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十五章 找茬
    “启禀王爷,礼部主客司的郎中来了,说是咱们王府的两个传教士,需要交给他们来安排。”萧海忠来到书房说道。

    主客司的全称是礼部主客清吏司,属于天明皇朝的外交机构,倒是负责外国人事务主要衙门,从职能来说并没有什么错误。

    “礼部这些人真是闲的蛋疼,把他叫到客厅!”朱睿昇心情不错。

    几分钟后,一个穿着青色官服,腰间银花束带,胸口补子绣着白鹇图案,典型五品官装扮的中年人走进客厅,撩袍跪倒。

    “臣主客清吏司郎中马显亮,叩见宋王千岁!”来人说道。

    “你来拜见本王,有什么事情吗?”朱睿昇淡淡的说道。

    五品官来到堂堂的亲王府,连入座奉茶的资格都没有,想要混上这个待遇,至少也要是三品的侍郎。

    “王爷,这两个传教士乃是私自入京,按照天明皇朝的规定,他们必须先到主客清吏司登记,接受安排后才能自由活动,臣请王爷把二人交给下官,带回礼部衙门。”马显亮说道。

    “既然你们知道人在王府,就不要再啰嗦了,本王只是好奇海外国家的风土人情,等问完话,自然会安排他们到主客清吏司接受安置的,你退下吧!”朱睿昇端起茶来喝了一口。

    “王爷,请恕下官不敢从命,这种做法有违朝廷法规,臣坐视就属于失职,况且留两个外国人在王府,会给人造成不好的印象......哎呀!”马显亮话说到这里,就被打断了。

    他只觉得眼前有物体一闪,然后脑门忽然间剧痛,而后被烫的大叫了一声,伸手摸了摸额头,除了茶叶还有鲜血。

    朱睿昇听到这番话心里非常不爽,随手就把茶碗扔到了马显亮的头上,不但烫了这家伙一下,连额头都给打破了!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当面污蔑本王通番?好啊,礼部居然欺负到本王的家里来了!罗益,你带人把这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立刻送到诏狱,本王觉得这是个阴谋,有人要陷害本王!”朱睿昇似乎是“勃然大怒”,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

    “王爷,下官并没有这样说,也绝对不敢有这样的心思,请王爷明察啊!”马显亮直接吓尿了。

    他这次来宋王府,的确是受到了上官的差遣,王府中收留传教士,还没有办理居住手续,这显然是不符合法规的。

    传教士在京城居住也是有先例的,只要礼部主客司申请,并且得到皇帝的批准,也不算是多大的事情,可坏就坏在他说话的方式不对。

    这也是天明皇朝文官的通病,说白了就是犯贱,一点小事啰嗦个没完,迟迟说不到正题,结果没等把话说清楚,就激怒了朱睿昇。

    朱睿昇自然是故意的,正发愁没地方闹事呢,越是和文官矛盾激烈,越是能够得到皇帝的器重。

    现在礼部的官员主动送上门来,五品官的郎中,高矮胖瘦正合适,要是一茶碗打了尚书侍郎,那亲王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罗益带着几个侍卫,先堵了马显亮的嘴,然后拖死狗一般的拖着到了前院,绑起来关到马车上,送到了诏狱。

    “王爷,跟着国子监学生的侍卫回来了,内阁首辅孙东清、次辅徐朔等人出面劝解,学生们都返回了,只是不知道朝堂的情况。”萧海忠进来说道。

    “我们在朝堂没有耳目啊,一步慢步步慢,这个短板得想办法弥补起来,要不然会吃亏的。”朱睿昇说道。

    “王爷,马显亮是礼部主客司的郎中,您就这样送到诏狱,礼部的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势必要弹劾您。特别是礼部左侍郎陆锡恩,他不但是阁老,还是孙东清的学生,多少也是个麻烦。”萧海忠说道。

    五品的文官级别不算高,可郎中是能够掌握一个司的主官,背后铁定是有后台的,且不说文官喜欢官官相护,光是派系的倾轧,也会给王府带来极大的压力。

    打了郎中,侍郎肯定就要弹劾,言官跟着弹劾,势必又要引发一场针对宋王的风潮。

    “父皇因为言官再次弹劾,再加上国子监的学生闹事,心情当然不会好,我这样做,他老人家心里巴不得呢!只要文官吃亏,他就觉得开心。”

    “再说,我被人告到都察院,自然是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泄,做点小动作也是正常的反应。”朱睿昇微微一笑说道。

    萧海忠的心里,再次生出了几丝陌生的感觉。

    现在宋王千岁的行事风格和原来截然不同,手段老辣纯熟且智谋过人,难道以前都是在装样子?

    “启禀王爷,司礼监的陆公公来宣旨了!”小宦官来报。

    宣旨的太监居然是司礼监第一秉笔太监陆彬,这可是稀罕事,他是盛隆帝当太子时候的贴身太监,在司礼监的地位仅次于孙安柏,心思深沉下手毒辣,是个让宦官和宫女胆战心惊的角色。

    掌印太监需要时常在皇帝身边伺候着,批红的事情基本是由陆彬负责,由此也能知道他的地位有多高。

    “陆公公怎么亲自来了,传旨也没必要劳动你的大驾,王府上下蓬荜生辉啊!”朱睿昇笑着说道。

    尽管圣旨是由翰林院的庶吉士,按照皇帝的意思书写,但传旨宦官一般都是出自司礼监,而且是低品级的,像秉笔太监这种实权职务,特别是陆彬这样的重要角色,根本不会出来传旨。

    当然,朱睿昇也是在给陆彬面子,还没有哪个太监敢对亲王无礼,仗着皇帝的宠信失了分寸,下场必然会很惨。

    “王爷可是高抬奴婢了,内臣不得随意和皇子来往,这也是宫里的铁规矩,奴婢是有心无胆,是这样的,万岁爷要您在午饭后到乾清宫见驾,今天朝堂上的场面可着实让人心惊胆战呢!”陆彬说道。

    “陆公公也知道,本王一向和朝廷官员没有来往,我讨厌人家,人家也不喜欢我,对朝堂上的事情一无所知。”朱睿昇说道。

    陆彬说这样的话,就是要等着他发问,要是不配合的话,这表演就没法继续了,所以,他得当个捧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