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极夜玩家 > 001 老鬼·邀请码·陈凡
    

    一枚硬币,残缺不全,上下翻转间于铜绿色中依稀映照出上面雕刻的那只面目狰狞的剑角麋鹿。

    “啪嗒——”

    一声脆响。

    硬币被一只焦枯,满是皱纹的手按在了另一只手背上,随后一道沙哑而充满古怪笑意的声音在破败的房子里响起。

    “鹿头,还是铜字?”

    这道声音仿佛有着无穷的魅力,吸引着周围一群人的全部注意力,他们中男女老少都有,大多衣衫褴褛,面瘦肌黄,脸上却一个个满是亢奋的表情,死死盯着老头的手背,仿佛能够透过这个看穿里面硬币的正反。

    寂静如夜。

    一双双贪婪的眼睛不仅盯着他的手背,还有那破旧金属操作台上整齐排列的十枚崭新蓝星币。

    这种猜正反面的赌博游戏在贫民窟十分流行,望海城比侯城大好几倍,同时也吸纳了许多从边界区域逃亡来的难民,它们聚集在贫民窟里,身上充满了各种不良嗜好,在教化失败后被集中在这片特殊区域,靠着军部的救济金过活。

    在买定离手前,围聚在一起的难民们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把自己的运气给喘没了。

    老头扫视了一圈,似笑非笑,仿佛一只吸血的蝙蝠,发出“桀桀桀”的恐怖笑声。

    铜字!

    鹿头!

    两种不同的声音交织在他们的心声里。

    房间里的几盏蒸汽灯明灭了几下,黯淡泛着黄晕的光芒照射下,整个房间突然被引爆!

    “怎么可能!怎么会是鹿头?!”

    “连续五次鹿头???”

    一片哀嚎和惊呼声中,老头志得意满的一把捞走金属操作台上的所有蓝星币。

    难民的眼中有嫉妒,有贪婪,有仇视,但没有人敢在赌徒老头的眼皮底下闹事。

    “黑雾笼罩在星辰之上,风里还有血花在绽放......”

    “......白色的王座燃烧着的光,等一下,等一下,我敬爱的白王......”

    旧唱片机播放着不知名的歌谣,难民们输光了身上所有的钱,纷纷失望着离去,角落里蹲着一个背包少年,他穿得简单干净,和这些人格格不入,虽然也有几个块头挺大的难民想过袭击他,不过在得知他是赌徒老头的客人后就灰溜溜的跑开了。

    人潮散去后,盘腿坐在地上的赌徒老头打着瞌睡,他听到了李想摩擦金属零件的声音,慢慢睁开浑浊的眼睛,看清来人,伸手点了点头面前那个破败的机械通讯仪。

    李想拿起地上的机械通讯仪,这玩意儿不知道是上面淘汰了多少代的款式,连开机都极其费力,居然还能使用,也是奇迹。

    这是老头的规矩,和他交流业务必须使用这个。

    李想来了挺久,摆弄了不少房间里堆砌的废弃机械装置,使用、维修、触碰都能提升一些灰色刻度条里的灰白色液体,有了这个机械精通的特殊能力后,他能轻易操纵各种机械装置,不需要熟能生巧。

    他输入了L给自己的邀请码,过了一会儿,通讯仪嘟嘟嘟响了几下。

    ——等下。

    老头费力的起身,敲了敲背后的大门,门微微开启,伸出了一只焦黑的手,老头接过递来的纸片,又给了李想,随后便挥手下逐客令了。

    李想正在摆弄一个不断发出滋滋声的蒸汽灯,他轻轻拍打着,拿着小螺丝刀扭转了下,蒸汽灯“哗啦”一下发出了淡黄色的光。

    “呃,不好意思。”李想接过纸片,放下已经亮起的蒸汽灯,纸片上写着一个地址,上面还印有两个标志,一个是黑白两色月轮对称形成的X,一个是黑色的菱形。

    “这个是你修好的?”老头破天荒的说了句话,嗓音无比沙哑,他指着地上的蒸汽灯询问。

    李想点了点头。

    “哦,去吧。”老头没再说什么,只是将地上的蒸汽灯捡了起来,放在背后的橱柜里。

    ......

    纸上地址通往的是一个旧型重工厂,里面全是满脸漆黑的糙汉子,工厂里不断传出齿轮转动的嘎吱声以及巨大机械装置启动又停止的轰鸣声。

    很快有人来接应李想,看过他手里的纸片便让他登上了一辆停靠在工厂里车间的重型卡车。

    发动机被复杂的蒸汽装置取代,前盖下是密密麻麻的试管,里面充盈着白色的蒸汽,只有一个透明气罐里是灰白色气体,数量稀少,却是整个装置最重要的构成部分。

    李想登上后面的集装箱,里面有两排长凳,每一排都坐着十几个年轻人,有男有女,穿着统一的黑色制服,看起来像是囚服,上面有一个白色的醒目编号。

    怎么感觉跟囚犯一样。李想心里嘀咕了下,后背被工人狠狠推了下。

    “新来的随便从地上挑一套换上。”

    工人说完就重重关上了集装箱的门,里面只有上方几盏摇晃的煤油灯为幽暗的集装箱提供着微弱的光芒。

    他进来后年轻人们有几个抬起头稍微瞥了眼,大多都在闭目养神或者低头沉思。

    气氛诡异。

    李想迅速捡起一套还算干净的衣裤换好,上面的编号是阿拉伯数字8。

    他随意找了一排长凳的末端坐下,刚坐稳,腰部就被人轻轻捅了下。

    “嘿,你叫什么?”说话的是旁边的高瘦少年,脸颊上还满是灰尘和泥土,手脏兮兮的伸来,一脸笑意。

    李想愣了下,旋即微笑着伸手毫不在意地和他重重握了下。

    “李想。”他松开少年的手,对方有点惊愕他居然没有在乎自己肮脏的手心,“你好,陈凡。”

    “啊,你好,啊?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这个前世追捕了李想七八年的宿敌此刻看起来还稍显稚嫩,虽说脸上被灰尘和泥土弄脏了,但是清秀的模样倒是一点没变。

    “秘密,以后告诉你。”李想双手靠着脑后开始闭目养神,能在这个时候遇见陈凡,他烦躁的心突然有点宁静了下来。

    “神神秘秘的,切。”陈凡倒不是很在乎,自己刚结束统一招录考试,作为一名望海城的考生,认识自己的人不少,毕竟体测成绩这么优秀,却连玩家资格都没,和隔壁侯城那个李想并称为两大陨落的天才。

    等等,李想?

    他猛地弹起,右边那个瘦弱的少女不满地推了他一下,咒骂了句:“搞什么,神经病。”

    “你刚才说你叫李想?”陈凡摇了摇李想的肩膀,这个名字喊出口时,集装箱里的一些少年少女纷纷抬头。

    可惜没等李想回答,一声尖锐刺耳的破鸣声陡然在集装箱里炸裂!

    所有人捂住耳朵,痛苦的惨叫着。

    太刺耳了!

    仿佛被轰炸了一般,整个脑袋都充斥着那种难受的声音。

    过了几秒,集装箱的四周响起一道沉闷而厚重的话音。

    “记住你们身上的编号!这就是以后你们在极夜训练营里的身份,忘记你们的过去,从现在开始,谁都不许说话,不许发出任何声音!无论谁和你们对话都不准开口!”

    男人的声音里夹杂着无比的威压以及不可忤逆的语气,他又重复了三遍,那股刺耳的破鸣声才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而渐渐消失。

    集装箱里鸦雀无声。

    李想靠在椅背上,感受着卡车的运动轨迹,有很浓的烟尘味道冲入集装箱,看来卡车不仅使用蒸汽动力,也使用曾经流行的燃料动力。

    刚开始的前进速度很快,集装箱又十分平稳,应该是行驶在类似平原的地貌上,而在男人说完之后,卡车不断晃悠,严重的时候甚至呈现将近九十度的倾斜。

    在经历了一番陡峭的山路后,卡车的行驶再度平缓,全速冲刺的时候竟然让李想有点心悸的感觉,看来速度快的夸张啊。

    在城市道路,车辆是有严格限速的,乱飙车的后果就是军部士兵请你去喝茶,不死也要被剥下一层皮。

    卡车离开了望海城,恐怕行驶在无人管理的荒野区。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男人警示过不准说话,大家便不再交流,昏暗的空间里充满着浑浊的空气,三个小时后,不少人都昏昏沉沉的睡去。

    李想也闭着眼睛小眯了会儿,就在这时,卡车陡然一个急刹车!

    如同巨兽般的车身剧烈震颤着,甩开一个夸张的角度,在地上拖曳出两道弧形沟壑,尾部的气管不断喷射出白色的气柱以及黑色烟雾,随后几个阀门咔嚓一下开启,无数蒸汽从后方管道内吐出。

    没有坐稳的人都摔了个底朝天,从睡梦中惊醒已经不知道时间和天色了。

    饶是身体素质优秀的他们也都一个个脸色惨白,忍住吐意,浑身被汗水浸湿。

    砰砰砰!

    几下剧烈的拍打集装箱外门的声音过后,几个男人的交谈声细碎的传进来。

    陈凡轻轻扯了下李想的衣角,两人对视了眼,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样的担忧神色。

    不对劲。

    拍打声更加剧烈,交谈声也变成了对骂声。

    外面吵起来了。

    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的年轻人们有几个开始低头交谈,商议着对策,不过大多数人还是屏气凝神,静静等候着。

    哐啷!

    外门的把手被狠狠砸烂!

    李想的心里咯噔了一下,紧闭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