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十四章 厌恶
    看着两个磕头如捣蒜的家伙,盛隆帝的眼睛里露出一丝凌厉的杀机,只是一闪而逝,在场的人谁也没有看到。

    养狗的目的是要看家护院,锦衣卫和东厂就是这样的性质,不但要监视官员监视老百姓的言行举止,还要监视勋贵和皇室子弟的动态,服务的只有皇帝自己。

    可现在两边沆瀣一气,成了个臭不可闻的烂摊子,宋王遭到弹劾这样的事情没打听到,现如今,宋王遭到苦主告状更是稀里糊涂,他已经从心底深处厌烦两个机构的首领了。

    “你们就是这么应对的?也怪朕自己瞎了眼,孙安柏,你送他们出去吧!”盛隆帝懒得和这两个人多说话,低下头开始看题本。

    骆鸣和葛胜顿时傻眼了,这么大的失误居然连一点惩罚都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路上,葛胜急忙向干爹孙安柏请教。

    在宦官集团,干爹干爷爷这种关系,是最为常见的附属关系,作为司礼监的第二秉笔太监,葛胜有资格称大太监做干爹。

    换做各处的总管太监和有品级的太监,只能叫祖宗,再往下的那些小宦官,那就得叫老祖宗了。

    “两个蠢东西,在天明皇朝的京师重地,敢下手阴了宋王殿下一道的人,不是皇子就是文官里面狗咬狗耍阴谋,你们还调查幕后指使者,查出来岂不是让万岁爷难堪?”

    “对田刘氏的家人不要严刑逼供,问问情况就把人放了吧,否则还会引出乱子来的。回去后加强监督所有皇子的府邸,还有四品以上官员,一举一动都要记录下来,每天宫门落锁前,给我传递一次。”

    “东厂和锦衣卫混乱不堪,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万岁爷对你们已经忍耐到极点了,做事情再不谨慎一些,就等着掉脑袋吧!”孙安柏低声说道。

    是的,皇帝确实是相信了,相信幕后有黑手在操纵,但他不能深究。

    如果是文官们干的,以那些人的老奸巨猾,肯定早就找到了替死鬼。如果这是其余四个儿子里面某一个做出来的,那就更麻烦了,不知道要比知道好得多。

    皇帝一怒,伏尸百万流血漂橹,但那是对别人的儿子,换成自己的儿子,那就是截然不同的待遇。

    “厂卫是越来越不争气了,当年锦衣卫刚组建的时候,小到官员的生活日常,大到边疆的敌情动态,也包括各地的物价、民情和地方重大事件,太祖皇帝和成祖皇帝是一清二楚。”

    “锦衣卫现在人数多达十万,是以前的二十倍,对外不能刺探敌人的军情和朝野之事,对内无法监察百官的言行举止,就像这次都察院和六科的言官们集体发难,朕事先一无所知,锦衣卫的坐探就是一群废物!”

    “朕也听说了,锦衣卫的人就知道在大街上东游西逛的搜刮钱财,经常敲诈勒索制造冤案,一个个脑满肠肥,成了聋子的耳朵瞎子的眼,他们是否还记得自己的职责所在?”

    “皇家之所以给了这么大的权力,是希望他们在关键时候能够为朕分忧,什么事情都要朕顶在最前面,被那些文官们肆无忌惮的攻击对抗,这样的衙门还有什么用?”孙安柏回来后,盛隆帝冷冷说道。

    天明皇朝有两大特务机构,一个是东缉事厂,简称为东厂,而另一个就是锦衣卫,全都是臭名昭著的机构。

    锦衣卫是太祖皇帝所建,原来叫做亲军都尉府,后来才改了名字,为上十二卫之一,表面上是为了巡查各地搜集情报,使下情得以上达,实际上是为了巩固皇权铲除隐患。

    太祖皇帝把功臣们杀得几乎干净了,就鸟尽弓藏把锦衣卫的权力收回,归还给了刑部,但是他死后,成祖皇帝夺得帝位,锦衣卫重新得到了重用。

    但他感觉还是不顺手,就利用身边的宦官组建了东缉事厂,地位高于锦衣卫,从此开启了宦官进入天明皇朝政坛的大门。

    东厂有监督锦衣卫的职能,通常是由司礼监四大秉笔太监中的一号或者是二号负责,官名的全称是钦差总督东厂官校办事太监。

    “老奴不能为万岁爷分忧,实在是罪该万死,请万岁爷严加惩处!”司礼监掌印太监孙安柏,听到这些话慌忙跪倒在地,不住的磕头。

    紫禁城内廷二十四衙门,其中十二监有司礼监、御马监、内官监、司设监、御用监、神宫监、尚膳监、尚宝监、印绶监、直殿监、尚衣监和都知监。

    四司有惜薪司、钟鼓司、宝钞司和混堂司,八局有兵仗局、银作局、浣衣局、巾帽局、针工局、内织染局、酒醋面局和司苑局。

    二十四衙门的宦官,最高等级为四品,混到六品甚至是从五品,才有资格被称为太监,宦官和太监是同职业而不是同等级。

    司礼监虽然不能随意调动御马监,但说起来在皇宫内的地位最高,权利也是最大,暗地里和司礼监勾结的官员也不乏其人。

    司礼监掌印太监号称内相,掌握着奏折的批红大权,能够轻而易举干预朝政事务,不但管着东厂和锦衣卫,还掌握九万多名宦官和上万名宫女的生死。

    可孙安柏自己心里知道,在别人的眼里,他是皇帝的第一号心腹,位高权重无限风光,连内阁都不会轻易得罪他。

    但是在皇帝的眼里,他这个大太监,就是皇家豢养的一条狗而已,一句话就能决定他的命运。

    “起来吧,锦衣卫和东厂之所以变成烂摊子,是指挥使和提督太监的问题,这些年你也不容易,除了要盯着司礼监的批红,还要管着宫里的大小事务,算账算不到你头上!叫陆彬传宋王午后进宫!”盛隆帝吩咐道。

    之所以没有马上召见朱睿昇,是因为他要和文官集团做善后处理,皇帝不能凭着自己的性子来,随心所欲的皇帝,那是太祖皇帝和成祖皇帝,他没有那样的能力和威慑力。

    这个老太监从他当太子的时候就在身边伺候,属于旧部,说起来六十多岁的人了,向来忠心耿耿办事得力,是他不可缺少的心腹,也是他抵御文官的重要帮手。

    是人都有感情,皇帝这个孤家寡人也不会例外,相处这么多年,两人之间不单纯是主仆关系,还有类似亲情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