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使徒乐园 > 第1章 逃离
    “你给我下来,听见没有?信不信我把楼拆了摔死你?!”

    “略略略,你真当我傻?你拆个试试?”

    一位穿着病号服,皮肤有些白的病人冲着自己的主治医生做了个鬼脸,依旧我行我素,坐在阳台边缘。

    “你给我下来,信不信我把楼拆了摔死你?!”

    王荒穿着病号服,向着坐在阳台边缘的病人吼了一声。

    让年轻医生大跌眼镜的是,在王荒一声大吼之下,上方的病人身子抖了一下,立马乖巧的站了起来,老老实实小跑着下楼,出现在年轻医生的面前。

    “大夫,我们回去吧。”

    小跑着下楼的病人脸上带着谄媚,看向王荒的眼神中带着恐惧。

    “我就纳闷了,为什么我叫你,你不下来,他一叫你你就下来了?”

    范增有些迷茫,不解的询问着眼前的病人。

    “你是不是傻?他是精神病,他真的敢拆房子!”一副看智障的眼神,病人看着远去的王荒,小声对着范增说着。

    听着两人间的对话,王荒脚步一顿,随后若无其事的走远了。

    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抬头看着天空,出一声叹息,“已经三年了,怎么样才能够在精神病院中证明自己是正常人?”

    “如果说刚开始进来的时候,我可以确信自己绝对不是精神病,但现在。。。”王荒神色有些复杂,自己都不敢确定现在自己是什么状态。

    “不管了,反正过了今晚,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王荒眼神中闪过坚定,这个鬼地方自己算是呆够了。

    一路上在王荒回到自己房间的途中,遇见的每一位精神病院的病人都与王荒对视,脸上露出诡异的笑意,嘴角微微上扬,整个精神病院笼罩在一个诡异的气氛中。

    “妈的智障。”

    回到自己房间,王荒伸手搓了搓因为露出诡异笑容而略微有些僵硬的脸。

    没办法,想要融入环境,那么必要的伪装也是要的,毕竟这些人虽然有精神病,但真的不一定就是傻!

    王荒足足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才完善了自己的计划,自然是不容许丝毫差错。

    半夜,王荒从床上翻身而起,双眼露出精光,哪有一丝疲惫的模样。

    不仅仅是王荒,整个精神病院内,一个个病人打开了房间的大门,从其中走了出来,行动悄然无息,执行力贼强。

    这些病人都是王荒在三个月内串通好了的,这些病人的病情算是比较轻的,真正严重的病人也不会被放任可以自由行动。

    一群病人双眼放光,这种事情在他们看来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来人啊。。。”

    “你们怎么跑出来了?”

    “等等,你们要做什么?!”

    “呜呜。。。”

    寂静的精神病院内不断亮起灯光,传来一阵阵的喧闹声。

    半个小时后,医院的大厅中,一群专家主任,小护士,老妈子,一个也没跑掉,全被绑了起来,蹲在地上大眼瞪小眼。

    王荒被一群病人簇拥着走了出来,心中十分得意,“你们先去停车场,先上车,我马上就来。”

    一群精神病人闻言没有犹豫,三五成群,嘻嘻哈哈的走出了医院大门,往停车场走去。

    王荒捂着鼻子取掉了不知道哪个人才塞在院长口中的臭袜子,“呕!你快让他们回来,呕。”苦哔的院长出干呕,实在是太臭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断断续续的说着。

    “晚了,早把我当成正常人放了不就没有今天的事情了吗?”

    王荒撇了撇嘴,眼看着自己距离逃离只有一步之遥,怎么可能放弃。

    “呕,你把他们叫回来,我让你出,呕。。。院!”

    院长气得直哆嗦,这样大规模的病人逃离,绝对会成为一个笑柄,伴随着自己和医院一生,眼下硬来肯定不行,只能够先稳住这个带头的。

    “你是不是傻?算了,我和你说这么多做什么,你们自己玩去吧,我先走了!”

    王荒一愣,感觉自己有些不对劲,按照计划,自己不是应该第一时间就逃走吗?怎么会和这些人说这么多?

    “啪”

    用从院长兜里顺来的打火机点燃一根烟,美滋滋抽了一口,沉默片刻。。。

    王荒有种不好的预感,似乎,大概,可能自己的精神真的出了点问题?

    没有再继续想下去,王荒转身向着停车场跑去。

    当王荒身影消失不见后,一躲在大理石柱后的病人跑了出来,手脚麻利的给众多医护人员松绑。

    “院长,我才是正常人,我真的没有病。”

    周青松忍不住想笑,站在院长面前,向着院长邀功,“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有了这样鲜明的对比,足以证明我是正常人,终于可以出院了!”

    ”哎哎哎?院长你们这是干什么?为什么要绑着我?“

    正在幻想出院的周青松感觉肩膀上传来一股让自己无法反抗的力量,回头看去,只见两个保安正反扣着自己的手,让自己无法挣脱。

    “你正常?不,你有病!”院长看向周青松的目光中带着沉重,“正常人应该和他们一起逃跑。”

    ”我Tm!“

    周青松瞬间懵了,这狗哔咋不按套路出牌?

    早知道自己给他们松个屁的绑,一锤子敲死这糟老头子算了!

    看着准备脱口大骂的周青松,院长眉头一皱,随后灵机一动,捡起地上的臭袜子,以完全不符合他年龄的动作,将臭袜子塞入周青松口中。

    周青松先是一愣,然后露出了感动的泪水,见此院长颇为欣慰,“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

    周青松:“我改尼玛呢?你个老东西刚才不也被这臭袜子熏得眼泪直流?”

    一群医护人员和保安一个个像是脱缰的野马,向着医院外跑去,真要让这么多病人跑了,医院可承受不了来自病人家属的谴责。

    停车场上,三辆大巴车已经动,车上已经坐满了病人,在王荒刚出现在停车场上时,三辆大巴车一辆也没剩,突突突一溜烟跑了!!!

    逐渐远去的大巴车上传出来一阵阵欢声笑语与不知名的歌词,气氛十分融洽。

    呆立几秒,王荒慌了!

    其余人要是被抓回去也没有啥,自己可是带头的,一旦被抓回去,恐怕要在这里待到精神病院倒闭!

    “喂!等等我!我还没有上车呢!”

    王荒穿着个拖鞋,哒哒哒的跑了起来,向着远去的车追去。

    车上,一群精神病笑得直不起腰,“还真以为我们傻呢?这家伙是主谋,我们最多算是从犯,把这家伙扔下,也算是为我们吸引一下注意力了。”

    王荒还在撒丫子跑,就算追不上大巴车也要跑,身后那一阵阵喧闹声已经越来越近了。

    “开什么玩笑,好不容易跑出来了,怎么可能被你们抓到。”

    “哎哟卧槽,谁Tm在马路上挖了一个坑!”

    王荒脚步落下,身子一个踉跄,踏空感传来,让王荒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念头。

    坚硬的路面在这一刻犹如水面,在王荒一步落下时,路面泛起一阵阵涟漪,整个人猛然被路面吞噬,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