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十三章 皇极殿之争 下
    “启奏万岁爷,国子监有数百名学生,竟然胆大包天的堵住了承天门,声讨宋王殿下!”锦衣卫指挥使骆鸣跑到大殿下跪说道。

    皇极殿突然变得非常安静,而且是静的可怕!

    内阁和六部的高官们傻眼了,都察院和六科的言官们傻眼了,所有的文武百官这一刻都傻眼了!

    摆明了这是一场席卷朝堂的大风暴,有人竟然在幕后下黑手操纵,要针对宋王朱睿昇,非要把他搞臭了搞走了不可!

    是谁呢?就目前来说,只有言官们才符合条件,不要以为大家都是瞎子聋子,不知道都察院的私下手段,可是,他们这是要发疯吗?

    围堵紫禁城的大门,这是践踏了皇家的尊严,这是在打皇帝的脸,这是在打老朱家的脸!

    文武百官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都察院和六科的首领,有资格参与朝会的,都察院有左都御史和右都御史,十三道监察御史,六科除了都给事中,还有左右给事中,加起来三十多个人。

    所有的科道官员脸色,被这个消息吓得脸色发白,身体都在颤抖,体若筛糠就是形容他们此刻的状态!

    国子监的学生居然跑到了皇城门外声讨宋王,这完全把计划给打乱了,这是什么,这特么是逼宫!

    “尔等自认是圣人子弟,讲的是三纲五常,讲的是仁、义、礼、智、信,满嘴的忠孝,就是如此逼迫君父,羞辱皇家的吗?这天明皇朝的江山社稷,还姓朱吗?”盛隆帝一字一顿的说道。

    他脸色铁青,看着已办文武百官,恨不能拔出御剑一剑剑砍死他们,老朱家的历代皇帝,还没有遇到这么恶劣的事件,死后如何面对列祖列宗?

    “臣等万死也不敢有丝毫欺君之意,请陛下明察!”内阁首辅孙东清带着文武百官使劲磕头。

    他也想不到言官们如此的疯狂,敢发动国子监的学生到承天门外声讨宋王,内阁也要担责任的,天家蒙羞,内阁难辞其咎!

    “皇上,如果有乱臣贼子胆敢逼迫君父,臣将不惜生命捍卫皇家尊严!”内阁次辅徐朔叩头说道。

    盛隆帝话说的太重了,重的文武百官难以承受,天明皇朝的文官们向来有哭的传统,也不知道是谁先开的头,皇极殿内忽然哭声大作,特别是内阁和六部的高官,简直是嚎啕大哭,不知道的还以为皇帝驾崩了。

    帝王一怒,伏尸百万流血漂橹,皇帝真翻了脸,文武百官还真不敢有脾气,逼迫君王羞辱皇家,那也是天下人无法接受的事情,被打上这个标签,他们这辈子都会臭名昭著的!

    “启奏万岁爷,奴婢刚得到消息,田刘氏的夫家和娘家,两家人高举状纸跪在都察院的大门口,状告宋王强抢节妇!”东厂厂督葛胜跑进来跪下说道。

    “都是朕的好臣子啊,朕躬德薄,内阁和六部总是说朕要和士大夫共治天下,外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朕有些累了,在乾清宫等着你们!退朝吧!”盛隆帝转身就走了。

    原本盛怒之下要大开杀戒的盛隆帝,居然克制住了自己的怒火,原因其实也很好猜,他闻到了一股阴谋气息。

    如果葛胜带来的消息再早点,一场大清洗就势在必行,容忍文官掌权,不代表皇帝就不敢动他们。

    就这么结束了?没人为此担责任?

    开什么玩笑呢!

    皇家的脸面都让人给踩到了脚底下,不死几个人怎么可能过关?

    “周铧,孙廉,你们都察院和六科这是想要干什么?串联在京官员弹劾宋王还不够,居然鼓动国子监的学生围堵皇城正门,天明皇朝从开国到现在,还没有过这样的事情,你们简直是疯了!”孙东清怒吼着说道。

    “身为人臣,竟然要逼迫君父接受你们的建议,让整个士林为你们蒙羞,圣人就是如此教导你们的?”徐朔也近似咆哮了。

    君臣之间是有游戏规则和底线的,谁也不能跨越,如果一方不遵守,这游戏也就没得玩了,不存在玩的基础。

    “阁老明鉴,我等万万不敢有这样的心思,如违此言,天打雷劈,永世不得超生!”周铧也急眼了。

    他也觉得不可思议,国子监的学生跑到皇城门为言官助阵,计划里没有这个环节啊!可事情如此的凑巧,现在是百口莫辩了!

    “先把这群学生劝回国子监,把国子监除教学以外的大小官员全部罢官免职,都察院和六科的人员回衙门等候旨意,内阁阁员和六部堂官,跟我到乾清宫见驾请罪,听候陛下发落!”孙东清作为首辅,还是有决断力的。

    御书房内一片狼藉,书案倒塌,茶杯破碎,笔墨纸砚、题本和奏折撒了一地,司礼监的大太监孙安柏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可见发生这件事后,盛隆帝回到乾清宫是何等的愤怒。

    “臣骆鸣,叩见万岁爷!”锦衣卫指挥使骆鸣跪倒在地。

    “老奴葛胜,叩见万岁爷!”司礼监第二秉笔太监兼东厂厂督葛胜跪倒在地。

    两人额头紧紧的贴在地上,全身都被大汗湿透了。

    一个是锦衣卫的指挥使,一个是东厂的厂督,天明皇朝两个最大的特务头子,对这件事居然一无所知,这是严重的失职!

    “骆鸣、葛胜,田刘氏的夫家和娘家人跑到都察院大门口下跪告状,国子监的学生到承天门外围堵,你们锦衣卫和东厂居然一无所知,丝毫没有察觉,让朕在满朝文武面前蒙羞,真是该死!”

    “朕把江山社稷的安危和皇家的安危期望于你二人,你们就是这么对待朕的信任?接下来是不是朕被人刺杀了,你们也一无所知?”盛隆帝近似于咆哮的说道。

    经过告状事件,宋王的名声在京师算是臭了,根本没法再到工部任职,这不但打乱了盛隆帝的部署,同时,他也在为失控的局面而感到恼怒。

    “臣有亏职守辜负皇恩,请万岁爷治罪!锦衣卫已经把这两家人抓了起来,一定能找出幕后黑手!”骆鸣急忙叩头说道。

    “老奴有负万岁爷厚望,罪该万死!东厂一定把指使者揪出来,维护宋王殿下的声誉!”葛胜连连叩头,把额头都给磕破了!

    皇帝的语气越是平和,就代表着越是恼怒,这笔账肯定记在小本本上了,哪天想起来,新账老账一起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