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四章 一败涂地
    对啊,当时怎么就没想到这些呢?

    言官们顿时愣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所有想要靠着收拾朱睿昇而成名的算计,在这一刻全都成泡影。

    巡城御史是见到马夫后,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那时候天色已晚,他担心朱睿昇耍手段,把田刘氏暗暗送走,到时候抵赖不认。

    而都察院的官员得知这件事,首先的反应就是如何维护伦理道德,怎么弹劾朱睿昇,私下接触六科官员相互串联,那也得需要时间。

    结果,朱睿昇抓住了这个漏洞,当场让他们下不来台。

    “都察院和六科的行为,臣也有些迷惑不解,既然前天就知道有这个事,昨天你们却隐瞒不说,臣认为实在难以理解,周御史需要给出合理的解释!”徐朔似乎意识到什么。

    前天发生的事情今天才弹劾,摆明了中间一天是有故事的,如果宋王被逼着就藩,那赵王的弟弟韩王,铁定是要就藩的,这等于削弱了赵王一系的势力,二对一变成了单打独斗,局面对自己的学生赵王很不利。

    “对,周御史口口声声指责宋王殿下强抢节妇,但你们却坐视这件事发生,没有登门要人?即便担心宋王殿下不认账,还有皇上可以做主,你们的行为疑点重重。”三司之一的大理寺卿站出来说道。

    他是徐朔派系的人,看到徐朔态度鲜明,自然要站出来助攻!

    痛快,真是太痛快了!

    盛隆帝看着被骂的哑口无言的言官,心里别提多舒服了,看着朱睿昇的眼神柔和了许多,也夹杂着几丝喜爱和欣赏,他就需要这样的好帮手。

    天明皇朝的言官,主要是都察院十三道监察御史和六科给事中,合起来称为科道,绝对是让皇帝头疼的存在,丝毫不畏惧皇权,皇帝挨喷是常有的事情,内阁和六部也不能幸免。

    就拿六科给事中来说,职位绝对不高,与普通的县令一个等级,六部的掌印都给事中也就七品官,其余的都是从七品,在文官集团里这种小角色多如牛毛。

    但他们权力非常大,皇帝的圣旨都能封还,朝廷大事小事什么都要参与,内阁开会、考试、六部事务处理,给皇帝劝谏,参奏文武百官,职权大的没边了。

    这种专职刷BOSS的人,天天找茬刷存在感,肯定不招人喜欢。可大家还不能和他们急眼,特别是皇帝,只能忍受着对方的质问自己生闷气。

    廷杖言官?他们根本不怕,因为那是出头的打好机会,言官往往挨了廷杖后身价倍增,顿时成为读书人的楷模。

    杀言官?那皇帝自己的名声会受到损害,不纳谏的君王,肯定是昏君!

    “宋王殿下,我们都察院的行为的确有失妥当,考虑不够周全,但你强抢节妇的事情却是真的。”周铧底气不足的说道。

    被朱睿昇扣了一顶阴谋的帽子,他又没法解释,语气立刻就没有那么激烈了,额头也渗出了汗珠。

    该死的,宋王什么时候变聪明了?居然能够从这个偏僻的角度,把科道官员的绝杀局势给扭转过来!

    “周御史,话不能这么说,你们都察院犯了错就是考虑不周,宋王殿下冲动了一些就是犯罪,做人也不能双重标准!”刑部尚书张宝贞出班说道。

    “这话有道理!”徐朔说道。

    他这个内阁次辅,虽然不如孙东清的势力大,但在朝堂上也有自己的联盟势力。

    朱睿昇挑动的话,还是起到了作用,刑部尚书张宝贞属于齐鲁一派的势力,在文官集团里面,也有一定的话语权,就目前来说是支持赵王朱睿谦的。

    “孙卿,你是首辅,怎么看这件事?”盛隆帝问道。

    “陛下,宋王殿下到了成婚的年龄,离京就藩的事情成亲后再说。”孙东清想了想说道。

    都察院和六科在弹劾宋王朱睿昇的事情上,几乎是一败涂地,明明占据了优势,结果却和期望截然不同,朱睿昇反倒是一战成名了。

    他知道这件事不能再继续了,说不定就会引火烧身,烧到自己的头上,果断的提出了处理办法。

    “宋王,你以后要检点自己的行为,不可仗着皇家亲王的身份胡作非为,朕年事已高,面对繁重的国事有些力不从心,此前和内阁商议过了,将会有一个新的举措。”

    “在京的五个皇子,每人从六部中挑选一部进行监管,学习如何处理政务,了解朝廷部务是怎样运转的,也让所有人看看你们的能力,宋王,你就去监管工部吧!”

    “朕把丑话说在前面,监管的衙门出了成绩,朕会给予奖赏,但是惹出了麻烦,朕也要给予惩处,退朝!”盛隆帝说道。

    皇极殿内的文武百官,听到这个消息就是一愣,皇子居然要管部,这是破坏祖制的行为,但是阁老们一个个像是老僧入定一般,装的耳聋眼瞎,别人也不能轻易开口询问。

    而敢于出面质询的言官们,却被宋王刚才的暴击搞得有点灰头土脸,也没有站出来。

    “退朝,万岁爷起驾!”随着锦衣卫力士的鞭响,鸿胪寺官员大声喊道。

    朱睿昇刚走到皇极殿的门口,忽然感觉到有人拉他的袖子,转头一瞧,竟然是司礼监的掌印太监孙安柏。

    这个老太监从盛隆帝当太子的时候就在身边伺候,身份地位非同小可,可以说是皇帝的第一心腹。

    但朱睿昇和这个司礼监的大太监,关系非常一般,甚至没有多少来往。他是最小的皇子,注定是要离开京师到封地当藩王的,到了孙安柏的地位权势,基本不用考虑特意讨好和关照他。

    “殿下,万岁爷召您到乾清宫有事吩咐!”孙安柏笑着说道。

    乾清宫是紫禁城最为重要的宫殿,没有之一,因为天明皇朝的大多数皇帝,都把这里作为寝宫,不在皇后或者嫔妃住处休息的时候,就在乾清宫待着。

    处理政务、批阅题本、接见外国使节、过年的时候接受百官祝贺,与内阁开会或者召见大臣等,都是在这里进行,可以说乾清宫度过了皇帝大部分的时间,甚至死后的棺材也要在这里停放一段时间。

    “儿臣叩见父皇!”朱睿昇到了御书房,直接下跪磕头。

    天明皇朝的规矩,除非是太子才有权力住在紫禁城,别的皇子搬到王府居住后,平时是不能随便进宫的,况且皇子没有差事,一年到头父子两个也见不了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