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七章 决不罢休
    “田刘氏那边,奴婢派了四个内侍和四个侍女守着,刚才我命人送了一桌饭菜过去,您要去看看她吗?”萧海忠说道。

    什么时候王爷居然有如此前瞻的算计了?

    他也觉得万分惊奇,在朝堂把言官们驳的是哑口无言,回到家没有摆酒庆祝,反倒是考虑后面的步骤,这种心智,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不着急,我现在还没有心思搭理她,父皇估计是和内阁达成了协议,很快就要下旨,任命皇子管部,而今天已经明确表示,我将会监管工部,你觉得前景如何?”朱睿昇摇了摇头。

    “皇子管部,这可真是我们天明皇朝前所未有的举措,但是据奴婢所知,这里面的水可是很深啊!工部贪腐不是自己就能做到的,牵涉了很多衙门的很多官员暗中配合,天明皇朝的历代皇帝,几次想要清理工部,可最后都是虎头蛇尾草草收场。”萧海忠说道。

    工部是天明皇朝的六部之一,下设营缮清吏司、虞衡清吏司、都水清吏司、屯田清吏司,职能可以说是最复杂的。

    皇宫和官衙的建造和修缮,河流疏通和堤坝,制造兵器、火药和各种物资,矿产开采冶炼、林木砍伐种植,皇家陵寝的修建,朝廷文书器具的制造,还有屯田等等,并且掌管着钱币铸造和度量衡。

    工部也是六部衙门里面最出名的贪腐之地,其次是户部,其水深不见底混如墨池,牵扯到诸多大势力的利益,就连皇帝也是投鼠忌器,不敢对工部彻查,生怕到时候收不了场。

    “你说的对,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真要到了工部,不是和他们同流合污,就得做好打硬仗的准备,这是个坑啊!”朱睿昇说道。

    到底要不要监管工部,这是个相当重要的决定,一步棋走错,在天明皇朝的处境就会受到极大影响。

    想想当年旧时空的历史轨迹,明朝灭亡满清进关,实话实说,正是因为明朝自身的腐朽,才给了满清机会,但也不能否认曾经的满清,进关后实施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剃发易服政策,大量屠杀汉民,大搞圈地,给汉族的老百姓带来无穷的苦难。

    朱睿昇感觉自己既然穿越到类似的新时空,就该阻止这样的一幕发生,而想要达到这个目的,留在京师是最坏的局面,就凭现在的身份和资源,根本不可能成为统治者。

    按照他皇家亲王的资格,是必然要被封为藩王的,尽管是被皇家养起来的废物,在封地没有实质性的行政权力,没有军队,想要发展非常困难,可总比留在京城里好的多。

    “启禀王爷,赵王殿下登门拜访!”值班的侍卫进来报告。

    “来得好快啊!赶紧把王爷请到客厅奉茶,说我换身衣服随后就到!”朱睿昇撇了撇嘴说道。

    盛隆帝的几个皇子之间,虽然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可关系也就那么回事,都是表面上的融洽,除了逢年过节的时候在宫里见几面,平时没有什么来往。

    说起来朱睿昇懒得搭理这些文官们教出来的王爷,说话不对胃口,人家也懒得搭理他,觉得他像个粗鄙的武夫。

    今天赵王居然主动登门拜访,那肯定是有事商量!

    至于什么事,那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

    “简直是岂有此理,没想到精心布置的一次弹劾,居然被宋王硬是找到了漏洞,把屎盆子扣到了我们头上,这是我们科道官员的耻辱!”右都御史范礼贤在都察院大堂高呼。

    言官们之所以敢硬顶皇帝,弹劾文武百官和皇亲国戚,首先是天明皇朝的祖制,从开国时期就赋予特权,他们可以风闻奏事,监察皇帝和文武百官,朝廷的大小事务均可过问。

    其次,就是自身端正不畏强权,做事情光明磊落,有着铮铮铁骨,说得直白一些,就是他们的名声清廉品格高尚,这也是立身的资本和底气。

    可是被朱睿昇扣上了阴谋的帽子,他们当时又没理由反驳,等于是这个群体的声誉受损,一旦这种印象固定了,那后果不堪设想。

    “宋王喜武厌文有勇无谋,能够找出我们的漏洞,也是偶然事件。他不同于楚王和赵王,在朝中并无根基,只恨当时劣势已成,谁也无力回天,但我不相信每次都那么走运!”

    “诸位,我们不能坐视宋王如此嚣张,践踏读书人的脸面,今天所有人都要递交弹劾题本,两天后早晨的大朝,继续提出弹劾!如果皇帝不答应,我们就要犯颜直谏,不惜生命维护士林尊严!”左都御史周铧大发雷霆!

    宋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亲王,他心里是明明白白的,全京城的人也明明白白,这次能够过关,肯定是受到别人的点拨,或者是瞎猫撞上了死耗子!

    朱睿昇又不是弱智,自身的智慧并不迟钝,只是不喜欢动脑子而已。

    “可是孙阁老的意思......”有的御史发问。

    孙东清作为内阁首辅,威信还是很高的,很少有人敢违背他的意思,但是,也有例外的情况,那就是言官群体。

    在大多数时候,言官们也不会蠢的和首辅打擂台,首辅的杀伤力要比皇帝强得多,因为孙东清不止是首辅,还是吏部尚书,他有的是手段收拾他们。

    掌握人事大权的文官老大不好惹,不听话,不听就调到清水衙门或者到地方任职,把你们这个小群体拆的七零八落。

    不到万不得已,这种事情也不会发生,言官们是受到特殊保护的,在一定的时限内不能调动,而且如果科道官员集体反弹,首辅也是压力山大。

    “内阁是内阁,都察院和六科自成体系,要有自己的主见,等会把这件事在京城的各部院各衙门之内散播,发动在京官员大家一起递本弹劾宋王,把他撵到封地去。”

    “阁老们想要和稀泥,没那么容易,只要京师内的舆论站在我们这边,那就得跟着我们的步伐走,否则就是不顾圣人教诲,不敢维护士林声誉!”周铧冷笑着说道说道。

    朱睿昇看得很准,他们不可能罢手,而且还要采取更加激烈的方式来证明自己,制造舆论施加压力,这是言官们惯用的手段,也是拿手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