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十一章 皇极殿之争 上
    孙安柏实在太了解皇帝了,他明显感觉到宋王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是越来越高了,以前的盛隆帝,可是很少提起朱睿昇的名字。

    看起来随着年龄的变化和身体的变化,皇帝对文官的威胁越发重视,而依赖于文官集团支撑的楚王和赵王,却忽略了盛隆帝的感受,他们即便是做了皇帝,局面只会越发的恶化。

    “你不懂朕的安排,要是换做别的皇子监管工部,那些官员们肯定如临大敌,把证据销毁藏匿,导致无功而返,可是宋王监管,他们就不会放在心上。”

    “睿昇也有自己的长处,他的几个哥哥你都是看着长大的,性格方面有些懦弱,做事情迂腐不堪,毫无果断和狠心,比睿昇差的太远。”

    “朕就是要让他到工部把水搅浑,彻底查清没有可能,但只要把主要官员牵扯到案件里,接下来的事情就和他无关了。”盛隆帝摇了摇头说道。

    他对利用自己的儿子来达到目的,毫无一点愧疚之心,既然是老朱家的一份子,为皇家做事或者是受点委屈,那根本不算事。

    只不过,盛隆帝并不知道,所有人的算计这次全都落空了,朱睿昇根本不给他们这个机会。

    也就是六点半,朱睿昇早早的起床了。

    今天是他来到新世界后,导演的第一场大戏,心情还是非常激动的,也幸亏他的心理素质强悍,否则连睡觉都成问题。

    “王爷,刚才派出去的侍卫来报,田家和刘家,已经在都察院门口下跪告状了!”罗益在他吃饭的时候跑了过来。

    “好,这件事记你一功,陪我吃早饭吧!”朱睿昇笑了笑说道。

    当大约七点多的时候,京城里出现了一幕轰动的场景,很多人都在往都察院所在地跑,看热闹属于人的天性。

    “原礼部仪制清吏司主事田学严,状告宋王强抢节妇,请都察院为我田家做主!”

    “举人刘涵章,状告宋王抢我女儿,请都察院为民做主,给天下读书人一个公道!”

    京师都察院的大门口,围的是人山人海,这里跪着数十口人,带头的是两名中年男子,手里举着状纸,而出来接待的值班监察御史,如同转磨一般的来回走动。

    今天都察院和六科的官员,要在早朝的时候犯颜直谏,这是策划好的事情,可这两家却莫名其妙来到都察院的大门口下跪,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人,您看这件事该如何处理啊?”值班御史只能请示上司,他的小身板,扛不住这样大的压力。

    围观的百姓却议论纷纷,连带着朱睿昇本来就不怎么样的名声,顿时变得臭不可闻。

    “我说怎么跪着这么多人呢,原来是宋王抢了一个守节的寡妇,被人家的娘家和夫家告到都察院来了!”

    “真是想不到,官府多次褒奖节妇,不但减免徭役,还竖了那么多的贞节牌坊,大力提倡寡妇守节,可亲王却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宋王,那可是皇帝的儿子,骑着马横冲直撞,连顺天府的官差,还有那些锦衣卫和东厂番役,都被他用马鞭子抽过!”

    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两张状纸,一张是告宋王抢女儿,一张是告宋王抢儿媳妇。

    而现在的时间,实职的左都御史和右都御史,都在朝堂上早朝,到底应该怎么处置,也实在是难为了御史们。

    “大人,围观者数以千计,我们怕是不能不接状纸了,否则都察院的名声还要不要了?”值班御史说道。

    “你说得对,接吧,反正接下来也是转给宗人府处理,宋王殿下是皇家亲王,我们都察院管不着他!”副都御史说道。

    实在没有办法,值班御史还是接下了状纸,都察院的名声不能坏,听着周围的欢呼声,御史的笑容比哭还难看。

    东厂和锦衣卫的坐探,连蹦带跳的往衙门里赶,要出大事了!

    谁也不知道,皇城的正门也就是承天门外,一群群的国子监学生正在聚集,昨天傍晚的时候得知宋王强抢节妇,践踏士林尊严的事情,又听闻今天早朝,清流言官们要犯颜直谏,他们内心的血开始沸腾了。

    这也是文官当权的附属效果,学生们自认为有文官在上面护着,对自己的行为有多危险,根本不知道,当然,理论上皇帝也不能拿他们大开杀戒。

    早朝一般先商议国家大事,特别是关于战争和人事方面的,接着是各地的事务。

    “陛下,巡视北锦防线的蓟辽总督梁知衡,刚刚专程向内阁递来加急题本,请求为北锦防线的官兵紧急发饷,主要是户部已经两个月没有拨银子给北地驻军了,军心有动摇的危险。”兵部尚书梁道芳躬身说道。

    “陛下,不是户部不想给北地驻军拨银子,而是现在户部的钱粮短缺,单纯北地的军饷,就需要每年四百多万两白银,可我天明皇朝一年的收入,还不到八百万两!”

    “这点钱,各级官吏的薪俸和其他军队的饷银都不够,内廷每年也要两百多万两的经费,占据了三成份额,根本是入不敷出,实在是有心无力。”内阁次辅、户部尚书徐朔出班说道。

    “皇上,金国的军队逼近了鹤乡,这座城镇是北锦防线最后的堡垒,有牵制金军减少压力的作用,绝对不容有失,如果鹤乡丢失,金国将会直接对北锦造成威胁,也会威胁到京师的安全。”

    “为此,两个月的军饷八十万两白银,必须要在月底前拨出,这是关系到社稷安危的头等大事。”兵部左侍郎说道。

    盛隆帝脸色顿时变得阴沉起来,他知道,内阁盯上了自己的小金库,也就是内库,因为江南的织造局和市舶司,每年都从海外贸易中得到一大笔钱。

    不止是如此,内阁一直还想削减皇室的份额,从每年的三成降到两成,甚至要更低。

    可问题是,这些人不想着如何为皇帝分忧,为朝廷理财,只顾着从皇家的饭碗里节约,自己却是山珍海味大鱼大肉的,皇帝养着你们干嘛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