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使徒乐园 > 第20章切瓜砍菜
    屠夫对此嗤之以鼻,“我凭本事砍的人,凭啥说我偷袭。”

    “无耻之流,兄弟们,一起上,砍死这两个!”

    一人鼻子都气歪了,招呼着一群人分开,四人向着屠夫冲过来,其余几人围杀王荒。

    王荒也是受到了很大的压力,远远不像是自己现在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这些人能够活到最后,能力毋庸置疑。

    整体的数据估计除了敏捷不如王荒之外,其余的属性和王荒相差无几!

    王荒只能靠着敏捷游走,时不时的出剑,到了现在这种程度,想要一剑秒杀一人,王荒能够做到,可这样的下场就是被其余几人的攻击笼罩,铁了心要下杀手,就会面对其余几人的攻击。

    王荒并不想把自己搭进去,“既然这样,那就没办法了,正好可以试一下我的技能。”

    王荒不能再拖下去了,不得不冒下险。

    毕竟原本考核已经可以算是结束了,是自己强行提出来继续考核的。

    要是虎头蛇尾,哪怕王荒最终以一敌众坚持到了最后,给人的感觉也是夸夸其谈,虚有其表,反而是让人生厌。

    既然已经决定清场,那么自然要以压倒性的力量一举击溃众人,这样一来,对王荒的重视程度也会再上一层楼!

    王荒出现在一人前方,手中短剑表面闪过一道暗淡的光芒,向着这人一剑落下!

    “哼,天真,想要以我作为突破口吗?”

    被王荒攻击的那人没有慌张,能够感觉到王荒这一剑并不是试探,而是全力以赴,冷笑一声,手中的奇门兵器抬起,想要挡住王荒这一击。

    在不断的试探中,这些人已经明白了王荒的虚实,除了速度比众人快出一截之外,力量之类的相差不大。

    只要自己能够挡住这一剑,拖延个刹那,其余人的攻击就会封锁王荒四周!

    这人手中一面银色的盾牌,此刻在咔嚓声中,盾牌突然向外伸展,露出盾牌边缘一道道齿轮一般的凹槽,这是专门为了卡住敌人兵器所打造的!

    “舍命一击!”

    王荒毫不犹豫的激活了技能,这就是王荒说的冒险!

    【舍命一击!被动技能LV5(使用此技能有5%几率触发1倍暴击伤害!)】

    对王荒来说,这技能的等级太低了,暴击的几率也低,所以一旦没有暴击成功,那么就很容易陷入危险状态,比如现在。

    要是没有暴击,那么王荒就算能够脱身,也会被四周的众人留下点什么。

    但杀红了眼的王荒没有想那么多,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犹如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一剑挥下,坚固的盾牌应声而裂!

    “噗嗤!”

    盾牌一分为二,切口处光滑无比,连带着盾牌后的那人也是眉心出现血线,整个人身子一分为二。

    王荒身子自分开的身体中穿过,躲过了后方几人的攻击!

    福至心灵的,王荒接连动用舍命一击,除了中间失败了一次,胸口被一把刀划开一条伤口之外,次次暴击,直接将围杀自己的人尽数斩杀!

    暴击率是个很玄奥的东西,不是说5%的暴击率就是一百次里只有五次成功,这个几率是个大数据下的平均几率。

    除非是1oo%暴击率,不然就算是99%暴击率也有可能一次都不暴击。

    王荒瞬间明悟到为什么刺客会专门多出来一个运气的属性了,就是为了让这个暴击率更加的平衡。

    有了运气这个属性的加成,就算是特别倒霉的人,选择刺客后,在运气属性足够高的加成下,也能够达到这个平均的暴击率数据!

    王荒亲身体验过后,觉得刺客后面的介绍是应该再加上一句(只要暴击倍数足够多,暴击率足够高,就算是神也能杀给你看!)

    王荒这里手起刀落,在暴击下如切瓜砍菜,但屠夫那里就是险象环生,一道道伤口出现在屠夫的身上,但屠夫却浑然不在意,豪放无比的笑声响起,“爽,来来来,再来!”

    “砍你们可比砍猪够劲,猪劳资早就砍腻了,砍砍人也不错。”

    粗壮的手臂直接扯过来一个人到身前,代价是背上又被砍了一刀。

    噗嗤!

    屠夫手中的杀猪刀很稳,没有丝毫颤抖,一刀抹了这人的脖子,毫不在意的扔到一边,煞气翻滚!

    “需要我帮忙吗?”

    王荒没有贸然加入他们的战斗,只是在一旁持剑而立。

    “哈哈哈,这些土鸡瓦狗,我自己就能解决。”

    屠夫拒绝了王荒的好意,而围杀屠夫的三人则是慌了神。

    屠夫的实力可不弱,众人在面对屠夫的时候都不敢分心,全神贯注,没有注意到王荒那一边的情况。

    直到王荒出声,才引起这些人的注意。

    三人一下子就慌了,纷纷在暗骂围杀王荒那一群人,真是废物,前后不过几分钟,就直接被王荒一个人杀穿了。

    王荒虽然没有加入战斗,可王荒站在旁边就是一个巨大的震慑,都是成年人了,这三人可不相信王荒会真的就站在旁边。

    因此三人在面对屠夫的时候,还要分心防备着王荒突然杀进来。

    分心之下,被屠夫找到机会,只是十几个回合,就已经只剩下一个人了。

    剩下的这一个人心理已经崩溃了,被屠夫步步紧逼。

    咬牙之下,这人也只能够赌王荒是真的不会插手这场战斗,向着王荒迎面而来,想从王荒的身边闪过。

    铮!

    一道剑吟声响起。

    扑通。

    那人跑出去几步,身子发软,跪在地上,头颅转向王荒,嘴巴一张一合,冒出大量的血液,似乎在说你不是不插手吗?

    “天真,你是怎么长到这么大的?”

    王荒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撇撇嘴,我说啥你就信?

    “咋的?看啥看,你想和我打一架?”

    看着屠夫怒气冲冲提着杀猪刀过来,王荒神色不善的看向屠夫。

    听到王荒的声音,屠夫神色一僵,有些心虚的将杀猪刀藏在背后,“我只是想过来看看这孙子死了没有,没死我再给补上一刀。”

    屠夫憨厚的扣了扣脑壳,露出一口大黄牙。

    王荒也没有计较,转身看向中年将军,没有说话。

    “时间还没有结束,不继续了?”

    中年将军对王荒十分感兴趣,这是一个值得投资的人,因为语气难得的和善。

    “不了,虽然不知道加入聚贤庄之后我会担任什么职务,但是总得有两个手下使唤吧?”

    屠夫和这个刀疤脸的女人十分合王荒胃口,当做手下使唤也不错。

    听着王荒的话,刀疤脸女人眉头一皱,但也没说什么,沉默了下来,默认了。

    屠夫横着脖子,刚想嚷嚷两句,凭啥我就成你手下了,我同意了吗?结果话还没说出来,就感觉背后发寒,有一股杀气袭来,小声嘟囔了几句,委屈得像一个两百斤的胖子。

    “随你吧,来人,带他们下去洗漱一番,这个样子面见侯爷可是失了体统。”

    中年将军也只是对王荒散发了一些善意,吩咐了手下亲卫之后,在甲士的簇拥下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