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六章 如获至宝
    “你说的倒也有些道理,没想到朕的儿子里面,却是你最能体谅朕的艰难,明白皇家的处境。但想要做出改变,需要循序渐进,如果火候不到就掀锅盖,会做成一锅夹生饭的。”

    “难得你有这份孝心,孙安柏,传旨,皇九子为君分忧承担重任,特赐江南上等妆花彩缎百匹、绸缎千匹、松江棉布千匹、玉如意一柄、珍珠百颗、高丽美女两名。”盛隆帝说道。

    坐在大轿里,朱睿昇一直思索着盛隆帝的话,总是觉得什么地方不对!

    天明皇朝的官员选拔权力,目前在内阁的手里,孙东清这个内阁首辅就是礼部尚书,吏部推举的官员肯定是要符合他或者文官集团的意思。

    自己到工部折腾,即便是空出了一些职务,又有什么意义呢?

    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文官集团的某一个势力,与皇帝做了秘密交易,但自己还没有融入到这个环境,所以想不到关键点在哪里!

    正在这时候,忽然,外面传来了一阵阵的哄笑声和叫嚷声,朱睿昇掀开轿子的窗帘一瞧,不由得大喜!

    因为他看到了两个外国人。

    天明皇朝常见的外国人有两种,一种是前来做买卖的商人,但基本不会在京师出现,主要在江南交易商品。

    另一种就是传教士,有少量的人得到皇帝特批,可以在京城居住,连老百姓也见怪不怪了。

    眼前的这两个人,大约都在五十多岁的样子,穿的衣服破破烂烂,颜色都看不出来了,估计是经过长途跋涉刚来到京城,坐在一个角落里似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一个是蓝眼珠棕黑色的头发,像是意大利人,一个是黑眼睛黑头发,像是西班牙人,一瞅就是传教士,因为脖子上挂着十字架呢!

    街上的人如同围观乞丐一样,指指点点的说笑。

    “罗益,派人把这两个人请到王府,告诉萧海忠,赏一桌酒席,给他们换上新衣服,等会本王有话要询问他们!”朱睿昇说道。

    想要了解海外的情况,最方便的就是传教士,他们大多数都是经历多年才来到天明皇朝,掌握的知识和丰富的阅历,正是他所需要的。

    朱睿昇不但想要通过传教士的知识赚钱,还要通过他们的知识,满足自己更大的企图,当天明皇朝的皇子们还在为皇位争夺的时候,他的眼睛已经看到了海外的发展空间。

    在轿子旁边有个骑着马的男子,留着短须,大约三十多岁,眼睛炯炯有神,穿着飞鱼服,配着绣春刀,标准的锦衣卫打扮。

    他看起来其貌不扬,身材也不是很高,丢在人堆里绝对不起眼。

    这是宋王府的侍卫统领罗益,原本是紫禁城的锦衣卫宿卫副统领,朱睿昇被封为宋王后,他被皇帝派到宋王府,算算也有四年时间了。

    “属下遵命,可是王爷,您把这两个外国传教士请回王府,怕是会惹来文官,特别是礼部官员的非议啊?”

    “按照皇朝的法规,他们需要先到礼部主客清吏司接受询问,等到有正式的批复,才能在京城落脚。”罗益说道。

    罗益是锦衣卫世袭百户的军职,属于子承父业,不满二十岁进入军队任职,先担任锦衣卫北镇抚司千户所的百户,紧接着又到东厂担任了掌刑百户,十年前被选入紫禁城宿卫,就是大内侍卫。

    由于表现良好,被皇帝擢升为从五品副千户,赐飞鱼服和绣春刀,也属于相当不简单的角色。

    飞鱼服的飞鱼,是人为虚构出来的一种祥兽,头生双角,体型似蟒,专门给锦衣卫和太监在重要节日所穿,日常要穿,必须要皇帝钦赐才有资格,绣春刀其实也一样。

    在宋王府里面,朱睿昇最信任的就是萧海忠和罗益二人,这是绝对的心腹嫡系力量,他们九族的性命就系于自己身上,绝不敢有什么异心。

    “你不懂,按我的话去做!”朱睿昇笑着说道。

    等回到王府,把朝堂上的事情和萧海忠简单说了一遍,就到吃饭的时间了。

    亲王的午餐虽然没有皇帝那么奢侈,可也是相当的壮观,朱睿昇来到用餐的地方一看就傻眼了。

    光是面点就有二十多种,馒头、花卷、米饭、烧饼和糕点,菜肴有三十多道,以肉食为主,多是鸡、鸭、鹅、猪、羊还有鱼,汤也有十多道。

    “海忠啊,以后本王的饭菜最多四个菜两个汤,面点两到三种即可,不要搞得这么奢侈,王府要节俭,省下钱来做大事!”朱睿昇说道。

    亲王府的厨子也是御厨的水准,做的饭菜自然不会多难吃,他觉得能吃饱吃好就够了,摆谱没有用处,这又不是招待客人。

    “奴婢恭喜王爷,今天这么危险的局面,竟然被您给化解了,我们天明皇朝的言官可是最难惹的群体,万岁爷和阁老们有时候都被顶的下不来台,看到他们就头疼。”萧海忠笑着说道。

    “你告诉罗益,让他亲自率人严密盯着都察院和六科的人,看看他们有什么动作。”朱睿昇说道。

    “您的意思是?”萧海忠感觉眼前的宋王,有些陌生的感觉。

    “言官们连皇帝和内阁都不害怕,这次做了个局,自以为是十拿九稳,却当面被我堵得哑口无言,他们能就此善罢甘休?他们敢说,我也得敢信啊!”

    “我估计,都察院和六科肯定会继续上题本弹劾我,毕竟田刘氏的事情是真的,不提前监视他们的动向,被他们打个措手不及,那是要吃大亏的,这些搅屎棍子,玩舆论是轻而易举的。”朱睿昇问道。

    只有傻子才相信这件事会结束呢!

    天明皇朝的言官为什么惹不起,就是会玩捆绑战术,只要把士林的舆论鼓动起来,哪怕是皇帝和内阁也奈何不得他们!

    如果皇帝要使用暴力手段,内阁就得站出来维护,文官在对待皇权方面叫做大是大非,不管私下有什么矛盾,牵涉到这件事,必须一致对外,否则就不要在士林中立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