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使徒乐园 > 第19章清场!
    “你,你神经病啊?”

    林青怎么也没有想到,王荒没有对身前的剑客出手,反而对自己出手。

    讲道理,林青一开始也想过坑王荒,但在被王荒救下的时候,林青是真的没有任何的想法,也打算履行自己的承诺,今后以王荒马是瞻。

    原本林青认为自己高人一等,有良好的出身,实力也是不凡,对在场的人都看不上眼。

    但现实给了林青一耳光,这些人聚集在一起,在这名剑客的带领下围杀自己,手段层出不穷,让林青认识到自己的不足。

    林青死不瞑目,没有想到王荒这是什么操作,先是把自己救下来,然后再杀了,简直是欺人太甚!

    剑客;“???”

    懵逼了,剑客也不知道王荒这是什么操作,原本一个王荒就让他感到了巨大的压力,王荒像是一柄锋利的剑,随时可能对着自己破绽出手,再加上一个实力不弱于自己多少的林青,剑客都在寻找机会,让其余人做自己的替死鬼,自己准备远离王荒苟到最后了。

    结果没有想到,刚才还有联合趋势的两人,瞬间就死了一个。

    这种操作秀得剑客脑瓜子疼。

    一剑干掉了林青之后,王荒也是陷入了沉默,看着死不瞑目的林青,王荒给了一个歉意的眼神,“不好意思,杀顺手了,我也没想到你这么弱。”

    “想来,你要是知道我现在诚恳的向你道歉后,肯定会原谅我的是吧?不说话那我就当你默认了。”

    王荒自顾自的说着,神色充满了歉意。

    “疯子!”

    看着有些神经质的剑客暗骂一句,不说林青会不会气得诈尸,就连自己也是为林青感到不值。

    同时剑客也是怕了,这种精神病做事完全没有任何的逻辑,招惹上这样的人简直是恐怖。

    “怕不怕?我疯起来连自己人都砍?”

    王荒笑眯眯的对着四周众人说着,一袭白衫被鲜血染成血红色,犹如地狱中爬出来的噩梦。

    怕啊,怎么不怕,一群人腿肚子都在打颤。

    剑客缓缓后退,让人群把自己包裹住。

    以王荒为中心,四周直接空出来一大块区域,没有人敢停留。

    见到没有人来找自己麻烦,王荒随手扯出来一具尸体,一屁股坐在上面,短剑杵在地上,手托下巴,看着四周的战斗。

    战斗越激烈,浓郁的血腥气飘荡,让院落中血流汇聚成小溪,流入院子的池塘中,染红了水面。

    “考核结束!”

    一群人都已经杀红了眼,一道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还活着的人环顾四周,现自己活下来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停下了杀戮,与还活着的人相互之间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

    “恭喜你们。。。”

    “人数是够了,但是时间还没到呢。”

    一道声音打断了中年将军的话,让众人不由将目光投向声音传来之处。

    “放肆!”

    中年将军身边的亲卫大怒,手臂抬起,一群甲士纷纷将刀兵抬起,对准王荒!

    “退下。”中年将军饶有兴趣的看向王荒,好久没有见到这么有野心和血性的年轻人了,要是不死,倒是可以投资一下。

    “诺。”

    亲卫有些不甘,向着王荒怒目而视,认为王荒挑衅将军的权威。但将军亲自话了,也只能作罢,但也别想自己给王荒什么好脸色看。

    “现在你们都是已经通过考核了,你确定还要继续吗?”

    中年将军询问了一遍,目光如剑,锋芒毕露的扫视众人。

    “你疯了!我们已经通过了考核,就这样子皆大欢喜不好吗?”

    “狂妄,你很强,但你确定能够挡住我们联手吗?”

    还剩下的人站了出来,向着王荒难。

    经历了恶战,还能够活到最后的人都不是弱者,但也不想节外生枝。

    一个浑身伤痕的刀疤脸女子沉默,没有说话,冷眼旁观,如同一头孤狼。

    一个屠夫转动着手中的杀猪刀,眼中露出跃跃欲试的神色。

    其余人尽数反对,好不容易通过了考核,他们怕了,害怕再战下去自己会死,眼下已经通过考核,前途一片光明,为什么还要打打杀杀?

    “这种人不是疯子,那就是变|态,疯子行事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利益驱动,而变|态不同,变|态是主动,是为了享受杀戮的乐趣。”

    在四周的甲士中,也有使徒存在,他们的任务和王荒不同,所获得的身份,和阵营也可能不同,此刻这些人都是打定主意,以后离王荒远一点。不管王荒属于哪一类,都不是什么好鸟。

    王荒也在观察着众人,当看见屠夫和那刀疤脸女子没有任何表态时,王荒暗暗点了点头。

    王荒也不是脑子一热,就决定清场的。

    在之前中年将军宣布了规则之后,王荒脑海中就开始出现了这个念头。

    原因很简单,还有什么比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更加能够得到陈留侯的重视?

    更别说,这些人都是与自己是竞争关系,并且能够活到最后的,哪一个不会有着自己的骄傲,要是分到同一个部门,那么就算王荒成了这些人的上司,这些人表面不敢如何,但背地里肯定会不服气,同样都是考核中活到最后的人,凭什么自己要低人一等?

    或许不会生这样的事情,但是王荒不在乎,王荒要的就是绝对的一言堂,没有任何敢于质疑,和拖后腿的人存在!

    直接选择在现在就将种种可能扼杀在萌芽中!

    “为什么不继续呢?”

    听见中年将军的允许,王荒也是露出一个笑容,脸上还沾染着血迹,一缕头被血浆包裹,有滴滴血液从头上顺着脸颊滑落。

    最大的担忧就是这将军不允许再继续杀戮,既然现在已经得到了答案,王荒也是露齿一笑,森寒的剑光惊艳世人!

    “一起上,杀了他!”

    其余人对视一眼,纷纷在心里暗骂王荒是疯子,但看着没有任何表示的中年将军,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开始厮杀,一人振臂一挥,还活下来的众人纷纷向着王荒冲去!

    没有任何绚丽夺目的剑术,王荒身子在人群中纵横,各种基础的剑术,或挑,或切,一把短剑杀得众人心寒!

    “噗!”

    一把杀猪刀从后方飞来,将一个围攻王荒的人拦腰斩断!

    “这种围攻的事情,我羞于你等为伍。”

    屠夫伸出手指挖了挖鼻孔,满不在乎众人投来的愤怒目光。

    “好你个郑屠夫,看你浓眉大眼的,没想到也是个卑鄙小人,我们围攻你不耻,但是你在背后偷袭还这么理直气壮,简直是不当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