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九章 连环套 上
    这样说朱睿远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关键在于文官集团的内部起了矛盾,给了盛隆帝一个绝好的时机。

    天明皇朝的文官集团,主要分为两派,一派是孙东清代表的清流,一派是徐朔代表的江浙势力,还有两个小势力,分别是湖广和齐鲁。

    在大的问题方面,各派尚且能够保持一致,可私下里却相互攻讦,打闷棍砸黑砖的事情层出不穷。

    京察是考核在京官员的一种制度,但是却成为了党争的工具,孙东清现在是首辅,清流一派占尽了优势,把其余的几个派系打的溃不成军损失惨重,很多职位被清流一派的官员所占据。

    别的派系看到清流一派的实力越来越强,就组成了临时联盟,但凡清流一派赞同的,他们必然要反对,但凡清流一派反对的,他们就要赞同,文官集团的内耗,也是削弱天明皇朝基础的根源之一。

    “徐师傅,京察的时候我曾经提醒过您,在非常时期不要对其他势力压制太狠,那样容易出乱子,只要能解决储君这个关键点,咱们来日方长,可惜,问题现在复杂了。”朱睿远说道。

    有派系不是坏事,有利于君王掌握平衡制约各方,不使一家独大。但是派系之间结党营私不断内斗,那就是大麻烦。

    他的意思很明白,现在吃点亏不用担心,只要我当了皇帝,清流一系自然会得到丰厚的回报,过早的撕破脸,让事情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变数,实际上现在已经出现了,皇子管部放在以前,可能吗?

    “这是大家的意愿,我虽然是首辅,却只能遵从,否则后院就要起火了,想取代老夫的也不是没有人,这是无可奈何的选择。”孙东清摇了摇头。

    他是清流一派的领袖不假,但也做不到凡事一言而决,而且做决断的依据和出发点,是整个派系的利益。

    来到天明皇朝的第一天,就经历了一次交锋,朱睿昇感觉有点疲乏,主要是想得太多了,晚上一觉睡得格外香甜,到第二天早晨的六点钟才起来。

    吃过早饭,他就下令召见两个传教士。

    “尊贵的亲王殿下,我是克里斯托弗,来自神圣罗马帝国。”

    “尊贵的亲王殿下,我是巴伦,来自西班牙帝国。”

    两个传教士是属于天主教的神职人员,让朱睿昇欣喜的是,两人是从盛隆元年来到天明皇朝的,十二年的时间,语言已经不是障碍了。

    他们换了崭新的衣服,享受了一顿丰盛的大餐,心里对朱睿昇是无比的感激,这可是天明皇朝的亲王,没想到对他们却如此的礼遇!

    “不远万里来到天明皇朝,两位一路上辛苦了!你们是坐船来的,还是从陆地过来的?”朱睿昇笑了笑说道。

    前有三宝太监下西洋,后有传教士到天明皇朝绘制了万国图,再加上海外贸易,一些基本的地理常识,现在已经被人所接受。

    像什么西班牙帝国、神圣罗马帝国、斯图亚特王朝等等,也不再是什么稀奇事,来做买卖的海外商人,就有来自这些国家的。

    “亲王殿下,我们跟随远洋商人,坐船从欧罗巴大陆的西班牙帝国出发,先到了南亚美利加洲,然后绕过阿非利加洲,最后来到了亚细亚洲的天明皇朝,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克里斯托弗问道。

    堂堂的亲王,把两个像是叫花子一样的传教士请入王府盛情款待,这肯定是有目的的,他们绝不认为亲王是慈善家,就像自己国家的大贵族,一个个的都是吸血鬼。

    “我聘请你们为宋王府的顾问,负责教授你们国家的语言,每月薪俸三十两白银,吃住都在王府。我对海外的事情很感兴趣,平时可以坐下来聊聊,再合适的时候,我会帮你们向皇帝进言,允许天主教进入天明皇朝。”

    “在教授语言之前,我有三件事需要你们配合,第一,完善《万国图》,上面的国家和城市重新标注。第二,绘制一副新的航海图,就按照你们的路线和游历。”

    “第三,把自己的经历,特别是各国的见闻和风土人情等,全部写下来,尽可能的详细一些,这是未来我外出的重要参考。”

    “我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到海外的几块大陆开开眼界,拜访一下西班牙帝国和神圣罗马帝国,甚至是斯图亚特王朝。”朱睿昇笑着说道。

    这话绝对是真的,既然穿越了一次,他就想走出去瞧瞧,或者说,这是每个穿越者的职责和本能。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他的三个要求,就是想看看两个传教士到底有没有自己需要的知识。

    “如您所愿,请提供必要的东西,我们马上开始工作,不会让您失望的!”

    说到这个程度,巴伦和克里斯托弗自然没有拒绝的余地。

    他们也实在是过够了受人歧视穷困潦倒的日子。更重要的是,他们希望拉近和朱睿昇的关系,允许他们在京城传教。

    一整天过去了,一点消息也没有,但是朱睿昇不着急,这本来就是死马当活马医的事情,哪有那么容易找到线索?

    况且自己还没有成亲呢,言官们就是逼着皇帝答应让自己就藩,短时间内也没法奏效。

    选王妃、选封地和建造王府,那都需要一个过程,凑齐亲王的封地也不容易,零零散散折腾下来,没个三两年时间绝对办不完。

    “王爷,属下在六科的官员里面,偶然发现了一条小鱼!”

    直到第三天的中午,罗益才返回王府,同时也带来了一个消息。

    “你去找萧海忠拿一千两银子,按我的意思去和他谈!”朱睿昇听到罗益的讲述,感觉非常满意。

    言官不贪污受贿,大多数官员出身清贫,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些事情就难办了。

    京师胭脂胡同的宝月楼。

    这里是秦楼楚馆的汇集地,宝月楼自然也是一家青楼,但是属于民营,官营的被皇朝给彻底取缔了。

    “月蝶,我虽然是朝廷的从七品官员,可每月只有白米一石,银子二两多,身为给事中,又没有别的收入来源,家里还有父母赡养,几乎没有积蓄,你的赎身银高达八百两,我实在是拿不出来!”吏科左给事中苏靖平,坐在二楼的一个房间里无奈的说道。

    他的对面,坐着一个正在垂泪的女子,略施粉黛而已,长得容貌秀美身材窈窕,还带着一股知书达理的秀气,正是宝月楼的头牌月蝶。

    “今天上午有个客商看中了我,想要为我赎身,你知道我们的规矩,如果我不答应,就要继续接客,存的那点钱也支持不了多久。”月蝶说道。

    天明皇朝禁止官员到秦楼楚馆喝酒玩乐,甚至还对此有极其严厉的规定,一经发现永不录用,还得杖责六十,甚至子孙都要受到牵连。

    科道官员要是违规,那结果将是毁灭性的打击,他们最大的依仗,就是自己的声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