族下,让妹妹和他一样可能要忍受类似赘婿般的气,即便这不会是费钰景的本意。

    但现在的李想已经不会被这种少年意气所影响,身体里也许还潜藏着一些这样的脾气,但绝不会左右他的思绪。

    李想考虑的是费钰景会为此付出多少,得承受多大的压力,未来三人可能会遇见的一系列困境等等,这样做,是不是真的是最好的路。

    但她就是那样,面对自己永远都是淡淡的微笑,偶尔撒撒娇,是绝不会将自己面临的困难说给他听的。

    骨子里,两个人太像太像。

    “嗯,小钰,我明白。我倒不是不愿意,只是为了这个,你是不是答应了家里什么?对你会不会有很大的影响,你知道的,就算不去京北学府,我有大把北方的军部大学可以选择,没有这么困难的。”李想扶正她的肩膀说道。

    “嘿,真是个白痴,人家女孩子会这么说,这么做,那是想把你紧紧绑在身边!如果不是控制欲极强,那么就是非常喜欢你,白痴,白痴,这么好的条件干嘛不答应,军部大学也不见得就像你想的那么好。”在上方偷偷观望的雷烈气得牙痒痒,以他的阅历自然很快就明白了他们之间的那些纠葛,在他看来李想有什么好犹豫的,这可是一个天大的机缘。

    等他们进入大学就会明白,资源对于他们会有多么的重要!

    同样平民出身的雷烈再清楚不过这点,无根的浮萍就算天赋再强,靠一个人能达到的成就也是非常有限的。如果当时他有这么好的女孩青睐,怎么会到现在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士官长?

    雷烈颇有些怒其不争的感觉,他还是蛮喜欢李想这个小家伙的,能在经受那么大挫折后还保持平静心态,单单这点就不是一般同龄人可以比拟的。

    在往后的修行中,心境会比天赋越来越重要,心境差的人就算有很高的成就,最后也极可能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他听得越多,越有一种想要下去帮李想答应的冲动,不过这种事雷烈也知道不好插手,正打算离开,背后突然刮过一阵阴风。

    随后是“桀桀”的恐怖笑声。

    “雷烈士官长,好久不见,我还以为你是来找我叙旧的,没想到我等了半天,你却在这里看两个小鬼打情骂俏。”

    说话人的声音很刺耳,宛如金属在剧烈摩擦,沙哑难听。

    雷烈猛地转头,身后却空无一人。

    “糟了,两个小家伙!”他马上回去看那个小巷子,少年少女的交谈声戛然而止,名叫李想的少年似乎比自己警觉的更快,立即护住身后的少女,靠在墙壁根处,警惕的盯着从天而降的黑斗篷男子,原先所处的位置硝烟弥漫,被轰开了一个大洞。

    他的目标是那两个小家伙?

    雷烈的心里突然升起这种奇怪的念头,双腿猛地用力,腿部肌肉紧绷,身体在停顿了一秒后唰地冲出!

    当他扑到那个黑斗篷男子身上时才发现自己撞到的只是一件黑斗篷,男子的本体已然再度消失。

    “好快的速度,比当初还快了许多!”雷烈心里一沉,对方在他还是小兵时就和一群人袭杀了军部连队,那时候的实力已经接近了魔术学徒,过了五年,对方没有精进,他自己都不信。

    “雷烈长官!”李想护着费钰景,看见了黑夜中扑来的男人,在那个黑斗篷男子出现之前,他心里就升起了强烈的危机感,两人原来所在的位置被一拳轰开了一个大洞,要不是他反应快,也许第一下两人就被打死了。

    “快逃,还愣着干嘛?”雷烈冲着他怒吼,然后拔出背后的蒸汽枪,冲锋枪式样,不用装填子弹,枪管下还夹着一个透明试管,里面充满了气体,枪型也是李想从没看到过的一种。

    对于枪械,还没有什么他不知道,不清楚的,不过眼前的蒸汽枪还真是第一次见,透过枪管能清晰看到里面的所有构造,李想心里刚升起的一丝恐惧立即被兴奋所替代。

    背后的女孩脸色惨白,还没从刚才的一击里回过神来,就算是大家族的小姐,被人刺杀的情况也是第一次遇见,她缩在李想身后,脑子一片空白,看过去,李想的侧脸却满是平静。

    他,居然一点都不害怕。

    轰!

    枪管发出了李想熟悉的颤动声,气柱从枪声喷出的同时,枪口冒出了淡蓝色的火焰,随后是一道肉眼可见的白色气柱朝前方直接贯射过去!

    将空气压缩到极致然后暴射出去,形成的气流具有极强的破坏性,这是理论上的设定,可实际上能造成的伤害十分有限。

    但雷烈手里的蒸汽枪不同,和他见过,用过,自己尝试设计过的都不一样!

    精密的机械结构启动时爆发出恐怖的能量,里面储藏的气体作为驱动后威力更是激增。

    在他的眼前,街对面的整幢墙壁就和豆腐一样轰然碎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