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群史争霸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奔袭千里
    潘美与曹操对峙许久,曹操用兵最初有些生疏,但学习速度很快,如今与潘美交手有来有回。

    但在东边金宋两国战场上却是发生了一件大事。

    金国主帅金兀术率领完颜宗翰、完颜宗望、6文龙、完颜金弹子、连儿心善、粘得力、山狮驼七员猛将攻宋。

    金兀术别名完颜宗弼。

    乃是金国开国帝王完颜阿骨打第四子。

    完颜宗望是金兀术也就是完颜宗弼的亲二哥。

    完颜宗望和完颜宗翰是堂兄弟。

    而完颜宗望能力不逊色宗翰,只是两人是同辈互有竞争。

    两人皆是金国名将。

    要说金国最厉害的统帅还是完颜娄室,横扫北方。

    但此战完颜娄室并未出战,而是待在后方统筹大局,也不乏锻炼后辈的意思。

    毕竟一个国家的强大仅仅只依靠一个人是不行的。

    完颜宗翰、完颜宗望、完颜宗弼都是大金优秀的后辈。

    杨家将作为宋国的武将世家,世代驻守边关,这一代杨家七子更是名传大宋。

    但无奈他们的对手确实豪华。

    就连说岳中的岳家将也从未同时面对过这么豪华的阵容。

    完颜三兄弟不用说。

    演义中双枪6文龙秒杀呼天宝、不上十合杀呼天庆,一人轮战岳云、张宪、何元庆、严成方等几员猛将的车轮战而不落下风,挑连儿心善、完颜寿,战绩之猛稳入说岳全书前三。

    完颜金弹子七八合败董先,十余合败余化龙,,二十余合败何元庆,四十余合败张宪,八十余合令岳云招架不住。

    这两人就是顶级猛将,比之盖世也差一步。

    连儿心善、粘得力、山狮驼三人也皆是超一流水准。

    在说岳中这些金国猛将并非同时出场,是类似于葫芦娃救爷爷一个个登场才被6续击败。

    杨家将确实厉害,但真正顶尖的力敌金国猛将,却也只能连连败退。

    杨家七子里最勇猛的就是七郎杨延嗣,其次为六郎杨延昭。可除了杨延嗣有顶尖水准,杨延昭有超一流层次以外其他人都要差了一个层次。

    在顶尖高手上却是逊色金国不少。

    金宋两国边界战线上杨家将节节败退。

    而曹操这边派人去大宋内部拖关系隐藏身份几经折转终于联系上了朝中大臣。

    在朝会上提出换将的建议,因潘美领军攻打中汉迟迟未有战果。

    但赵光义却是有其他想法。

    两路战线受挫说明大宋不足以支撑双线进攻,而且隋朝也对大宋动兵,就是三处战线了。

    倒不如与方牧议和,然后再和金国议和,击中精力对付隋朝才是。

    对于议和赵光义并不觉得丢脸,在他看来这是一种战略。

    通过暂时的舍弃一部分金银和粮食换取其他方面战略上的优势,表面上似乎听着比较丢人,但这正是他雄才大略的体现。

    大丈夫能屈能伸。

    三线作战最后全部失败让大宋疆域受损难道才算成功?赵光义嗤之以鼻。

    天下谁不知道他大宋的富庶。

    一时的勇武算不得什么,只有国力强盛才是根本。

    “请潘将军回朝吧,舍弃西方战线,派使臣去与方牧议和。”赵光义拍板决定。

    当初跟随赵匡义打天下的那批血性臣子早已6续下台,如今朝中臣子都是另外一批新臣。

    为了便于统治,赵光义选择的这批新臣都是比较识时务的。

    “主公,为何要与方牧议和,毕竟无论是隋朝还是金国都比......”有大臣反对。

    若是与强国议和也就算了,传出去也好听。

    但与方牧这种连国家都算不上的军阀议和,那颜面岂不是丢尽了。

    “军阀?快一统中汉了还算什么军阀。”赵光义的消息渠道显然比朝中大臣们要多。

    直接宣布下朝。

    与方牧议和一方面是看在方牧势力不断壮大的原因。

    另一方面是因为隋朝和金国是进攻方。

    而对方牧是他们大宋主动进攻挑起的战事。

    相比较来说对方牧应该只需要赔偿一些银子就好了,而本就是主动进攻大宋的两国岂能被区区钱银所填饱肚子,恐怕条件里多半会包含割裂疆域之类的条件,这是赵光义所不允许的。

    ......

    潘美收到了朝中传来的命令。

    让他鸣金收兵返回大宋。

    潘美没有直接离开,而是故布疑阵,在营地里布置了许多稻草人,然后在夜色掩护下后撤。

    等到次日曹操反应过来时只看见一地稻草人。

    此刻,一直隐藏在草原北方的慕容垂终于收到潘美撤退的消息。

    慕容垂一直有派遣眼线于大宋打探消息,得知隋朝进攻大宋的消息后慕容垂就有猜测大宋可能会让潘美撤军,因为按照慕容垂的判断三线并战消耗极大,而且另外两路线似乎大宋也不占据优势,如果是他也多半会选择放弃一路或者两路,然后专心对付剩余的一路敌人。

    “果然如此。”慕容垂冷笑道。

    “儿郎们,准备上马。”慕容垂下达命令。

    在原地驻扎好几个月的草原骑兵6续上马,擦干嘴边的油渍和羊奶。

    带着毬帽的草原骑兵们翻身上马,发出兴奋的吆喝声。

    这几个月可是枯燥死了,每日除了训练就是在待在这片鸟不拉屎的山谷里。

    这鸟风景早就看淡了。

    草原上,不知何时起了风。

    大风吹动脚边野草。

    慕容垂率领十万骑兵绕开沿途关卡长途奔袭八百里。

    于天黑之前截杀至潘美返程的必经之路上以逸待劳。

    ......

    “陈狗子,这场战争真他娘的憋倔,打一半又回去了,弟兄们都白死了。”潘美返程军中,不少底层士卒低声交谈着。

    宋朝从不缺少血性男儿。

    否则也不会有折家军、种家军、岳家军、杨家将、姚家将、曹家将了......

    “那可不是,不过在战场上老子砍了一个脑袋,这次也没白来。”陈狗子得意的说道。

    底层士兵们吹嘘着,底层军官听着也没管。

    只要不闹事喧哗,吹牛又不犯法。

    “等等,那是什么!”陈狗子忽然瞪大了眼睛,望着不远处的天空。

    远处的天空中阴云密布,飞速向他们所在方向驶来。

    在阴云之上,五轮太阳照耀天穹。

    狂风不知何时升起。

    吹动脚边的杂草。

    在地面形成一个个小风涡,砂石在其中舞动。

    大军未至,杀气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