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一章 机遇和风险
    耳边传来了刺耳的蝉鸣声,随后,敞开的窗户吹进一阵略微清凉的风,感觉非常舒适。

    肖曜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打量一下屋子里的家具摆设,眼神里满是疑惑,紧接着又闭上了眼睛,然后再次睁开,但视线里的景物没有任何变化。

    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胳膊,感觉就一个字,疼!

    看窗户外面的阳光,应该是早晨八点多。

    根据这具身体残留的记忆,他目前所在的国家叫做天明皇朝,现在是盛隆十二年的七月二十二日,地点是京师的宋王府。

    而他所在的身体,是皇帝的儿子,被封为宋王的朱睿昇!

    只不过,穿越到这个世界以前的肖曜到了不惑之年,是个成熟富有魅力的青年人,而朱睿昇却只有十六岁,还没有结婚。

    开局似乎很不错,不是一般的高,皇家的亲王!

    但是他并不知道,穿越带来的不止是福利,还有麻烦!

    此刻就在紫禁城的皇极门大殿里,因为曾经的死鬼,正在进行着一场激烈的弹劾。

    事情的起因也很简单,以前的死鬼朱睿昇,前天下午的时候带着侍卫出城游玩,居然看中了一个到尼姑庵上香还愿的寡妇,然后派人抢进了王府。

    偏偏侍卫押着马车进城的时候,被都察院的巡城御史发现了,跟踪到了王府。赶车的马夫刚被轰出来,就被巡城御史带到了兵马司衙门询问,事情顿时暴露了。

    都察院和六科给事中的言官们抓住了朱睿昇的尾巴,经过仔细谋划,在今天早朝的时候纷纷出班弹劾。

    都知道紫禁城有三大殿,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一般人都以为皇帝是在太和殿上朝,这是完全错误的说法。

    皇帝上朝的地方是在皇极门,这叫做御门听政,小范围开会则是在乾清宫,也就是皇帝住的宫殿。

    “陛下,臣接到巡城御史报告,宋王殿下在前天下午的时候出城游玩,居然把一个外出到尼姑庵上香的女子连马车带丫鬟一起抢回府中!”

    “经过都察院核实,这个女子的父亲刘涵章是盛隆三年的举人,她的夫家是前礼部仪制清吏司主事田学严家!”

    “自从田学严的长子病逝后,田刘氏立志守节,平时很少出门,此番乃是代替田夫人还愿才外出的。”

    “宋王殿下居然强抢节妇,这不但违背朝廷律法,也是对太祖皇帝圣训的公然违背,臣请陛下对宋王殿下予以严惩!”都察院的左都御史周铧,等到国事处理完后,出班跪地奏道。

    朝堂上顿时响起了议论声,官员们大多脸有怒色,对宋王朱睿昇的行为极为鄙夷和愤慨。

    天明皇朝以孝道和仁政来治天下,以理学来作为施政核心思想,守节正是理学所提倡的,其表现为,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宋王居然把读书人的未亡人,还是立志守节的寡妇抢回家里,这个举动不但有辱皇家名声,更是违背了祖制,也践踏了理学思想,这是无法容忍的!

    “周卿,如果宋王真的强抢节妇,朕自然不会袒护,但都察院可有人证物证?”现年四十九岁的盛隆帝,阴沉着脸问道。

    他是个很儒雅的中年人,身材不算高,留着长须,脸色略微有些不太健康的潮红色。

    作为父亲,他自然知道朱睿昇的品性,这件事肯定能做得出来,而且都察院既然敢弹劾,也肯定不是风闻奏事。

    “启奏陛下,巡城御史跟到了王府,而马车夫被王府侍卫赶了出来,巡城御史直接带到兵马司衙门审问,事实确凿!”周铧说道。

    既然有人证,那就是证据确凿了,加上宋王平日的行事作风,朝堂顿时就沸腾起来。

    “陛下,节妇乃是朝廷提倡的行为,也是太祖皇帝的训令,而宋王身为皇家亲王,居然带头破坏祖制,强抢节妇于王府,实属对太祖皇帝的不孝,此乃大不敬之举!”刑科都给事中孙廉出班参奏。

    “陛下,《神童诗》有云,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我们天明皇朝向来推崇和礼遇读书人,这是朝廷治理九州万方,恩泽百姓的基础!”

    “田刘氏之夫家和娘家都是京城士绅,宋王之举,无疑是对全天下读书人的羞辱,请陛下圣裁!”都察院右都御史范礼贤出班跪倒参奏。

    “陛下,圣人曰,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可见这是道德伦理的标准,宋王违背我朝尊奉的圣人教诲,情节极其恶劣!”

    “陛下当严惩宋王,为朝廷和皇室挽回声誉!”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请吾皇予以严惩......”

    一连十几个都察院和六科给事中的言官,争先恐后出班参宋王,言辞激烈态度坚决,似乎不处置宋王,天明皇朝就会因此而道德崩坏天下大乱。

    “朕知道了,自会传旨宗人府派人到宋王府严加查证,如果查实确有其事,朕自当严厉惩戒宋王,退朝吧!”盛隆帝貌似平静的说道。

    皇朝祖制规定,皇室人员只要不是谋逆造反这样的大罪,哪怕是杀人放火,也只能交给宗人府处理,朝廷司法衙门是无权处置的。

    “皇上,既然巡城御史已经确认了事实,又有田家的马车夫作证,何来送交宗人府调查一说?臣请陛下立刻下旨严惩宋王!”周铧不肯答应。

    盛隆帝的五个儿子里面,其余四个都是经过翰林学士教导出来的儒家子弟,唯独宋王朱睿昇,是最让言官们感到厌烦的类型,从小不听圣人教诲,启蒙后或许就没有再碰过书籍。

    朱睿昇在京城殴打官差、骑马在街道横冲直撞、当众羞辱文官嘲讽士林、整天带着王府侍卫满京城乱窜,是文官眼中的祸根。

    之所以以前没有收拾他,也是因为这家伙大错不犯小错不断,没有足够力度的证据,加上皇帝心存袒护,根本拿他没办法。

    皇帝虽然表示要追究,可谁心里都知道,这不过是应付而已,说是查证,查来查去就不了了之了。

    好不容易抓住了朱睿昇的尾巴,这次要是不给他个严厉的教训,未来就藩后,当地的士林必然受到他的荼毒!

    “周卿,皇家成员即便犯错也是由宗人府处置,这是天明皇朝的祖制,你这是要朕违反太祖皇帝的规定?还不退下!”盛隆帝大怒。

    “臣不敢听命,此事关乎皇朝的江山社稷,关乎千秋万代的基业,臣请陛下立刻下旨!”周铧下跪磕头,就是不退步。

    居然敢在朝堂上抗旨不遵,盛隆帝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感觉自己的皇帝权威受到了挑衅,就想要把周铧撤职查办。

    “陛下,臣认为左都御史的请求并无不妥,臣附议!”内阁首辅、礼部尚书孙东清出班说道。

    “臣附议!陛下爱子心切可以理解,但纠正宋王的错误,也是为他的将来着想,请陛下恩准!”内阁次辅、户部尚书徐朔出班说道。

    紧接着,多名朝廷内阁和六部大员出班表态支持。

    大家都知道,皇帝袒护宋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要是这么严重的错误还放任不管,早晚都要出大事的!

    “传旨,要宋王朱睿昇到大殿听参!”盛隆帝无奈的说道。

    在天明皇朝,目前是君弱臣强的局面,皇权被文官集团所压制,朱睿昇被人抓住了尾巴,想要护着也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