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开局签到苍天霸体 > 第74章 封印在神源内的男人
    嘶!!

    所有人都倒吸口凉气,他们用尽一切都无法造成任何痕迹的墙壁,在人家北帝面前却犹如豆腐一样。

    林腾留下自己名字后继续朝前深入,一群人回过神来立即跟在其后,此时此刻明显跟着林腾才是最安全的。

    “终于有人进来了。”

    林腾前进了大概几里地,忽然戛然而止。

    “怎么了大哥。”

    小剑圣,向北日等人目光顿时全部都落在林腾身上,紧张兮兮。

    “你们听得有人说话了吗?”

    林腾问道。

    “没有啊。”

    一群人都摇了摇头极其的迷惘,甚至觉得恐怖,这阴森森的谁能说话,难不成是鬼魂不成?

    林腾开启了重瞳,他查勘四周。

    “还是个重瞳……可惜了……若是你早来五十年,也许我还有救。”

    一道虚弱的快要随时湮灭的声音响起,仿佛是风中的蜡烛一样,散发着微弱的光芒,随时都可能被吹灭。

    “你是何人?在什么地方?”

    林腾问道。

    “前面,那块巨大的蓝色神源。”

    虚弱的声音再次响起。

    林腾立即冲了过去。其余人对视一眼紧随其后。

    此时此刻。

    帝陨山越来越多人聚集于此,来者都是些名震北域的大人物。

    “我的孙子被吸进去了!”

    “该死,老子把这山给他镇了!”

    “我老孟家就这一个独苗,要是死在这里,老子也不活了!”

    一群高阶人皇,甚至极道人皇在这里怒吼。

    林家的太上也来了,除此之外,日光圣地的太上也到场,两大尊者愁眉苦脸。

    “我这有一物,虽然无法破开这古怪的帝陨山,但可以查看里面的生灵,若是他们现在都活着,那么可以看到他们的状态。”

    日光圣地太上拿出一面铜镜,随着他加持灵海。

    顿时整个铜镜飞到了帝陨山上,一道金光将整座山都笼罩其中。

    很快,虚影出现在每个人视线之中。

    “是我儿!他还活着!”

    “太好了,多谢尊者出手!”

    “吓我一跳,不过他们这是在干嘛?找到了出路吗?”

    大人物们松了口气不过更加提心吊胆。

    林家太上也是如释重负,在画面里他看到了林腾,向北日,还有小剑圣。

    “好大的神源!”

    很快诸多大人物纷纷都是表情一震。

    这是让不朽势力也为之眼红的巨大财富,这等稀世神源已经有万年未曾出现过了。

    林腾看着这神源,意念就是从这神源里面传来的。

    林腾催动重瞳,在这神源之中他居然看到了一个白发老者,对方的头发宛如柳条一般,包裹住了对方全身,耷拉着脑袋,宛如树皮一般的干瘪皮肤,甚至还露出了骨头。

    只是他的骨头居然乃是一片紫色,哪怕已经在岁月之下腐朽,但却依然蕴含着让人心惊肉跳的力量,仿佛可以镇压天地。

    “吾乃嬴证道,小辈,在你的身上我可以感觉到同源的气息……”

    “现在,我寿命不多,终将坐化,我问你……”

    虚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响起,似乎每个字都耗尽了他全部的力量。

    嬴证道!

    那个名字刻在最前面的至强者!

    林腾心中一凛,此人给他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修为怕是已经不低于至尊,却被活生生困在这里,成为这般模样。

    “前辈你问。”

    林腾说道。

    “你可是……霸体?”

    嬴证道虚弱的语气却宛如一根刺一样扎入林腾灵海之中。

    “我是。”

    林腾目光微微眯起,他怎么知道??

    不过他还是坦然承认。

    他还不信,对方就算有敌意,莫非还可以从神源里蹦出来镇杀他?

    嬴证道那腐朽的体内忽然爆发出了一股璀璨的紫色神光,就仿佛枯木逢春,回光返照一般。

    “三万年了,没想到坐化之前终于看到了一个除了我之外的霸体!”

    林腾心中一凛,“前辈,你也是霸体??”

    他很是意外,这可是活了三万年的霸体!

    这让他喜出望外,仿佛他乡遇知己一般!

    目前,除了他林腾之外,就是昏迷不醒的天玑圣女,眼下这嬴证道也是。

    不过可惜啊,似乎好像除了他林腾之外,其余的霸体状态极其糟糕,命悬一线。

    “我一身修为也已经无用,留在我这腐朽的体内也是浪费,就传给你了……”

    嬴证道虚弱无比的说道。

    也就在此时。

    一道怒吼传来,震动的天地为之颤抖,周遭小剑圣等人难以留下一丝痕迹的墙壁,似乎都无法承受其怒吼,直接开裂。

    “是深处的那一只乱古纯血吗?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他也苏醒了。”

    嬴证道语气变得十分凝重甚至有些焦急。

    “快走吧,他不是你能应付的,我不想最后一个霸体留在这里,只是可惜我一身神通无法传授给你,此乃我一生之悔恨。”

    他深深叹息一声。

    “前辈,你的神通我不要,留着自己吧,我无论如何也要救你出来,不为别的,就因为你是霸体。”

    林腾斩钉截铁的说道。

    一个三万年强者的传承足够让许多人都疯掉,甚至手足相残,父子成仇都有可能。

    但林腾还真不稀罕。

    他修炼大帝古经。

    他持有大帝之兵。

    他身怀大帝之姿。

    他施展大帝之术。

    再好的神通至宝也不可能超过他林腾身上的器物。

    他只是稀罕一个活着的霸体。

    嬴证道唯有叹息,林腾之言在他看来只是一番宽慰罢了。

    他必死无疑,岁月之力腐烂了他的身躯,腐化了他的道心。

    “吾之生死,早已置之度外,不过你不能死,就让吾用最后一丝气力助你脱困,希望你能够将霸体传承下去……”

    深处有狂风呼啸而来,伴随着一股岁月之力。

    这是一只不知道在此地沉睡了多久的乱古纯血。

    今日察觉有血气他第一时间苏醒。

    “这是个什么玩意。”

    向北日等人无一不是连连后退,面露心惊。

    这是一只生有三头的狼型生物,乖戾暴躁的气息在他们那宛如有岩浆流动的眼眸之中闪烁。

    尤其是他的浑身居然有一股不祥的气息包裹,这是灾厄之气!

    “灾兽!这个地方怎么有代表地狱的灾兽!”

    “这是乱古纯血!”

    “该死,帝陨山内部居然封存这样一尊恐怖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