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十六章 价值提升
    “那奴婢就简单说说,反正现在还有时间,这次早朝主要是商讨北地的军饷,内阁和六部,居然要万岁爷打开内库,支付拖欠的八十万两白银,万岁爷并没有当场答应。”

    “正要退朝的时候,言官们忽然跳出来弹劾您,态度相当坚决,文武百官也跟着附议,万岁爷都有些顶不住了,差点就做了让步。”

    “谁曾想国子监的学生围堵皇城门,事态立刻就急转直下,要不是东厂报告田刘氏的家人到都察院告状,万岁爷感觉到里面有问题,或许会大开杀戒,便宜这群欺君罔上的混账东西了。”陆彬恨恨的说道。

    宦官集团的一切都来源于皇帝的赐予,依附于皇家才能生存,因此,要说对皇帝的忠心程度,绝大多数文官武将都没法和宦官相提并论。

    文官发动国子监围堵皇城正门,践踏了皇家的尊严,也让盛隆帝的声誉受损,太监们自然是怒不可遏,恨不能生吞活剥了这些文官。

    “这是拿着我的事情掰手腕吧?朝廷的大权已经被他们所控制,就这样还不满足,想把父皇当傀儡?”

    “田刘氏的家人到都察院告状,本王的名声算是臭名昭著了,别让我得到机会,否则我必当报今日之仇!”朱睿昇咬牙切齿的说道,表情很到位。

    “王爷说的不错,文官的确是心思歹毒,万岁爷已经看到他们对天明皇朝的危害,接下来肯定会采取强硬措施。”

    “奴婢不能在王府久留,避免传出一些闲言碎语,以后有什么重要消息,奴婢自会派人禀报一声。”陆彬躬身说道。

    萧海忠把他送出王府,朱睿昇肯定不会做这样有失身份的事,说起来他也算是主人,送一个奴才出大门,那不是在打老朱家的脸吗?

    “王爷,陆公公今天的表现有些反常,奴婢听得出来,他好像在释放善意,刚才上轿的时候,说是要把奴婢的品级提到从五品。”萧海忠回来后说道。

    天明皇朝的宦官是有品级的,最高的内廷官职为四品,最低从九品,一共是十二个等级,从五品已经可以被称之为太监了。

    “这是好事啊,你虽然是王府的内侍首领,可我也没有权力提拔你的品级,从五品倒也合适,看来这次进宫,说不定我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走,去看看田刘氏。”朱睿昇笑了笑说道。

    陆彬对自己最信任的宦官示好,就是向自己示好,这些跟着盛隆帝一步步走上内廷核心领导层的家伙,最懂得皇帝心意。

    这或许就是一种投资,换句话说,自己现在已经具备了投资的价值。

    但这样的动作也不是单独针对自己,有可能人家楚王和赵王两边,陆彬早就传递了效劳的意思。

    说起来陆彬这么做的动机也不复杂,司礼监有一个掌印太监和四个秉笔太监,向来都是曾经的太子旧部担任,想要坐稳这五个重要位置,能力是次要的,信任度才是第一。

    那问题就来了,如果盛隆帝驾崩了,那新皇帝登基后肯定是要更换司礼监的人,换成他所信任的太监掌权,这个机构可是皇帝制约文臣、监督政务和掌控权力最重要的手段。

    原来的掌印太监和秉笔太监,除非是很特殊的例子,绝大多数人的结局就是离开京师去给太祖皇帝守墓,因为新皇帝身边的太监将要接替这些位子。

    如果不想走,贪恋司礼监的权力,那就得和新皇帝打好交道,内廷的事务非常繁杂,不是新人短时间能处理的,新皇帝也愿意留两个秉笔太监进行过渡,保障顺利交接。

    天明皇朝没立太子,陆彬就需要向每一个有机会当皇帝的王爷,表现出自己的态度,打的是旱涝保收的算盘,这种计谋也不算多巧妙,可是却很实用。

    王府每个院子都是四合院的样式,田刘氏住在侧院,这里有东西南北四排房屋,北屋自然是正房,门口有四个宦官和四个侍女守候。

    看到王爷来了,两个宦官急忙打开了房门。

    朱睿昇直接穿过客厅来到卧室,田刘氏正在屋里坐着,小丫鬟站在旁边,倒是长得白净水灵。

    “海忠,带着她出去!”朱睿昇淡淡的说道。

    小丫鬟吓得小脸发白,乖乖的跟着萧海忠走了,这里可是亲王府,对方是皇帝的儿子,一句话就能要她的小命。

    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朱睿昇一直没说话,以前的死鬼,眼光真的不错,这种艳若桃李的大美人,抢回家也是可以谅解的。

    天明皇朝对婚姻有明确规定,男子十六岁女子十四岁,但女子在十八岁之前还没有嫁出去,就属于是老姑娘了,田刘氏才二十岁的年龄,正是青春妙龄的时候。

    田刘氏的打扮是常规的上袄下裙,是翠绿色的百褶裙,身高大约在一米六七左右,乌黑靓丽的秀发梳成了桃心髻的样式。

    最为古典的瓜子脸,柳叶弯眉下是一对清澈而明亮的眼睛,唇不点而红,肌肤雪白细腻,上身山峰突起而腰部纤细,展现出了完美的曲线。

    尽管表情有些惊恐,还是没能掩饰她清雅出尘的气质,一看就知道是知书达理受过良好教育的大家闺秀。

    朱睿昇没有说话,不是装深沉,而是没想好怎么安排田刘氏。

    以死鬼的行事作风,抢到王府里的女人,是不可能放回去的,而朱睿昇暂时没法改变这种给外界的印象,突然之间性情大变,很难说会有什么麻烦,特别是在局面异常复杂的时候。

    “王爷,我只求您放过我的家人,不要伤害他们,我宁愿给您为奴为婢,求求您了!”田刘氏突然跪倒在地,语气还带着几丝颤抖。

    昨天晚上把朱睿昇推倒了,对方后脑部撞在桌子角,当场就昏了过去,她害怕的一夜都没敢睡,要是因为自己的行为,朱睿昇迁怒于家里人,那是无比恐怖的场景!

    这可是皇帝的儿子,是天明皇朝最为尊贵的亲王,自己居然敢伤害他,虽然是本能的反应,可对方不会这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