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 第十章 那么,你又如何称呼于我?(2/2)感谢番茄加柠檬的万赏
    云千风等人乘坐在大鹏的背上,那鲲鹏只一振翅,掀起了无数狂风,背负着数十人,以及前往天庭所要交易的货物,以恐怖的速度朝着东方而去,肉眼可以看到,巨大有若垂天之云的双翼下,有着大团大团的狂风呼啸。

    云千风心中牢牢记住了赵离嘱咐他的事情。

    前往东方,提前便要展现出自身的存在,自有天庭的人来。

    且要主动前往拜访三位存在。

    前往西定真洲花果山,拜访齐天大圣的转世之身,那里还有老迈长者,要以礼相待。

    前往城隍鬼域,拜访酆都北阴大帝。

    前往西越平洲,拜访东皇太一。

    云千风将这三个名字在心中念了许多次,记得熟了,站在了大鹏鸟的背上,看着远处的风景,天地一线,无尽辽阔,心胸不由得大开,有对于未来的渴望和期冀浮现心中。

    “天庭……”

    赵离站在云中秘境的云台上,看着鲲鹏远去,心中自语。

    终于算是踏出了这一步。

    他在这里一月有余,中间已经召开过一次天庭众仙会。

    所以知道,地府已经开始尝试了无常勾魂,以及初步加紧了城隍鬼域的规矩,开始控制生灵和命魂的进出,虽然还没有到生灵不可入,鬼物不可以出的程度,但是也比之于先前更严苛了许多,成效颇丰。

    自然,也已经招惹来了诸多的暗中抱怨和不满。

    让其余的鬼修势力心中大喜。

    而姬辛也已经从姬武那几人处得到了姬氏对于地府行动的许可,将那卷宗趁着这一次天庭的众仙会交给了钟正,也因此,地府才能够如计划展开行动,不过,大周似乎有使节前往了元朔,要姬辛前往大周帝都做质子。

    按照寻过一次,姬辛直接拒绝,彼此发生了一定的摩擦。

    这一次,蓬莱仙域前往寻天庭。

    必然会对原本的局势造成无比巨大的冲击。

    无论是天乾元朔城,一地诸侯和大周对峙权衡的局势,还是地府和众鬼域的关系,都会引来剧烈震荡,也算是他对于九洲大势的远程影响,论及布局落子,草灰蛇线,伏笔千里,他自然不是那些老油子的对手。

    对手布下的局不知道多少人苦思冥想,不知彼此多少往来。

    也不知道经历几十年,还是上百年的苦心经营。

    早就已经盘庚错节,步步为营,难以破去。

    一部踏错,就会陷入对方的节奏当中,一步错,步步错,无比被动。

    他赵某人肯定比不过。

    只是,这不过一棋局,不若起身拂袖,让那满盘黑白子全部坠地叮当响,然后顺手摆上对自己有利的局面,那些勾心斗角的家伙们,大概是在一个地方待得太长了,真的把这个世界当成了棋盘……却忘了凭什么要按照你的心思走?

    不想下的棋,大不了掀了他。

    蓬莱仙岛突然出现,让你们原本的计划直接乱成一锅粥。

    至于为什么让云千风去找那三个?

    因为知道蓬莱仙岛代表着什么意义的,也就那三个了。

    赵离神色平和,然后有些遗憾,他其实还想要让云千风等人再以蓬莱仙岛的名义去见姬辛,说他有君王气,是天上紫微星君降凡,再和身为紫微星暗面的北阴帝君联系起来,龙宫地府,足以造出泼天大势。

    不过这一步来说对于姬辛而言,还太早了些,大概率是不利影响更大点,赵离虽然心动,也只得作罢。

    赵离收回视线,眼神平和,耳畔听得到嘈杂的低语声,先前云鲸化鹏鸟,振翅九万里的一幕,整个云中秘境的云中族人都看得清楚,也听到了他所说,要让云千风等人以东海蓬莱之名前往天庭,这无疑是敲定了这一月来尘嚣而上的谣言。

    族中的圣兽云鲸化作鲲鹏。

    那位来客也道出蓬莱一脉的名字。

    众多云中族人再不怀疑,他们心中都忍不住惊叹震动。

    原来云中一脉真的是蓬莱仙域的传承。

    原来圣兽云鲸的真容是那样一只无比神俊庞大的鹏鸟。

    赵离徐步下来,打算先回到住处休息一下,见到旁边那须发皆白的云中族大长老,那老者踏前一步,挡在他的前面,微微一礼,轻声道:“徐福道友,族长有交代,在他出发之后,要请您去一个地方。”赵离心中略有诧异,面容神色温和,点了点头。

    跟着那老者而行,前往的地方却是云中族的圣地,也是祭祀的地方。

    那里有白玉般的台阶组成了九十九级的祭坛,上面有着古朴而繁盛的云纹,一直铺展开来,最核心处是一座高达十丈的古朴石碑,上面写着古朴文字,偶有残缺,灵韵十足,是云中一脉现在修行着的古代法门。

    那老者一边走,一边解释道:

    “族长说,道友给我云中一脉带来了破局之路。”

    “虽然开口要了三千年的利益,也是要我们成功和天庭联系上,才有可能,若是失败的话,那么道友就相当于是一无所得,我们倒是白白占了便宜,我云中族可万万不能做这样的事情,所以,在这之前也要预付给道友一些酬劳。”

    “我们没有什么比得上道友所讲述的古代历史,那些古代法宝和灵材虽然不错,也无法和道友所说的成仙之法相提并论,拿着那些做酬劳,岂不是在侮辱道友么?”

    赵离嘴角抽了抽,心中默默道,其实古代法宝也可以,倒不如说更好来着。

    如果不是担心崩了徐福人设,赵离都要开口拦着这老人,说其实给点灵材也还成,做生意的,不嫌弃这个,如果实在过意不去,可以多给点,可考虑到刚刚才点化鲲鹏,就搞出这样一处,有点不大对应徐福表现出的位格,只能憋着。

    老者抚须自顾自地笑道:“所以我们商量了许久,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这代代相传下来的功法,才能比得上道友传法之恩,还请切勿推辞。”

    老人指了指那石碑,这里是云中族的圣地,处于最为寂静的云海深处。

    方圆千里都安静无比,只有云雾缓缓流动,如同仙境。

    赵离听得出老者话语中的诚恳,既然对方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也不曾再推辞。

    微笑着道了一句却之不恭,伴着那老者一起走上了云阶,一边走,一边看向那石碑上的文字,讲述远古修行之道,赵离一眼就能看得出,这功法到最后竟也能修成元神。

    然后才成仙。

    是以自身三魂七魄,纳入云海,形成一座云上仙宫。

    云气聚散是寻常,等到什么时候云气永聚不散,成一真仙宫,便是大成。

    宫中登仙是元神。

    是御物,是御神,虽然算是取巧之法,却也是效法天地自然,相当不凡,只是这种修行的方法对于一颗道心的要求很高,如果悟性不够,无法领悟的话,终其一生,那云上仙宫也就只是云气所聚,终有一日要散去的。

    所以云千风等人才始终困在仙境之前,无法踏前。

    赵离心中若有所悟,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对于八九玄功也有了更深一层次的领悟,正在此刻,他腰间那一枚蕴含有东皇太一气息的玉佩突然出现异动,微微浮起,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声音化作涟漪,猛然扩散,一瞬间掠过云海。

    本来漫卷漫舒的云海陡然凝滞,连风都停住。

    赵离眸子微缩,下意识看向了那石碑处,直到这个时候,那位云中族的大长老才发觉了不对,面色微微变化,看到了整片浩大的云海,以那石碑所处的位置为中心,突然开始剧烈翻腾起来。如同是在那里孕育着什么。

    云海翻沸,气象浩大。

    老者一生到现在有千年岁月,从十岁就来过这里,从没有见到过这种异变,一时间都看的呆了,赵离负手而立,衣摆被风刮得往后,发出短促的哗啦声音,双眸看着前方异变发生的位置,脑海当中思绪涌动。

    玉佩里东皇太一的气息被引动了,那么也就是,这异变要么和东皇有关。

    要么,就是更广而泛之的那一种联系。

    和先天神有关系。

    云气猛然朝着内部坍塌压缩,形成了两名下半身是云雾,而上半身则是魁梧男子的生灵,穿着银灰色铠甲,手持长钺,面色威严,有浩大的气息涌动出现,两名男子往两侧退去,石碑崩灭,化作了第一百级台阶。

    其上有云气聚散为人,穿白衣黑发,眸子低垂下来。

    大长老忍不住身躯颤抖,下意识地半跪在地,头低垂下。

    心中出现巨大的震撼,大脑一片茫然,当下已经猜测出了这男子身份。

    而那一道视线没有在他身上停留,而是继续掠过,最后落在了前面的赵离身上,视线微顿,然后陷入巨大震撼的大长老听到一道清冷的声音徐徐响起:

    “……是哪位朋友,来我域下。”

    “为何不以真面目前来?”

    老者瞳孔骤然收缩,大脑轰的一下,瞬间一片空白,然后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让他震动到神魂颤抖的想法——他们一直认为,这位徐福应该是和天庭相关的游商,实力是仙境,所以才能知道那么多的登仙之法。

    但是也不可能有太高。

    若是实力无比强大,如何会来和云中族来做生意?

    若是足够强大,又何必说,不通大道?

    但是现在……

    老者心中震动,还带有一丝丝的不敢置信,然后听到徐福熟悉的笑声,一如当日轻描淡写,温和道:“哪里有什么真面目假面目?一切不过是外相罢了,我便是我,你便是你。”

    “道友以为如何?”

    道友?

    老者闭上眼,心中的猜测化为真实,数万年,乃至于十数万年都沉寂的祭坛,今日会因为这徐福而动,其身份显然不可能是那么简单,他脑海当中思绪翻腾,无数念头涌动,联系先前所讲述那瑰丽无比的古代历史,联系到那云鲸化鹏。

    他心脏重重跳动着,脑海中却形不成一个确定的想法。

    但是赵离却知道,眼前这不知道身份的像是会苏醒,大概率是因为另外一尊先天神的气息靠近,东皇太一给予自己用来确认天工位置的气息,此刻反倒是起了其他的作用。

    赵离说出的话,那云气化作的男子不置可否,道:

    “那你是为谁而来?”

    赵离微笑道:“在下徐福,不过是一介游商。”

    “此行出来,是因东皇帝君太一相托。”

    那看不清容貌的先天神嗓音清冷,道:

    “哦?东皇太一。”

    他未曾继续下去,平淡道:“既然来了,那便上来,喝一杯云茶。”

    云气聚集,化作了台阶,一直延伸到了赵离的脚下,上面有着玉色的云纹,其上氤氲仿佛雷霆,不是其他,正是逸散而出的权柄,若是寻常人,根本就踩踏不上去。

    赵离心中做出判断。

    性格清冷多疑,和东皇太一截然不同。

    东皇太一有眷族是天工一脉,云族也有供奉祭祀的先天神,难道说,遁世的那些种族,都是如此吗?那人族妖族为何没有?还是说,这些天工,云族,曾经也是人族,只是因为追随了先天神的道路,才发生了变化,彼此渐行渐远吗?

    赵离心中浮现出诸多的想法,抬眸看着那男子,注意到了身后的老者。

    云中族大长老云移正低垂着头,突然察觉到扑面而来的气息有些削弱,虽然心中知道要克制自己的好奇,但是已经太迟了,他下意识抬起头来,下意识看向那传授族中妙法的徐福,看到了那男子一如既往。

    笑容温和,双眸平静,微微颔首。

    “还请为在下保守秘密了。”

    云移怔住,下意识点头。

    然后看到徐福转过头,踏上了那蕴含有让云移心中恐惧气息的台阶。

    赵离身上的伪装在权柄的冲刷之下登时崩溃退去,甚至于感觉到了刺痛,为了保护自身,他不得不将白色空间容纳于自己的魂魄,开始吞噬那蕴含于台阶上的权柄,往上走去。

    在云移的眼中,那穿着短打劲装,模样温和的男子一步步往上。

    面容逐渐发生变化,变得更为年轻,面庞线条变得凌厉,双瞳墨色,从温和可靠,变得充斥有丝丝锐气,本来偏向浅褐色的头发变得纯黑,然后生长至腰侧,原本的衣服被溢散的权柄覆盖,仿佛化作白色广袖,哗啦一声陡然朝着后面飘动,袖口云纹流转。

    双瞳因为容纳画卷,神韵暗蕴,气度变得淡漠冰冷,仿佛苍天。

    转眼之间,从温和可亲的游商,化作了有若天穹的青年。

    赵离一步步上前,面对着那先天神而坐,一者缥缈清冷,一者浩渺淡漠。

    这一幕落入了云移的眼中,冲击之大让他几乎失神,脑海中几乎是下意识地想到了先前赵离所讲述的,那些瑰丽灿烂的太古神话,他现在几乎有着,太古的传说在眼前重现的震撼感。

    那先天神随意抬手,给赵离一杯茶,嗓音清冷,道:

    “东皇太一,他什么时候,也开始在意名字了?”

    先天神是天道侧面的人格化,自然不需要名字,他们也有诸多名字,诸多的称呼,赵离饮茶,以白色空间吸纳其中的元气,敛眸,嗓音平静,淡淡道:

    “四方之最贵为东,众生之最尊为皇,是为东皇。”

    “太一之始,是为东皇太一。”

    先天神微有诧异,道一句原来如此,然后看向此刻气度淡漠的赵离,自然而然地道:

    “那若以此法称呼我,该如何?”

    赵离思绪微顿,抬眸,看着眼前男子,开口,于是有平淡的声音落入四方,落入了云移耳中,让他心中震动,让他脑海一片空白,无法思考,失去自我——

    “云中君。”

    ……………………

    龙族海眼秘境。

    一名青年坐在椅子上,面容清俊,却散发出一股挥之不去的腐朽气,不时地咳嗽一下,那种腐朽气就更重。

    睚眦现在毕恭毕敬地站在这青年的背后,心中相当地畅快。

    他一个半月前气的厉害,索性回到了龙族海眼。

    觉得懒散带着也不好,恰好知道有一位比起敖广辈分都大,只剩下出一次手机会的老祖宗要奔赴一场机缘,若是顺利,某种意义上算是可以延寿,于是他争取到了侍奉追随着这位老祖宗身旁的资格,无论如何,伺候长辈,也比在城隍鬼市受那窝囊气好。

    正想着,有声音传来,有龙族同辈低语道,“来了!”

    睚眦挺直腰背,露出从容微笑,打算为即将到来的那位传说中的强者留下一个好印象。

    他抬起头,看到了有着周回数十万里幽冥纹路的黑色长衣,看到了墨玉的发髻,看到那凌厉慵懒齐备的面容,看到那男子视线落向了自己,嘴角勾起,脸上浮现出一种混合着从容和淡淡玩味的微笑。

    “又见到汝了啊。”

    “镇狱天龙的仆役……”

    睚眦感觉到自己脸上的笑容,一点点凝固下去。

    ps:今日第二更……

    感谢番茄加柠檬的万赏,还有其他打赏的书友,明天一起感谢

    第二更五千字,加起来上万字了,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