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十二章 皇极殿之争 中
    这就要说说北地的历史了。

    天明皇朝在长城以内最主要的疆域,分为两京十三省,关外就是北地,外兴安岭和贝加尔湖都在势力范围内,但是历代皇帝都没有好好经营。

    不是不想经营,关键在于,天明皇朝是击败大元帝国后成立的,虽然太祖皇帝拿下了关内的江山,可是对方撤出关内后,却在北地拥有极大势力,短时间内难以清除,另外还有瓦剌的威胁。

    随后大元帝国的残余虽然土崩瓦解,却有了后来的鞑靼,因此,在北地就没有设置省级行政区,而是设置了两个军事机构。

    在天明皇朝的鼎盛阶段是没有问题的,受到统治的各个部落,都不敢有丝毫异心,兵锋所指所向披靡的明军,是足以毁灭任何阻碍的强大存在。

    可是随着天明皇朝自身的衰弱,特别是老朱家出了一群堪称异类的皇帝,加上自身的腐败,文官集团和宦官集团的争斗,渐渐没有能力控制北地了。

    勋贵集团虽然被排挤出军队,但影响力仍然在,文官集团以文官统御武将,双方矛盾尖锐,上下不能一心,局面日益恶化。

    朝廷对北地的控制力减弱,就滋生了大量的问题,军队吃空饷、倒卖军需物资、敲诈商民、武备逐渐变得松弛起来。

    北地原来的女真族里面,明军指挥使努哈赤趁机起兵反抗天明皇朝,势力单薄的北地明军,早就是四面漏风的破筛子,很快就被赶到了京师北部的北锦附近,连丢了一百多座城池。

    在天明皇朝最初的时候,整个九边重镇的军饷只有二十多万两,然而随着大金帝国的建立,北地战事频发,军费从上一代皇帝开始,就已经增至四百多万两。

    天明皇朝没钱是真的,商税定的很低,文官集团就是反对向商人增加税赋,给出“理由”是不能与民夺利,因此,田赋是财政主要的来源。

    可皇朝各地的田地兼并严重,田赋只减不增,财政收入从开国时期的两千多万两白银,降到了现在的七百多万两,除了军费,皇室开支也是大头。

    “对于如何拿出这笔军饷,众卿家有何良策?”盛隆帝问道,他显然不愿意痛快的拿钱出来。

    有个屁的良策!

    朝廷每年的赋税就是这些,我们上哪里给朝廷捞银子去?

    “陛下,北地的军情要紧,如果将士长期领不到军饷,是非常危险的事情,臣认为,请陛下暂时用内库银两来渡过难关,等到朝廷户部的情况好转,再补给内库也就是了。”孙东清躬身说道。

    给北地的军队发军饷却要动用内库收入,肯定会惹得皇帝不开森,但孙东清也没有招,别的人都能装聋作哑,他可是天明皇朝的内阁首辅,不说话那是绝对不行的。

    户部等于是财政部,这里没有钱等于国库没有钱,现在唯一能解决这件麻烦事的办法,只有皇帝的内库。

    天明皇朝虽然是皇家所有,是老朱家的天下,但不是想怎么花钱就怎么花钱的,宫里的收入基本分为两大块。

    每年田赋入库后,户部拨款是一块,大约占据财政的三成,这是固定的来源。另外一块就是江南织造局和外国商人的买卖,一年下来也得两三百万两银子。

    这样算起来,宫里的收入是四百多万两银子,这八十万两白银的军饷,皇帝手里肯定能拿出。

    天明皇朝是老朱家的,你自己拿钱养军队是天经地义!

    “此事等退朝后,朕与内阁商议后再行处理,众卿若是无事启奏,就退朝吧!”盛隆帝心里有些窝火。

    言官们对视一眼,表演即将开始,打头阵的当然是左都御史周铧!

    而在此时,皇城门外聚集起来的国子监学生,也开始喊口号助威了,还围成了半圆,跪在地上堵住了大门。

    “启奏陛下,宋王强抢节妇一事,还请陛下给予严惩!”周铧站出来跪倒在地,语气坚定的说道。

    “朕还没有找你们科道要说法呢,你们反倒纠缠不休,两天时间各衙门官员弹劾宋王的题本多达两百多份,都察院和六科这是想要干什么?你们给朕解释一下,为什么非要延迟上报?你们在算计什么?”盛隆帝火气更大了。

    “陛下,科道官员在这件事上确实有失误,可查清事实真相,维护皇家的声誉,这也是我们要做的,时间难免会有所延迟!”

    “但宋王的行为也是事实,还请陛下予以惩戒,如轻轻放过,则宗室藩王效仿,皇家声誉受损,我皇朝伦理道德如何维护?”刑科都给事中孙廉出班跪倒在地。

    “陛下若是袒护宋王的大错,则天下士林有感羞辱,唯恐与我皇朝离心离德,动摇皇家统治根本,请陛下将宋王驱离京师,到封地就藩!”吏科都给事中跪倒说道。

    今天早朝的时候,他总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昨天晚上左给事中苏靖平,意外吃坏了肚子请假,似乎不是个好兆头。

    呼啦一声,都察院和六科跪下二十多人,盛隆帝气的一拍龙书案站了起来,这是要逼宫吗?

    “尔等眼中可还有朕这个君父?”盛隆帝咬牙切齿的说道。

    他刚要下令锦衣卫把言官们拉到午门外廷杖,可是就在这时,却愣住了!因为内阁成员和六部官员等人,全都下跪了。

    孙东清和徐朔等人也是被逼无奈,他们被周铧等人给架了起来,要是不附议,就会被士林所指责,立身的根本就毁掉了。

    “你们怎么敢......”盛隆帝气的全身哆嗦,手扶住龙书案才没有跌倒。

    “万岁爷,先答应下来,再从长计议!”孙安柏低声说道。

    眼下的情况,就算是皇帝,又能怎么样呢?

    他敢把文武百官全都抓起来砍了脑袋?还是把他们都撵走罢官免职?天明皇朝还要不要运转了,老朱家还要不要自己的江山社稷了?

    北地受到金国的威胁,朝廷没有钱粮,各地繁琐的政务,这些事情该怎么办?靠着皇帝自己来办,还是靠着太监们去办?

    皇城门外的锦衣卫千户,看着聚集起来的国子监学生,听着他们喊的口号,当即脸就白了,撒腿就往皇极殿跑。

    国子监学生堵住承天门,声讨宋王朱睿昇强抢节妇羞辱士林,天明皇朝的历史上都没有过这样的事情!

    “好好好,朕答应你们,把宋王......”盛隆帝话说到这里,突然被外面的声音打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