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八章 犬牙交错
    “王爷,我们宋王府可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热闹过,楚王千岁这好像是第二次登门吧?第一次是您搬到王府的时候前来祝贺!”萧海忠看着楚王的轿子离开,忍不住语带讽刺的说道。

    这不是天明皇朝亲王该乘坐的十二抬大轿,就是很普通也很常见的二人抬,士绅阶层外出的交通工具,丝毫不引人注目。

    怎么说是楚王呢?不是赵王吗?难道是萧海忠的称呼有误?

    没错,的确是楚王,赵王来到王府后待了有大半个时辰,没想到他刚离开不久,紧接着楚王又来了,也是待了半个时辰左右。

    两人的来意截然相反,各自的需求不一样。

    赵王朱睿谦的来意是,要朱睿昇到了工部后兴风作浪,从查账开始揭开黑幕,打击清流一系的势力。

    天明皇朝的内阁,首辅是吏部尚书孙东清,被封为太傅、中极殿大学士,次辅是户部尚书徐朔,封为少师、建极殿大学士。

    其次是兵部尚书、文华殿大学士梁道芳,礼部左侍郎、武英殿大学士陆锡恩,最后是工部左侍郎、文渊阁大学士刘禹洲。

    孙东清的两个学生都是内阁成员,一个是陆锡恩,一个是刘禹洲,如果工部被踢爆了贪腐问题,首先就指向了左侍郎刘禹洲,连带着后面的孙东清也会受到拖累。

    楚王来的意思恰恰相反,是要他按兵不动,不要卷入到皇位争夺战里面,维持原状最好,就算要表态,也不要搞什么大动作。

    “是挺热闹的,但最大的热闹还没有开始呢!”朱睿昇冷笑一声,转身走进了王府。

    大约下午三点多的时候,罗益从外面回到了王府的书房,中午的时候他接到命令,就带着一群王府侍卫跟踪那些言官们的踪迹。

    他是世袭军职,又曾经在锦衣卫北镇抚司和东厂干过,说的更清楚点,他是特务出身,干这样的事情轻而易举。

    按照天明皇朝的规制,在京的亲王府有六百名侍卫,是从上十二卫里面精心挑选的精锐,家都在京城居住,上班的时候到王府,轮值结束就回家。

    可能是职业习惯,王府侍卫里面超过百人被罗益训练的类似于特务,除了武艺高强,也非常善于跟踪和隐蔽,在没有汽车的年代里,想要摆脱他们的监视,是非常困难的。

    “王爷,我们发现都察院和六科的人,正忙着联络京城各衙门的官吏,估计是要对您不利!”罗益说道。

    “你说他们在搞串联?好啊,看起来不把我撵出京师,他们是绝不肯罢休了,我就知道这群疯狗一定会有动作!”朱睿昇一点不惊讶。

    言官们连死都不害怕,连皇帝和阁老都敢喷,哪里会畏惧一个无权无势的亲王?有这样的举动,是再正常的不过的事情了。

    可朱睿昇知道,他们的手段肯定会奏效,舆论的压力不止是内阁会害怕,皇帝同样会害怕,不得不做出某种妥协。即便不会导致自己立刻离开京城,行动也会受到限制,这是坏大事的前兆。

    “王爷,言官们要对您群起而攻之,这可是极大的麻烦,得提前想个办法破解才是!”萧海忠大惊失色。

    “不要慌张,还有时间呢,罗益,你这几天辛苦一点,带着手下日夜监视这些言官们的举动,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把柄,海忠给他多拿点银子。只要是人,就有自己的弱点,就能被利用,言官也是如此。”

    “这次能不能渡过难关,就看你在锦衣卫学到多少本事,都察院和六科弹劾我,拦是拦不住的,但我可以给他们加点料,味道就截然不同了。”朱睿昇很是淡定的说道。

    周铧说的很对,他在天明皇朝的文武百官里面没有基础,就算是遭到弹劾也不会有人站出来力挺,几乎就是被动挨打的局面。

    可朱睿昇不是以前的死鬼,被动挨打不是他的性格,他喜欢主动出击,虽然大局改变不了,但却可以因势利导,把对方的计划无限放大。

    “罗兄,我感觉王爷经过上次的弹劾事件,好像彻底换了个人,变得很冷静很有主见。”萧海忠悄悄对罗益说道。

    以前的朱睿昇,遇到事情总是和他们两个商议,可现在性情大变,做事情格外的果断,一步跟着一步,谋略方面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我觉得这是好事,王爷以前没有经历过这些朝堂的风波,总是欠缺一些锻炼,龙种毕竟是龙种,与生俱来就智谋过人,可惜先天就存在着不足,否则绝对能够和两位王爷争一争。”罗益叹了口气说道。

    每个王府的属官,自然希望自家王爷能够成为九五之尊,那未来的前途将会是无限光明,飞黄腾达不在话下,可惜啊,宋王的赢面太小了点,几乎是没有什么希望的。

    京师楚王府。

    内阁首辅孙东清和楚王朱睿远正在喝茶。

    “孙师傅,我已经去见过九弟了,陈述了利害关系,至于他能不能照办,还得看实际表现。九弟的性格您是知道的,鲁莽冲动不计后果,做事情向来随心所欲,不一定听六弟的,也不一定听我的。”

    “皇子不能参与朝政这是祖制,您为什么没有阻止呢?要是六弟那边得到了权力,势必会导致皇位争夺产生变数,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不利的。”朱睿远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由于前面有两个哥哥病逝,他目前是盛隆帝五个儿子中年龄最大的,可以说有着先天优势,按照嫡长子制的条件,没人能和他抢。

    皇子管部的事情搞出来,朱睿远并不担心老五和老九,这两人明摆着没有机会,可朱睿谦却增加了对抗的筹码,威胁力大大的增强了。

    “我反对没有用,牵扯到京察的矛盾,徐朔代表的江浙势力和湖广方面的梁道芳,加上齐鲁一派都赞同这个提议,我很难独自对抗皇上的要求,只能虚与委蛇先答应下来。”孙东清摇了摇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