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使徒乐园 > 第8章隐身的凶兽
    雄赳赳气昂昂的抓着圆脸胖鸡一只粗壮的鸡爪,将这百多斤的圆脸胖鸡拖行着回到火塘边上。

    为了安全起见,这一处火塘距离王荒所在的藏身之处还有一小段路程,避免因为食物的气味从而暴露自身。

    等将这一只圆脸胖鸡处理好了之后,已经是下午了。

    没有趁手的工具,让王荒处理这一只圆脸胖鸡累得不轻。

    将其用石头分割成小块,放在火塘边烘烤,这些就是接下来的储备粮。

    天气炎热。再加上没有腌制的调料,这一只圆脸胖鸡储存的时间大大减少,但关键时刻也能够成为救命粮。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

    此刻的王荒模样和野人没有太多的区别,衣服早就被划破。

    露在外面的身体充满了野性,这近一个月时间,王荒已经逐渐开始适应这里的生活。

    每天解决了温饱之后,就是抽出大量的时间用来训练自己的体能。

    这个世界本就不凡,再加上每日充足的肉食供应,这些肉食或许比不上之前那一块白色品质的蜥蜴肉,但总归含有一些神秘的物质。

    在两者的帮助下,这近一个月时间里,每天都能够感受到自身的进步,王荒感觉自身前所未有的充实。

    身上已经有明显的肌肉轮廓,双眼有神,整个人的精气神与之前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还有三天时间,三天后就可以回归了。”

    汗流浃背的王荒一屁股坐在草地上,默默地计算着时间。

    应付一般的解决了午饭,王荒准备外出寻找圆脸胖鸡。

    这一段时间中,圆脸胖鸡就是王荒的主要食物,偶尔吃腻了就换下口味,吃个蚂蚁啥的。

    至于心心念念不忘的大龙虾,一想到这里,王荒就打了一个哆嗦。

    龙虾的肉质确实十分的鲜美,比起圆脸胖鸡可口多了,但这龙虾有个不好的地方,那就是吃了百分百拉肚子。

    开始王荒还认为是偶然,贼心不死的又抓了几次龙虾,结果每次吃完之后,都蹲坑蹲得双腿软。

    没有任何调料,味道可想而知,但为了满足自身高强度运动之后所需要的营养,王荒还是咬着牙尽可能的往嘴里塞,嘴巴都快淡出鸟来了。

    “今天看样子要走远一些了,奇了怪了,这么久了,都没找到一颗圆脸胖鸡的蛋,难不成这是胎生动物?”

    王荒在附近转悠了两圈,没有现圆脸胖鸡的踪迹。

    “喔喔!”

    一道熟悉的叫声传来,让王荒露出笑容。

    还是高估了食物储存的时间,吃不完在这炎热的天气下,三天左右就彻底坏了,让王荒不得不继续打猎。

    这样一来,附近的圆脸胖鸡可谓是倒了大霉。

    王荒现在对圆脸胖鸡的习性已经十分了解了,单独行动,嗅觉出色,好奇心特别强!尤为记仇!

    利用这一习性,王荒屡屡得手。

    拨开草丛,看着前方低头啄着草籽的圆脸胖鸡,王荒动作十分娴熟的开始引怪。

    一颗拳头大小的石头精准的砸在圆脸胖鸡的脸上,将这一只圆脸胖鸡含在嘴里的草籽都给砸出来了,下一刻,不等这一只圆脸胖鸡反应过来,王荒拔腿就跑。

    很快王荒爬上一颗大树,手中的棒槌已经被盘出来光泽,十分顺手,让王荒一直没有更换。

    等了好一会,王荒都没有见圆脸胖鸡追上来,不由得有些疑惑。

    “被我甩掉了?”

    王荒摸了摸后脑勺,刚准备下树去看一下。

    就看见一只圆脸胖鸡迈着两条大长腿哒哒哒的跑到了树底下,和人一样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副跑不动累坏了的模样。

    王荒一喜,这角度简直完美,跳下去就能一棒槌敲死这只圆脸胖鸡。

    没有犹豫,从树枝上一跃而下,双手握着棒槌,高举过头顶。

    “砰!”

    王荒懵了,这树枝离地三米左右,但王荒看了眼下方,再回头看了看后方自己跳下的那一根丫枝,心中寒。

    王荒现自己现在所在的高度,与背后那一根树枝的高度几乎是持平的!

    在王荒心神震撼中,就见到原本空一物的脚下光线开始扭曲起来!

    一块块巴掌大小的鳞片开始浮现,几乎在瞬间,一头庞然大物就已经完整浮现出来!

    而王荒所在的地方,正好是这一头庞然大物的背上!

    这是一头高达三米左右的巨兽,形状如同恐龙!

    赫然是一头会隐身的凶兽!

    而王荒好死不死向下跳的时候,正在跳在这一头凶兽的背上!

    特殊的脖子让这一头凶兽的头颅能够转动到身后,如一个马车轮子般庞大的头颅与王荒只有半米不到的距离。

    王荒能够看见这凶兽那锋利的牙齿,牙齿缝隙中还残留着不知名生物的血肉残渣,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这一头凶兽也是有些懵逼,自己追着一只圆脸胖鸡好好地,眼看着就要得手了,这突然蹦到自己背上的是个啥玩意?

    下方的圆脸胖鸡原本绝望的逐渐溃散的眼神在这一刻爆出了强烈的求生欲,似乎自己还能够抢救一下?一个胖鸡打挺,翻身而起,动作利落,一气呵成,一溜烟就跑没影了,半空中只剩下几片鸡毛缓缓飘落。

    看着这凶兽嘴边逐渐张开,以及浮现出来的涎水,王荒沉默了,向着这一头凶兽露出一个笑容。

    下一刻,毫不犹豫的抡起早就准备多时的棒槌,一棒槌敲在这头凶兽的脑门上!

    做完这一切,趁着这一头凶兽还有些懵逼,王荒跳回到了树干上,毫不犹豫向着上方攀爬!

    “嗷!”

    被打得脚下踉跄后退了两步的巨兽愤怒了,张开血盆大口仰天咆哮,声音带着金属质感,冰冷,残暴!

    “轰隆!”

    下一刻,这一头身高三米的凶兽狂了,缓缓后退,猛然奔跑起来,用庞大的身子狠狠的撞击在这一颗树木上!

    “哗啦啦!”

    大树猛然间抖动起来,无数的叶子唰唰落下。

    王荒及时抱住一根粗壮的枝丫,这才没被摇晃下来。

    这个世界似乎一切都是巨大化的,几十上百米高的树木在这一片丛林中只能算是一般。

    王荒选择的这一棵树高度在附近并不出色,但这一颗大树却足够粗壮,最粗处怕是要数十人才能合抱!

    看着下方一次次撞击着大树的凶兽,王荒心中松了一口气。

    持续数十次撞击之后,下方的凶兽身体表面已经有破损了,流出鲜红的血液,身体的疼痛让这一只凶兽清醒了过来,冰冷的竖瞳盯着上方的王荒,然后身躯在王荒的注视下逐渐化为虚无,不见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