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白骨大圣 > 第200章 出土
    “小兄弟那是什么声音?”

    “你没事吧?”

    老道士紧张站在墓坑边缘,朝几丈深的黑乎乎底下喊道。

    “我没事,这墓地下好像有一条地下暗河,刚才的墓地塌方,好像是在山里震出一条缝隙,刚才有落石掉进地下暗河里了。”

    晋安冷静说道。

    然后他继续弯腰把脑袋看向血棺里。

    随着火把捅进血棺里,首先看到的是一双女子绣花鞋,那绣花鞋绣着精美的白荷图案,用金线描边,一看就是只有大户人家的千金大小姐才穿得起。

    晋安眉头一皱。

    他可不信贾家老夫人过世时都六七十岁高龄了,不穿寿衣寿鞋下葬,却穿着大姑娘家的绣花鞋下葬。

    由于棺材现在是倾斜埋于血土里的关系,导致棺材里女子尸首有些歪倒,头顶撞在棺材另一头。再加之火把跳动的火光,在视野狭窄的棺材里,照明空间有限,所以有些难以分辨躺在棺材里的女子五官。

    但还是能够看到女子的脸颊皮肤、手皮肤、脚皮肤,这是具不腐女尸。

    而在不腐女尸的身下,还有一具同棺的寿衣骸骨,此时随着棺材倾斜,在棺材里倒得一片凌乱。

    “小兄弟,下面什么情况?”

    “你在血棺里看到了什么?”

    “那血棺里有没有找到贾家先人的尸骨?”

    老道士在头顶墓坑边紧张大声喊道,此时外界阴雨绵绵还在下个不停。

    老道士的声音在幽暗墓坑里传出回声。

    黢黑,幽暗像蒙上一层薄薄水雾的墓坑里,亮着一闪一灭的昏暗火把,响起晋安声音:“我找到贾家老太太的骸骨了,在老太太骸骨边还有一具女尸。”

    “老道,果然被你说中了,这贾家祖坟之乱,果然是后院起火,是跟女眷有关!

    何止是后院起火,这贾家祖坟早已经烂得千疮百孔了。

    晋安看着棺材里的女尸,决定先把女尸带出去再说。

    “管你牛鬼蛇神,邪魔孽障,我身怀五雷大帝法身与六丁六甲十二生神法身于一身,给我出来!”

    晋安心如激流勇进,身正,则一身浩然正气,心中自然住不进鬼神,他大喝一声,伸出另一只空手抓住女子脚踝,想要把棺材里女尸拖拽出来。

    或许是因为棺材常年埋在地下被葬气腐烂,早就摇摇欲坠,现在多了个晋安暴力踩在棺材上,那棺材终于不堪重负,轰隆一声!

    意外发生了。

    晋安脚下棺材破裂。

    刚抓住女尸脚踝的他,连人带棺材里的女尸,一同跌落下山体缝隙,往地下暗河里下坠。

    惊变来得太快。

    晋安想借助棺材跃起时已经晚了。

    他感觉自己脚下好像有什么沉重东西扯了一把他的脚,就像是他刚才同样去拖拽女子尸首一样,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太措不及防了,人在空中直接失去平衡。

    噗通!

    噗通!

    噗通!

    晋安跟随女尸、头顶棺材板碎片、大量泥土下坠,黑漆漆的山体缝隙里不断响起噗通噗通落水声,掉进水势湍急的地下暗河里。

    这一幕都只发生在短短不过一息时间,老道士眼睁睁看着晋安掉下缝隙,掉进黑幽幽的地下暗河,他焦急大喊,找来一根绳索塞进贾家人手里,顾不得贾家人有没有抓紧,他已经抓着绳索另一头,奋不顾身的跳进墓坑,想要去救晋安。

    就老道士这身子骨,他下入地下暗河也于事无补,只会被暗流汹涌的地下暗河给卷走。

    好在这时,山体缝隙里传来晋安的冷静从容声音:“老道我没事,我没掉下地下暗河。”

    “我这就马上上来。”

    听到晋安的安然无恙,老道士大松一口气,然后让晋安等他们救援,马上找绳索扔下去。

    黑暗处看不见的晋安,镇定喊道:“你们不用下来,我马上上去……”

    只是他的声音听起来时远时近,飘忽不定。

    仿佛在极遥远处。

    又仿佛就近在咫尺。

    给人捉摸不定具体位置。

    此时的山体裂缝里,晋安五指如鹰爪手,狠狠扣进坚硬的山体里,人攀爬在岩体上。

    以晋安如今的火毒内气修为与一身横练功夫,洞穿康定国最精锐的骑兵铁甲,都是轻而易举的事,跟豆腐块没什么区别。

    晋安话音刚落,正要往上爬。

    猛然,

    后背一寒。

    悉悉索索——

    悉悉索索——

    伸手不见五指的山体缝隙黑暗处,传来什么诡异东西的攀爬声,那诡异东西已经无声无息爬上晋安后背,趴在黑暗处的晋安背上。

    呼——

    有阴冷气息,喷吐在人的后脖颈,寒毛竖起。

    那冰冷的气息。

    冻人彻骨。

    换作普通人,身上体温就要被瞬间吸光了。

    “小兄弟,怎么了,你下面怎么没动静了?”

    手里抓着绳索的老道士,见下面寂静了一会,因为心系晋安,他再次着急喊道。

    黑暗里沉默。

    还是沉默。

    这回终于传出晋安声音:“老道,黑暗中,有东西趴上我后背了……”

    老道士一听面色郑重:“小兄弟,你有看清那个趴在你后背上的东西是什么吗?”

    山缝里再次传出晋安声音:“这下面太暗了,看不清,好像是一个女人趴上我后背……”

    “应该就是那个跟我一起掉下来的血棺里女尸……”

    此时幽深,黑暗的山体缝隙里,晋安声音听着越来越飘忽不定,越来越模糊起来了。

    好像有一片看不见的黑雾正在把阴阳两界的距离越拉越远,仿佛是,晋安正在身陷阴界,离阳间越来越遥远。

    老道士在外头也听出了晋安声音的不对劲,他急急忙忙喊道:“小兄弟你先别动,那血棺里的女尸就只是趴在你后背上吗?她有没有做别的什么?”

    先是短暂沉默。

    “趴在我后背的女尸好像在摸我……”

    呃,老道士错愕:“摸你?”

    “怎么个摸法?”

    “摸你哪里了?”

    黑暗中的晋安:“这有什么讲究吗?”

    老道士手握绳索,朝黑乎乎的山缝里紧张喊道:“如果摸人头颅,是要人命,杀人不眨眼,想食人脑髓。”

    “如果摸人心口,她要吗是想夺人心头精血来修行,要吗就是把小兄弟你当作玩弄她感情,最后抛弃了她的薄情寡义负心汉来挖心索命了,小兄弟你朝她服个软或许能有一线生机。”

    “如果摸人子孙根,说明生前水性杨花,食髓知味,死后也想尝男人的滋味,她准备吸光你小兄弟你所有阳气。小兄弟你定住心神,别被魈魅幻象诱惑,老道我这就扔瓶三十年份尸油给你。老办法,小兄弟你用尸油点在肩与头顶,熄灭三把火,希望能以此骗过趴在你后背的女尸,让她误以为小兄弟你也是死尸,以尸之道还彼以尸,然后老道我会在外头找六个童阳之身布下六丁阵,骗那女尸上来,给她来个斩妖除魔!还天地一个朗朗乾坤清爽世界!”

    老道士嘴皮子快速磕碰说完后,又朝晋安焦急喊道:“小兄弟你还没告诉老道我,趴在你后背的女尸到底是摸你哪里?如果摸你头顶,老道我再想想别的办法引那女尸上来……”

    可老道士话还没说完,伸手不见五指的幽暗山缝里,陡然炸起一声怒喝,有若雷霆霹雳,劈碎黑空,漆黑山缝里有灼热赤光与金光电弧迸裂爆发。

    “什么邪祟也敢窥觊我!”

    “找死!”

    轰隆!

    山体猛的一震,本就是匆匆加固并不太稳的墓坑坟土,顿时发生大面积塌方。

    眼看山缝就要彻底被掩埋时,一道五色道袍身影及时冲飞出来,在他手里还紧紧箍着一具女子尸体的脖子。

    正是晋安在最后关头冲飞出来。

    然后又抓起老道士,脚下几个借力,二人一尸一起飞出墓坑。

    “找几张板凳与木板过来,这女尸已经结煞,不能落地。”

    当晋安放下女尸后,此时外头天还未完全黑下来,女尸躺在木板上一动不动,被天地阳气压着动弹不了。

    老道士顾不得看女尸,他首先紧张检查晋安,看晋安有没有受伤或哪里中了尸毒。

    “小兄弟,刚才这女尸在下面摸你哪里了?让老道我看看你有没有划破皮,中了尸毒。尸毒这玩意阴狠歹毒,很难拔除的。”

    老道士说着,手里已经从他的太极八卦褡裢里抓出一把辟邪糯米。

    “咦,小兄弟你后背和肩头留下好几处血手印外,还好,没有抓破道袍,没有留下伤口。”

    “不对啊,小兄弟你腰上道袍怎么也有血手印?”

    老道士咋咋呼呼就要拿糯米涂在晋安腰上,好在及时被晋安阻止:“老道,我没事。”

    晋安咳了一声,为了避开老道士的关心与好奇目光,岔开话题,他从道袍怀中拿出几块人的骸骨,头骨、几根肋骨、一根臂骨、二根腿骨递给贾家人。

    “抱歉,刚才塌方得太突然,你们先人的尸骨我只匆忙抓住这些。”

    贾家人捧着先人遗骨,先是失而复得的喜悦,然后朝晋安连连道谢,感恩戴德,感激晋安为他们贾家做的这一切。

    刚才事出突然,晋安能不顾自身安危,还能想到他们娘亲的尸骨,他们已经感恩涕零,感激晋安能让他们的家母与家父再次团圆。

    晋安这死者为大的品德,让贾家人深深折服。

    更何况晋安是有大本事的人,连血棺里的尸体都被他带上地面了!贾家人现在是把晋安跟老道士都视作世外高人,心生敬佩,尊敬。

    晋安看老道士还在研究他道袍腰上的血手印,为防止老道士打破砂锅问到底,晋安再次扯开话题:“几位来看看,这血棺里的女尸,是不是你们贾家的人?是不是贾芷蝶姑娘?”

    那女尸躺在木板上一动不动,五官精致,肌肤柔软,除了面色异于常人的苍白与身体冷冰冰外,初看之下与活人无异。

    这尸体看着还很新鲜,看着像是刚死才几天的样子。

    除了嘴巴小了点,嘴唇黑了点,此女姿色算得上的上乘,如果活着时,不知会引来多少才子公子攀附。

    老道士看到女尸的第一眼,嘟囔了一句:“咦,此女小嘴刻薄像把小刀,又长着一双尖角招风耳,这是个喜欢碎嘴,背后搬弄人是非的刀子嘴面相…小兄弟你有没有发觉,这女尸面相跟被雷劈碎嘴角一角的此地风水很像?”

    之前乌漆嘛黑的什么都看不见,晋安现在被老道士这么一提醒,仔细一看,还真的是嘴角面相有些相似。

    “只是,此女的年纪好像大了些,好像与贾家那位几年前溺水淹死的贾芷蝶姑娘,年龄上有些出入啊?”

    这时,有属相大的贾家人,躲在晋安身后,胆小的慢慢接近女尸。

    可当他们看到女尸长相后,这些贾家人啊的一声恐惧惊叫,脚下连连倒退出六七步。

    脸色仓惶变白。

    目光恐惧大睁。

    几人惊恐得半晌说不出话来,仿佛看到了什么最不能让他们接受的意外画面。

    老道士急催道:“她到底是不是死了的贾芷蝶姑娘?”

    “马上就要天黑了,得赶紧想办法火化尸体,免得等下天黑后起尸伤人。”

    贾家人惊恐的深呼吸几口气后,其中一位最年轻,胆气最大的人,最先恢复勉强镇定,然后说出一个惊人真相:“她,她不是我们的贾芷蝶侄女……”

    “但我们都认识她。”

    “她是江家的人,是江家七小姐江又儿。”

    “当初侄女贾芷蝶坐画舫游览阴邑江时,不止她一人落水,下落不明…还,还有一名江家七小姐的江又儿。”

    晋安闻言,目光一沉:“你们所说的这个江家,可是府城里控制着第一商会的那个江家?”

    “正,正是。”

    贾家人嘴唇哆哆嗦嗦,还有些心有余悸:“二位道长,为什么跟侄女贾芷蝶一起落水失踪的江家七小姐,会出现在我们贾家祖坟里?”

    “难道是江家人误以为是我们贾家人害死了他们江家人?所以怀恨在心,鸠占鹊巢来报复我们贾家吗?”

    贾家人越说越是愤怒。

    这在祖坟上动头。

    等于刨人祖坟。

    此仇不共戴天啊!

    可贾家人很快又有一点想不明白了,江家人是怎么瞒着贾家那朵的守山下人,做到不惊动他人,而把尸体偷偷藏进他们家祖坟里的?

    晋安沉目思索,很快给出了答案:“或许,祖坟下的那条地下暗河就是答案。”

    “贾家祖坟就如一个壶底,应该是有人凿穿壶底,挖个盗洞,然后偷偷藏尸进来。这也就解释得通,为什么我们一开墓就会遇到墓室坍塌,因为盗洞破坏了原本的墓室土石结构。”

    “不好!那岂不是说,贾芷蝶尸体现在还在贾府里?”老道士拍腿着急大叫一声。

    闻言,贾家人都是面色大变。

    众人想立刻往回赶,可这具女尸该怎么处理,又让人犯了难。

    镪!

    一道炽热刀影如虹芒,狠狠劈进无法动弹的女尸体内,轰隆,赤血劲与火毒内气的双重并发下,女尸化作熊熊大火,燃烧起来。

    终于赶在完全天黑时,彻底焚化为红粉骷髅,晋安这虎煞刀上的煞气、他体内的赤血劲、火毒内气,比什么荔枝树枝火化邪尸都好使。

    大道感应!

    阴德一千!

    当处理掉尸体后,一行人开始急匆匆赶往府城方向。

    当到府城时,已是快亥时,虽然晚上施行宵禁,但有贾家出面,一行人都很顺利入城。

    可就在马车距贾府还有两条街,马上就要到贾府时,轰隆!

    一声惊天爆炸,大地猛烈一震,周围房屋都震倒塌数栋。

    贾府方向火光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