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三章 一招秒杀
    “儿臣朱睿昇叩见父皇!”朱睿昇进殿后跪倒在地,磕头说道。

    “平身!”盛隆帝说道。

    “谢父皇!”朱睿昇站了起来。

    还是第一次参与朝廷的大朝会,皇子按照祖制是不管政务的,以前的死鬼没有机会来皇极殿。

    “刚才都察院和六科弹劾你强抢节妇,此举有违祖制羞辱士林,实为破坏道德伦理之举,你对此怎么说?”盛隆帝问道。

    所有人的眼睛全都盯着朱睿昇,有好戏看了,向来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他,肯定挡不住言官们的犀利进攻。

    “父皇,儿臣认为这次弹劾,是都察院和六科联合搞出来的阴谋,意图不轨其心可诛!”朱睿昇毫不犹豫的说道。

    朝堂上的官员们顿时迷惑了,这件事明明就是你干的,所谓的阴谋,要作何解释啊?

    “宋王殿下,您的意思是不承认有这件事?”周铧出班冷冷的问道,矢口否认在意料之中。

    但是,不认账有用吗?

    巡城御史都把田家的马车夫抓到兵马司衙门了,你矢口否认也无济于事!

    “本王承认前天傍晚的时候,从城外带回来一个女人,但是不是节妇,本王此前并不知道,蓄意强抢节妇不成立,有违祖制或者羞辱士林也不成立,难不成本王还提前问问她是不是节妇再决定如何下手?”朱睿昇淡淡的说道。

    言官们胸有成竹的在旁边瞅着,有些人激动的脸都发红了,即便你敢承认,这件事就好办了。

    很多人暗中摇了摇头,这种辩解的方式虽然貌似合理,但没有意义,盛隆帝也觉得这件事陷入死局。

    “宋王殿下,你当时不知,难道她不会说明?回到王府你也没有问问来历?事实俱在,容不得你抵赖!”范礼贤厉声说道。

    “皇上,宋王殿下这是在混淆事实,想要为自己脱罪!”

    “皇上,宋王殿下这是强词夺理!”

    六科给事中的言官开始跳出来了,他们品级很低,可是却有资格位列朝堂,而且习惯一窝蜂的涌出来。

    “当时有点着急,没顾得上问!”朱睿昇笑了笑说道。

    言官们当场就给气炸了,还有如此厚颜无耻的说法,简直是岂有此理!

    “皇上,巡城御史一直跟到王府,亲眼目睹了这件事,而且还有人证,宋王殿下强抢节妇是事实,臣恳请将宋王殿下驱离京师,尽快到封地就藩!”周铧大怒说道。

    “臣附议!”

    “臣附议!”

    言官们一起跪倒在地,不住的磕头,等于发起了总攻。

    面对宋王朱睿昇卑鄙无耻的辩解,言官们的战斗力瞬间飙升,这次就要以宋王为垫脚石,成就科道官员的美名!

    “本王就知道,这件事是你们都察院甚至不知道什么人,在背后策划的阴谋诡计,借题发挥想要逼着本王就藩,今天是我被驱离京师,明天又要轮到哪个王爷了?”朱睿昇冷冷的说道。

    这句话一说,不但盛隆帝皱了皱眉头,连百官之中也有很多人思索起来,难不成言官们的弹劾,是别有内情?

    盛隆帝的皇后和嫔妃,共为他生了九个儿子和七个女儿,目前活着的是五个儿子和四个女儿,这叫做后继有人。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盛隆帝作为皇帝,完成了自己最重要的使命,就是血脉传承,因此,太庙里的祖宗牌位一直安然无恙。

    死掉的四个皇子里面,有两个是刚出生的时候不幸夭折,另外两个是皇后所生的嫡长子和宁贵妃所生的次子,都是幼年就封了太子,可随后很快就因病去世了。

    目前还有德妃生的四皇子楚王朱睿远、贤妃生的五皇子魏王朱睿志、淑妃生的六皇子赵王朱睿谦和八皇子韩王朱睿礼,而朱睿昇是年龄最小的第九子。

    但连死了两个太子,皇帝没有册封新的太子,其余的五个儿子都是王爷,按照天明皇朝的规制,王爷成亲后必须要离开京师,到封地就藩的。

    “宋王殿下,微臣听得出来,您这是话里有话啊!阴谋诡计,作何解释?”内阁次辅徐朔出班问道,眼神瞅了瞅孙东清。

    孙东清的脸色顿时一变,自己是楚王朱睿远的师傅,而徐朔是赵王朱睿谦的师傅,这两个皇子目前来说,是争夺皇位最有实力的人选。

    很显然,朱睿昇的话,刺激到了徐朔,或许他认为这件事的背后是自己在捣鬼。

    因为都察院和六科的言官,虽然独立性很强,但严格说起来,都属于清流一系成员。而被誉为是清流的这个派系,是目前天明皇朝文官集团中,最大的一股势力,自己是清流的领袖。

    “宋王殿下,都察院和六科是就事论事,对事不对人,你也不用转移视线,非要拉扯别的王爷来帮你脱罪,阴谋?打算操纵阴谋的人怕是你自己吧?”周铧很是不屑的说道,觉得这种办法有点小瞧科道官员的智慧了。

    天明皇朝的言官,一个个的都是沙场老将,斗争经验太丰富了,提前就把所有可能遇到的布局,想出了应对的办法,宋王朱睿昇的反驳,早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而且他这么一说,很多表情严肃的人,顿时缓和了很多。

    “周铧,本王问你,什么时候巡城御史发现的这件事?”朱睿昇问道。

    “前天下午的时候!”周铧说道。

    可是感觉有点不对劲,宋王怎么询问过程了?他的脸色先是疑惑,接着难看起来。

    案发时间......坏了,没想到宋王朱睿昇居然如此狡诈,大家千算万算什么都算到了,偏偏把这个漏洞给忽略了!

    本来还打算给宋王上一课的周铧,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前天和今天可是隔着一天呢!

    “那昨天早朝的时候你们为什么不说?就算散朝后才知道这件事,为什么不到乾清宫见驾弹劾?巡城御史既然看到了本王的侍卫抢人,又从人证嘴里得知了这件事,为什么不登门要人?”

    “非等到本王把田刘氏给霸占了,她的贞节丧失,才跑到朝堂上告我的状?你们言官不是宁死不屈吗?这就是所谓的风骨?这就是圣人子弟?”

    “还敢说不是阴谋?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把田刘氏当成了手段,简直就是一群丧尽天良、自私自利、卑鄙无耻的小人!”朱睿昇喝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