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开局签到苍天霸体 > 第16章 岁月不加身,轮回之力破道纹
    “两个人族小娃娃不躲着,居然还敢抛头露面?”

    牛魔族族人眼眸之中满是阴冷杀意,青蛇族女族人也是冷笑连连,甚至还伸出了细长舌头舔了舔自己嘴角。

    “杀了他们!”

    几个化源五变的古族之人冷笑一声,杀机毕露的冲了过来。

    林腾满脸平淡,环视一周,纵然对方足足四人,但也淡定从容。

    他背负着双手,只是双眸之中有邪魅乳白色火焰焚烧。

    几个古族之人顿时感觉莫名一股忐忑。

    “怎么回事?”

    几人眉头皱起,仿佛有烈火在他们灵海之中由内而外的焚烧,他们立即运转灵海想要镇压住这一股不适。

    啊。

    其中一个牛魔族人睚眦欲裂,惨叫一声,就从半空之中坠落。

    而他的尸体,完好无损,没有任何的损伤,但却失去了生命气息。

    “人族小子,你到底做了什么……”

    其余几个古族人眼神之中唯有惊恐,他们发出歇斯底里的咆哮,震耳欲聋,但也不过是无能狂怒罢了,纷纷都变成了完整的尸体。

    整个场面极其诡异,林腾站在原地不声不响,但几个化源五变的高手却相继陨落,斩杀同级别修为易如反掌,彰显非凡神通!

    帝炎——陨落心炎,除了可以加快修炼速度之外,还可以焚烧对方的灵海。

    无声无息,生命枯萎,犹如鬼火。

    “走,去前面看看。”

    林腾干掉几个古族人头也不回的去更深处查看。

    一侧的林无悔咽了口唾沫,难道上次对方一眼打败他的就是这招?

    简直邪魅无比,难怪玄祖都说,根本看不透林腾底细,如渊似海,如云如雾,难以窥探。

    他摇了摇头,立即紧随林腾身后前去查看古皇墓。

    果不其然,在废墟深处,已经快要靠近荒古禁地的地方。

    这里有座大山山巅在岁月的腐蚀之下破裂。

    一座金顶绿瓦的大殿显露而出,似有宝光沉浮,远处雷光闪烁,虚空之中道纹若隐若现,散发一股天地玄机,大道之理。

    “这就是古皇墓了。”

    林腾看了眼周遭,整个虚空之中,道纹盎然,让方圆百里内的蛮兽纷纷都逃离此处,这反倒是方便了林腾他们直捣黄龙。

    毕竟此处接近荒古禁地,不乏一些实力通天可以轻而易举斩杀战王人皇的盖世太古大妖。

    “这地方被繁琐的道纹结界包裹,就算提前所有人发现这座古墓,也根本无法进入其中。”

    一边的林无悔摇头说道。

    他尝试一拳轰出,无上神通玄法蕴含着恐怖的力量落在道纹结界上。

    金色神秘文字浮现而起,仿佛仙金神铁一般根本纹丝不动。

    “此乃古族文字,看来这里的确是一座古皇墓。”

    林腾在结界附近四处寻找,似乎是在勘探什么。

    林无悔发现林腾没有任何离开的意思,也是眉头皱起,难道林腾真的还想进去不成?

    这可是古皇留下来的古墓,自从帝陨战结束后到如今多少年了,再也没有古皇大帝出现在北斗上。

    这林腾虽然被称为北帝,但毕竟现在不过也是个化源修为罢了,而不是真正的大帝,如何破得了这古皇布置的结界。

    “还愣着干嘛,催动你的源天神眼一起寻找这结界有什么薄弱之处,这古皇大帝虽然厉害,但也不是,不死不灭,岁月不加身的存在,不然的话,这些强者又怎么会陨落。”

    林腾说完催动着重瞳,寻找这岁月侵蚀之下的古皇道纹结界薄弱之处。

    “不会吧?你真的以为自己可以进去??这是痴心妄想,和蚍蜉撼树没什么区别,我们还是回去叫族内强者来吧。”

    林无悔无奈道。怎么就不听呢。虽然你林腾厉害,他林无悔也服气,可这古皇那是镇压一个时代的存在啊,人家的陵墓怎么可能说打开就打开。

    林腾双眸之中蕴含着炽盛神光就仿佛雷达一般搜寻道纹结界。

    “嗯?”

    林腾眼眸顿时一亮。

    “果然有薄弱之处!”

    林腾来到这天幕一般的道纹一角。

    此处比起其余地方明显被岁月之力侵蚀的尤其严重,古族文字纵然熠熠生辉,但却已经无法联通产生势,有一种败絮其中的腐蚀感。

    林峰胸口的至尊骨忽然爆发出如玉一般的神芒,骨文浮现,洁白无瑕,圣洁无比。

    耳边经文,伴随着厚重与荒凉,连接古今。

    “第二宝术,轮回之力!!”

    林腾胸口的至尊骨发光,人族奥义显圣,神秘圣洁的符号闪烁而出。

    一边林无悔顿时一惊,他可以感觉到一股轮回之力。

    林腾全神贯注,至尊骨需要以精气灵海来滋润,每次动用都是一次巨大的消耗,若不是他灵海过人,苍天霸血让他本源精气强大旺盛,仅此一招,就让他气息萎靡。

    以蛮力破墓,这自然绝无可能。

    别说他了,就是整个北斗五域的圣主,全部都来了,然后联手攻击,祭出各种圣兵,也得轰个几天几夜。

    但若是对道纹布置轮回之力,以岁月之力加持其身,腐蚀其大道之理,林腾觉得大有可为。

    果不其然,纵然古皇之威镇压一个时代,但在轮回之力下,道纹本质也发生了一些改变,腐化程度逐渐的加深,一个缺口出现在二人面前。

    林无悔人都傻了,怔怔出神,似乎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幕。

    “这,古皇墓,真的……就这么不费吹灰之力的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