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这个大佬有点苟 > 第292章 夜宴(第二更)
    演武场四周,所有人看着地上打滚的秋顾城,眼神都是有些呆滞。

    本以为秋锦玄、秋顾城之战,应是一场龙争虎斗,十合之限,难分胜负,至多一方陷入劣势。

    毕竟,关于秋家这两个年轻人的实力,在场的人们都很清楚,一直是不相伯仲。

    哪怕这些天,有一方对于石碑剑痕的领悟有突破,想在十合之内分出胜负,也是不可能的。

    然而,世事就是这样出人意料,秋锦玄轻松碾压秋顾城,且领悟了【潮汐浮影剑】的剑意。

    秋家继承人之争,甚至还没进入到决赛,就已经落下帷幕……

    “秋锦玄,你对顾城,怎可下次……”

    此时,看台上一个秋家老者脸色冰冷,开口喝斥。

    但是,话刚出口,就被秋老家主打断:“好。想不到锦玄你,彻底领悟了石碑剑痕。我倒是小看了你……”

    听到老家主发话,在场许多秋家高层脸色难看,他们都是支持秋顾城的,现在这情况太糟糕。

    秋锦玄躬身,道:“家主让我们全力施展领悟的剑意,我一时没收住手,再者,领悟【潮汐浮影剑】才几天,难以驾驭,伤了顾城,是我不对。”

    周围,所有人都是点头,秋锦玄应答得体,言语找不出什么毛病。

    再者,秋老家主都发话了,难道谁还敢站出来,有什么异议么?

    林川看着秋锦玄,暗自点头,这几天观察下来,秋锦玄确是不错的合作者。

    看台上,秋老家主环顾一圈,问道:“你们谁有信心,在石碑剑痕的参悟上,胜过锦玄,现在就站出来。”

    “哪怕与锦玄相差不大,也可以站出来……”

    场下,秋家一众年轻人都是无奈,目睹秋顾城的惨败,他们谁还敢站出来。

    秋老家主等了一会儿,见无人出列,直接宣布,秋锦玄为家族继承人。

    “恭喜老家主!”

    “恭喜秋老,秋家后继有人!”

    ……

    在场各个家族纷纷道贺,秋锦玄刚才展现的实力,让他们稍微有了点信心。

    如果秋锦玄能继承秋老家主衣钵,修成【潮汐浮影剑】,秋家就算衰落,也会让人忌惮。

    毕竟,六星剑技【潮汐浮影剑】的威力,在各大贵族心目中,都有着敬畏。

    “今夜宴会,诸位也请赏脸……”秋老家主说道。

    在场众人纷纷点头,表示一定到场,秋老家主的宴会,这是必须到的。

    事实上,这场宴会早在一月前,就定下了日期,让秋家新任继承人露脸的,只是谁也不知继承人是谁。

    “锦玄,你过来。”秋老家主招手。

    秋锦玄赶忙上前,向秋老家主行礼。

    “这是我老友巴塞大师,你记住,以后要向对待长辈一样,对待巴塞大师。”秋老家主指着巴塞大师,笑道。

    “巴塞大师。”

    秋锦玄恭敬行礼,是秋家见长辈的礼节。

    巴塞大师看了看秋老家主,摇了摇头,知道老友的意思,微微颔首,算是受礼了。

    周围,在场的各大贵族成员目光闪动,暗叹成为秋家继承人的好处这就来了,一位机械大师的长辈,这好处真是有点大。

    秋老家主又看向林川,笑道:“你要是不介意,当我这不成器小辈的老师?”

    这老狐狸……

    林川一愣,看了看秋老家主,暗骂不已,果然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这些天秋老家主以贵宾礼待他,各种礼物都送过来,就是考虑着这一刻呢。

    “我这年纪,当人老师,不太合适吧……”林川委婉道。

    秋老家主看了看秋锦玄,后者立刻会意,躬身行礼,称呼林川“老师”。

    林川点了点头,也就受了。

    这反正就是一个便宜学生,不需要教导什么,至于将来秋锦玄有困难,按照关系亲疏,先找的也是巴塞大师。

    所有人有些发懵,眼中皆是疑问,这年轻机械师看来是巴塞大师的学生,怎么就当了秋锦玄的老师。

    蔡家家主眼皮一个劲的跳动,他之前就觉得,这年轻机械师不一般,看起来比想象的还要惊人。

    然而,不待在场众人进一步探究,秋老家主就起身送客了,带着秋锦玄离去。

    ……

    夜晚。

    华灯初上,南罗市的夜景很美,高架桥、悬空通道上的悬浮车穿梭,灯光在夜色下闪烁着一道道炫彩。

    执政大楼里,蔡云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坐进早就停在停车场的加长悬浮车上。

    “盛叔,幸亏你来接我,否则,我真赶不上秋家宴会了。”蔡云笑道。

    “如果云少爷你愿意,我天天来接你都可以……”司机盛叔说道。

    “我倒是想,那就方便了多了,可惜,在执政处上班,不能这么高调啊!”蔡云摇了摇头。

    随着悬浮车发动,蔡云迅速脱下衣服,喷上香水,清除身上的异味。

    “什么时候心元力能达到二境五段,就不用担心身上的汗味了……”

    蔡云叹气,他其实是有些洁癖的,在执政处上班这几个月,硬生生把洁癖改掉了。

    但是,参加秋家这么重要的宴会,他其实很想洗个澡,穿戴、打扮一两个小时,保持着完美的仪表,前去参加的。

    可惜,在执政处,他只是一个新人,前段时间还和金秘书长发生过冲突,再请假的话,很容易惹人话柄。

    “云少爷你潜心修炼三年,二境五段应该不成问题。”盛叔微笑说道。

    “那我的前程就完蛋了……”

    蔡云撇嘴,别说潜心修炼三年,就算是潜心修炼一年,他的大好前途也就完蛋了。

    正因为在修炼上的天赋,没有那么出色,他才专注于执政处的前途。

    各个贵族子弟的安排都是这样,将自身的天赋最大化,有修炼天赋的,家族会有修炼资源倾斜,有其他方面天赋的,就会有其他资源的倾斜……

    相形之下,在南罗市贵族圈子里,蔡云最羡慕白清薇,只要专注于修炼,在二十五岁前跻身三境,就能在特种警备队担任一个不错的职位,就职副队长也有可能。

    那样的环境,简简单单,不像执政处里面,勾心斗角,势力倾轧,真的心累……

    换好衣服,打开通讯器,蔡云私聊秋雪馨:“雪馨同学,晚上能帮忙引荐一下你哥哥,锦玄少家主么?”

    秋雪馨发来一个恶心的表情:“蔡班,你又不是不认识我哥,还需要我引荐么?到了执政处,整个人弯弯绕绕的,一点都不痛快。”

    蔡云:“今时不同往日,你哥的身份不同了,加上我和你哥以前也不熟啊!其实我联系你时都有点担心,怕你不理我。”

    秋雪馨:“行了。蔡班,你就别恶心了,到时我带你去见我哥,顺便带艾芸也过去见见。”

    蔡云一愣,艾芸也过来?

    艾家在南罗市,勉强只算二等贵族,类似秋老家主的晚宴,是没有资格参加的。

    秋雪馨:“好像艾芸的相亲对象,是柯尔克家的二少爷。”

    蔡云:“柯尔克家二少爷?奥尔·柯尔克?你没搞错吧,那个混蛋……”

    秋雪馨回复的很肯定,因为晚宴的宾客都有名单,奥尔·柯尔克的女伴,就是艾芸。

    蔡云不禁皱眉,为艾芸同学担心,不仅是因为柯尔克家二少爷声名狼藉。

    在贵族圈,声名狼藉的家伙不在少数,有些就算年轻有为,也有一些变态的嗜好,这不稀奇。

    金钱、权势,本就容易滋生更多的丑恶……

    蔡云也从不指望,自己将来相亲的女子,会是什么圣洁冰清玉洁的女子,门当户对,互不干涉,不损及家族荣誉……,遵循这些准则就好。

    他担心的,是柯尔克家与新任执政官走的很近。

    并且,如果他没记错,柯尔克家支持的是秋顾城。

    艾芸的相亲对象是奥尔,这可不是一件好事,不管对艾芸,还是对艾芸背后的家族……

    毕竟,从目前的形势看,新任执政官就算在南罗市,能够顺利站稳脚跟,也是胳膊拧不过大腿。

    只要秋家在,哪怕秋家衰落,皇家的手就很难伸进来。

    除非秋家彻底败落,这一可能性是很小的,尤其,秋顾城已经在继承人之争中一败涂地。

    “唉……”

    蔡云叹了口气,下午接到秋家继承人的消息时,他还感叹变化真快。

    现在,又担心同学有麻烦,真是班长当得太久了,总是要操心这些那些,偏偏自身的能量没有到那一步……

    “还是上学时好啊!不用担心这个那个……”蔡云看向窗外,喃喃道。

    加长悬浮车平稳行驶,一路驶到秋家庄园门口,也没有阻拦,直接进了庄园的停车场。

    下了车,蔡云环视一圈,找寻家族长辈的身影,并没有看见。

    却见另一边,艾芸一袭露肩银色晚礼服,如玉肌肤与如火红唇相映,在停车场上很是夺目。

    在艾芸身边,是一名高大男子,样貌很是俊美,带着坏坏的笑容,是女人最喜欢的那种男人,正是柯尔克家的二少爷,奥尔。

    “云少,好久不见!”奥尔看到蔡云,抬手打招呼,笑着走了过来。

    “好久不见。”蔡云颔首道。

    “来。为你介绍一下,这是艾芸,如果不出意外,几个月后,我们就订婚了。你们认识一下!”奥尔指着艾芸,说道。

    闻言,蔡云、艾芸脸色都是一变,都有着不愉。

    大家年龄差不多,都是南罗市一个圈子的,彼此即便平时不熟,也是知根知底,蔡云和艾芸是同学,这是早就知道的。

    现在,奥尔带着艾芸过来,突然说这么一出,好像大家此前不认识一样,算什么事。

    这时,一辆悬浮车停下来,挂着执政处的特牌,金秘书长走了下来。

    “金秘书长。”奥尔眼睛一亮,抬手打招呼。

    金秘书长走过来,看也不看蔡云,看着奥尔笑道:“奥尔先生,晚上好?这位是……”

    “这位是艾芸。”

    奥尔笑着回应,将之前和蔡云说的话,又说了一遍。

    “真是郎才女貌。你们订婚时,执政官一定会到场祝贺的。”金秘书长笑着称赞,做出这样的保证。

    闻言,艾芸脸色骤变,她并不像蔡云,嗅觉那么敏锐。

    但是,听到这话,也明白过来,家族与柯尔克家联姻,是要乘上新任执政官这条船。

    纤手一振,想要挣脱奥尔的手,却不料后者的手握得很紧,根本不容挣脱。

    奥尔瞅了瞅艾芸,用眼神警告,如果她敢当众落他脸面,柯尔克家与艾芸家的联姻就泡汤了。

    艾芸家与柯尔克家的联姻,其实是高攀,如果错过这个机会,以后这机会就难有了。

    艾芸另一只手紧握,低着头,不敢看蔡班,她眼眶浮现雾气。

    她想到了老班,前两天还在老班家吃饭,想着怎么帮衬一下老师。

    现在,竟要和害惨老班的家伙站在一起……

    这一瞬间,艾芸很想哭……

    突然,金秘书长脸色一变,目光阴沉,瞪着前方,喝道:“谁放这个平民进来的?警卫,有平民混进来了。”

    蔡云、艾芸回头,两人眼睛霍然睁大,就见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穿着礼服,笑着和他们打招呼。

    这年轻人,赫然是林川。

    “蔡班,艾芸……”林川挥手。

    蔡云、艾芸脸色变了,两人倒不是觉得,在这样的场合,和林川打招呼,有多掉身份。

    而是这是秋老家主的晚宴,林川一个平民混进来,那可有大麻烦,就算有两人的护持,恐怕也要蹲几天牢。

    更不要说,金秘书长还在这里,前些天同学聚会,姓金的丢了好大的脸,起因就是林川抽中了王室包厢。

    蔡云连使眼神,示意林川,要装作两人不认识,赶快开溜。

    刷刷……

    金秘书长身后,两名保镖已经上前,紧盯着林川。

    “把他抓起来!我怀疑他潜入秋家庄园,意图行刺贵族……”金秘书长一脸漠然,下达命令。

    两名保镖迈步上前,气势汹汹准备动手。

    “住手!”

    蔡云脚步一挎,拦住路:“这是我同学,作为我的随从,我带他进来的。”

    闻言,金秘书长笑了起来,他就等蔡云这么说,正好借此机会,给这两个小混蛋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艾芸、司机盛叔则是脸色变了,知道情况不妙。

    艾芸抬头,瞪了奥尔一眼,咬牙道:“这也是我同学,我带他……”

    “闭嘴!”

    奥尔面色一变,浮现狰狞,一巴掌甩了过来,啪得一声,打断了艾芸后面的话。

    艾芸的脸颊一下子肿了起来,嘴角渗出一丝鲜血……

    看着这一幕,林川笑容一滞,而后眯着眼,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