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网红妈咪,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250章 可是,我想你
    “他被邵将军召回北方后,打了一顿,关禁闭了,还没有出来。”李霖说道。

    霍斯爵冷笑一声,“呵。”

    一招致命,这样也敢跟他抢女人。

    李霖见他这充满讽刺的笑意,就差吐出“活该”两个字来表达他特别的幸灾乐祸,默默替邵琛点了根蜡烛。

    “邵将军也真是心狠,唯一的孙子,说动手就动手,据说还是直接上军刑。”李霖又道。

    “呵,是吗?不愧是邵将军,他帮了这么大的忙,改天预约个时间,得带乔麦亲自去谢谢他老人家才行。”霍斯爵嘴角勾着轻笑,说道。

    “……是。”李霖默默的抹了把冷汗,心说:七少,你是故意的吧,让邵琛被教训、关禁闭不够,还要带乔麦去当面气死他吗?

    太狠毒了……不对,邵琛,你惹错人了。

    ——

    乔麦今天的状态很好,几乎她个人单独的每一场戏都一次性过,与别的演员对手戏,也是做到最好的状态配合。

    南欧看出了她的心情不错,在吃午饭的休息间,对乔麦说道:“让霍斯爵留下吧,这样说不定你的戏份能提前杀青。”

    “你怎么知道他来了?”乔麦有些惊讶的问道。

    问完之后,她就觉得自己问的是白痴问题,这游轮是他的,谁来了,他怎么会不知道。

    “那作为老板的你,晚上是不是要给人家放个假?”时斑提问道。

    乔麦眼睛一亮,看着南欧。

    霍斯爵虽然是过来看她,但是碍于剧组了的其他人,他没有直接过来看她拍戏,避免被别人再炒新闻,她能感觉得到,他一直在小心翼翼的尊重着自己,这是让她感到很暖的。

    “把今天排的戏拍完,就收工。作为老板,肯定是要想尽一切办法压榨自己的员工啊。”南欧说着,偏头,凑在时斑的耳边,低声用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霍斯爵让我改了剧本,我就改剧本,改完剧本,我还不能让他体会一下改剧本的后果啊?”

    乔麦:“……”

    时斑:“……”

    “那你不用休息?”时斑阴测测的看着他,用极其嫌弃的口气继续说道:“乔麦跳了七次海,发烧了,第二天就退烧了,感冒前两天也好了。你才跳了一次,就感冒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好。”

    “……我只是不想吃药,好的慢而已。”南欧辩解道。

    “确定不是因为害怕吃药?!”时斑无情的戳破。

    南欧:“……”

    最后,感冒到现在还没有好的老板还是给大家放了晚上的假。

    戏拍到六点收工,乔麦洗完妆后,没有立马回房间,而是问佣人借了厨房。

    在海上,厨房里少不了海鲜,海鳌虾也有不少,她做了四分鳌虾千层酥,又用冰箱里有的材料做了几个霍斯爵喜欢吃的家常菜,顺便熬了点红糖姜片汤。

    做好后,她让佣人把两份鳌虾千层酥与红糖姜片汤帮忙送到3o8,然后剩下的送到3o6房间时,刚好遇到路过的总编剧,游伊。

    “开小灶呢!”游伊打趣道。

    “是啊,吃腻了自助餐的东西了,就随便做几个菜。”乔麦笑道。

    游伊见两个佣人推了两车餐车,有些惊讶,“你竟然这么贤惠,是要和欧少他们开聚会吗?”

    “嗯。”乔麦含糊的应了声,不想让她猜疑更多。

    “你跟欧少他们的关系真好。”游伊羡慕道,这么好的关系,真的不知道是哪个眼瞎的传出欧少不喜欢乔麦的话。

    “你忙,我先上去了。”乔麦含笑,转身往点头走时,正好在拐弯处看到了白露露与她的助理。

    白露露听到游伊的话,表面依旧是她那温柔的笑容,向乔麦打了声招呼。

    乔麦点头,也算是回了招呼。

    她进了电梯,白露露的助理立马八卦道:“谢子衿不是说七少讨厌乔麦吗?看样子,不像啊。”

    白露露看了一眼游伊的方向,依旧保持她温柔的笑容,道:“在背后说别人的坏话不好哦。”

    乔麦上到三层,入住之后的第二天,她就发现了,31o之前的房间里,只安排了3o6,3o7,3o8三个房间住了人,其余的演员,副导演虽然都是住三层,但都是在33o之后的房间,也就是说走廊这边,除了住的人与服务员外,一般别的人不会过来,很明显,入住前,南欧早就有点小心思的安排好了。

    她拐入31o前的走廊,看到给3o8送餐的佣人推着空餐车出来,而给3o6房送给的佣人还在门口,见到她,礼貌的说道,“乔小姐,麻烦开一下门。”

    “餐车给我,你们去忙吧。”乔麦用房卡刷开门,却发现,房间里没人。

    她把餐车推进去,“爵哥?”

    找了一圈,都没人,霍斯爵出去了?

    她拿出手机给霍斯爵打电话,船上没有服务信号,电话拨不出去,只能用船上的wi-Fi,她用微信语音邀请了三次,对方也没有接。

    乔麦心想,他可能出去了,总不能一天都呆在房间里,便先去洗了个澡,出来等他,这一等,就是等到了九点。

    船上外面隐隐传来一阵飞机的轰鸣声,大概再过二十分钟左右,房间门开了。

    霍斯爵刷开房门,没想到房间里亮着灯,接着看到乔麦穿着睡衣坐在床上,背对着门,桌面上摆着几道他喜欢的菜,看样子已经凉了,不由一愣。

    “不是说,不走吗?”乔麦听到动静,没有回头,语气有些冷漠,连给他撒谎说出去转了一圈的机会都没有。

    霍斯爵反手关上房门,“临时有点事,出去了一趟。”

    “其实,是特地过来的吧?”乔麦低着头,看着自己互相扣在一起的手。

    她怎么忘了,昨晚以及今早她离开没有多久后,听到的飞机轰鸣声呢。

    这个男人,昨晚过来,一早就离开,中间呆了只是短短五六个小时,连顿饭都没有一起吃,然后又匆匆的离开,还跟她说,不走。

    不走的意思是今晚再回来吧?如果不是因为今晚南欧好心给放假了,她可能都不会知道,他这么的累。

    “可是我想你。”霍斯爵走到她面前,单膝跪下,深邃的双眸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