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开局签到苍天霸体 > 第5章 屈指一弹遗种灭头号种子出关
    时间很快,五年就这么过去了。

    五年来,林腾倒也听话哪里都没去,一直在族内修炼。

    现如今的他已经八岁了,和他同龄一代的少男少女们也都长得玉树临风,亭亭玉立。

    而那些原本想给林腾怀龙子的少女们也都渐渐死心了,倒不是林腾长残了或者忽然一下子天赋没有了,变成废物,然后开启群嘲模式。

    非也,而是林腾在优秀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她们越来越配不上。

    许多少女大梦初醒,甚至还哭得很伤心,不能给林腾怀龙子,这是她们一生之挥不去的残缺。

    而八岁的林腾已经身具帝威。

    举手投足之间,帝王风范,而玄祖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所有人知道,这少主怕是已经成长到极其妖孽,头角峥嵘的境界。

    林家第一才女林晓月正在抚琴,冰肌玉骨柳眉星眼,在族内人气很高,不少少年纷纷追求,甚至有人把她称之为北原三大才女之一。

    但是奈何,林晓月在外人眼中非常高冷,就好像那天上的星辰一般不可摘取。

    林腾也很无奈,这林晓月忽然哭着求着说一定要给他抚琴一曲。

    今天是她生日,她什么礼物都不要,只希望林腾可以抽出一点时间来听,这就是她最好的礼物。

    林腾本来没闲工夫去搞这些才艺,但看人家才女可怜兮兮,梨花带雨的样子,话都这么说了。

    也就给对方一个在自己面前抚琴的机会。

    “唉,我这该死的无处安放的优秀。”

    眼下,风花雪月,才女面前抚琴,林腾喝着珍贵无比的悟道茶看着这云卷云舒,心中倒也宽阔了不少。

    “少主觉得弹得如何?”

    林晓月一曲作罢,脆生生的说道,秋水般的眼眸之中写满了期许和紧张。

    “不错,弹得非常白,不对,弹得非常好,果然是我族第一才女。”

    林腾竖起大拇指夸赞了一番。

    曲子倒是其次,方才他全程欣赏美人去了。

    之前还真没注意家族里有哪些美人,一来是林腾一心在修炼上,二来前几年都是些小屁孩,也看不出什么。

    可现在,万万没想到,这林家居然还有这等芳物。

    听闻这林晓月修炼天赋一般,也没有什么神体圣体,但是却精通乐理,心灵手巧,堪称才情百巧斗风光。

    “谢谢少主,今天是晓月最好的一次生日。”

    林晓月语笑嫣然,犹如百花绽放,一笑百媚。

    “不知道晓月妹妹会不会吹箫啊。”

    林腾好奇的问道。

    “吹箫?晓月也会。”

    林晓月顿时又拿出晶莹剔透的长萧上奏一曲。

    也就在此时,远处云海呼啸。

    一只通体碧绿翎羽,头生双角的奇禽从云海之中飞了出来,数十丈的身躯散发着一股暴戾的气息。

    而在其后还有一林家长老正满脸阴冷的跟随其后,手中有一道黑色的铁链神索捆绑在这奇禽身上。

    吼!

    奇禽发出数道乖戾的怒吼之声,云海翻腾,穿金裂石,震得人耳鼓欲裂。庞大的身躯翻腾之间都会让那黑色铁链神索绷紧。

    林晓月暗哼一声,面色发白,娇躯晃荡,美眸之中也漏出了惊恐。

    “这是……长老在训兽?”

    “这头大妖好强烈的气息,血脉应该不简单,莫非还是什么太古遗种不成?”

    林腾略感意外诧异,这种场面可不多见。也算得上是荒古世家才有的一大奇观了,毕竟寻常之人遇到这般太古异种也只有掉头就跑,何谈驯服。

    咔嚓!

    也就在此时,那黑色铁链忽然崩裂,这一只奇禽振翅逃脱。

    “不好,这畜生居然还狂暴了!!”

    长老反应很快,极其催动灵海神泉,本源精气汩汩而流,数道灵宝从他体内呼啸而去,朝那发狂失控的奇禽杀去。

    但这奇禽极其擅长飞行,身躯犹如闪电一般,躲开了对方的封锁,反倒是朝林腾这边冲来。

    血色的双眸之中蕴含着滔天的怒火。

    “少主快退!这乃是一头化源九变的太古遗种,血脉极其强大!”

    这一长老立即惊声喊道。

    该死啊,本是要驯服成坐骑,没想到这头奇禽今日忽然发疯狂暴,而且还遇到了族内少主!

    这要是少主出点差错,他必定成为族内千古罪人!!

    而林腾却目光平淡的与那一双乖戾血眼对视。

    十丈大的身躯犹如一座小山一般碾压虚空,暴躁的嗜血气息横贯四野八方,让人心惊肉跳。

    “想吃我?”

    林腾哑然失笑,只是屈指一弹,一道黑色火焰破空而去在半空之中幻化为黑色数十丈巨蛇,将这一头奇禽吞噬。

    半空之中的奇禽通体碧绿色的翎羽熠熠生辉,犹如碧海波涛,参天古树蕴含着强烈的生命气息。

    然而附着其上的黑色烈火不死不灭,无法熄灭,让它变成一个巨大的火球。

    不过仅仅三息的时间,彻底化为齑粉。

    耳畔再次恢复宁静,云海波澜不惊,云灭。

    长老驾虹而来,看着那化为灰烬的奇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一只太古遗种就这么死了??

    再看了看林腾,毫发无损,心中下意识松了口气。

    “惊扰了少主,老身多有得罪。”

    长老居然还给林腾赔礼道歉起来。

    不朽势力内的长老在外界也算是大人物,但要看面对何人。

    “无碍,倒是我把这头太古遗种镇杀了,你如何交差?”

    林腾摆了摆手道。

    “这个老身自会请罪,毕竟此事乃是老身之过,少主,老身先告辞了。”

    长老抱了抱拳随后化为神虹遁去。

    林腾坐到石凳上继续喝着茶。

    看了眼目瞪口呆的林晓月,笑了笑,“晓月妹妹,你刚才那箫吹得挺好的,怎么不继续了?”

    林晓月回过神来,眼眸之中唯有澎湃。

    方才那头失控的太古遗种就是这长老都难以一时半会制服,没想到居然被少主轻而易举镇杀!

    随之而来的就是心中的钦佩和难以掩饰的爱慕之情。

    轰~

    也就在此时。

    远处忽然散发出一股恐怖气息,仿佛天地岁月倒转了一般。

    林腾立即被吸引了。

    “好强的气息,晓月妹妹,以后有机会,你我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吹箫,现在我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林腾语罢化为神芒消失不见。

    留下林晓月懊恼的跺了跺脚,贝齿轻咬的说道:“该死的,和少主幽会容易吗我?先是太古遗种,这下又出什么幺蛾子。”

    随后她也化为神虹飞去想要一探究竟。

    此时此刻的广场已经人满为患,族老们也是连连惊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