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十七章 从重惩办
    “本王是皇室亲王,身份并不辱没你,其余的条件就不必说了,难不成你愿意用一生的孤苦无依,只换来官府一座冰冷的贞节牌坊,就这么度过你的大好年华?”朱睿昇笑了笑说道。

    “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田刘氏坚定的说道。

    “狗屁理论,错误理解了伊川公的话,原话曰,只是后世怕寒饿死,故有是说。然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

    “现在的人们特别是朱熹,断章取义,就像是当和尚念歪了经,伊川公指的是男女双方,寡妇不嫁人,饿死怎么办呢?”朱睿昇说道。

    在原来的时空,这句话在历史上也是广为流传的,他偶然间在网络上,看到了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出处和解释,这才搞清楚来龙去脉。

    而天明皇朝对这句话,同样有类似的解答,他顺嘴就说了出来。

    “王爷打算怎么处置我?”田刘氏低声问道。

    若非被封建礼教的条条框框束缚着,正值青春妙龄的她,怎么可能会守寡?可是,这个话题朱睿昇说没问题,她是没法辩论的,圣人的话不容置疑。

    “既然你不愿意,本王也不勉强你,女人是用来疼的,我喜欢两情相悦的滋味,像那种花间喝道焚琴煮鹤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昨天晚上,我只是喝多了酒而已。”

    “你可能不知道,因为这件事,外面的局面有些复杂,你暂时不能离开王府,先住着吧,该吃吃该喝喝,等到风声没有那么紧张了,我自然会放你走的,强扭的瓜不甜嘛!。”

    “本王得提醒你,王府不是小门小户的普通人家,这些仆役和侍女没那么单纯,说话的时候留点心,别傻乎乎的听风就是雨,别人说什么你就当成什么。”朱睿昇站起来说道。

    你才傻乎乎呢!

    田刘氏站了起来,看着朱睿昇的背影,自己不知不觉的嘟起了小嘴,最大的威胁消除了,心思也就轻松了很多。

    这个王爷的年龄比她还小了四岁,身材高大英武潇洒,给人很可靠的感觉,词锋敏锐还带着难以抗拒的霸气......我这是想些什么啊!

    “老臣等见过宋王殿下!”孙东清为首的内阁和六部堂官刚走出乾清宫,就看到了朱睿昇,急忙躬身施礼!

    换做太祖皇帝时期,朝廷大员见到亲王是要下跪行礼的,但随着文官地位的提高,侍郎以上的官员,见到亲王也就是躬身而已。

    大朝会发生如此恶劣的事件,内阁和六部自然要有所交代,乾清宫的小朝会,从早朝结束一直到中午,讨论了三个多小时才结束。但是心情极度愤怒的皇帝,连饭也不管,就把大臣们全都轰了出来。

    “首辅大人,诸位阁老堂官,我们天明皇朝自成立以来,皇家还从来没有受到过如此屈辱,你们这一任内阁和六部,也是开皇朝之先河,把我们老朱家的脸一脚踩到了地沟里,本王也是从此臭名远扬,怕是以后相见无期了!”朱睿昇冷冷的说道。

    说完这些话,他脚步都没停,直接进了乾清宫。

    这些文官集团的核心人物,本来就不是他的支持者,彼此的立场分明,也不用虚与委蛇。

    内阁和六部堂官,自然也不怕朱睿昇一个无权无势的亲王,虽然被冷嘲热讽,却也不放在心上。

    “诸位,按照刚才在乾清宫所议的结果上题本吧,我写完票拟立刻递交给司礼监!”回到内阁所在的文渊阁,孙东清喝了杯茶,对在场的人说道。

    “阁老,真要是这么上题本,内阁和六部肯定会被认为是屈从皇家压力,不能维护正义,不能保护同僚和下属,会受到在京官员和士林指责的,名声比宋王殿下怕是好不到那里。”刑部尚书张宝贞牙疼的似的咧着嘴说道。

    “那怎么办?我们倒是想保住他们呢,可皇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他们做的这件事实在太过火了,鼓动国子监学生堵皇城门,没有株连九族就不错了!这个结果,还是老夫和大家与皇上苦苦周旋一个多时辰后才得到的,差点他们就被一起砍了脑袋。”

    “如果在这件事上和皇上意见相左,宫里和内阁的关系立刻就会紧张起来,我们也得被扣一个欺辱君父的罪名!皇上要是质问我们,天明皇朝到底还是不是朱家的江山,大家谁还能坐在这个位子上?士林之中还有我们的一席之地吗”孙东清无奈的说道。

    什么结果?

    发起这件事的都察院左都御史周铧和右都御史范礼贤,以及跳的最欢的刑科都给事中和吏科都给事中抄家问斩。

    其余四科都给事中和北直隶监察御史廷杖二十,囚禁诏狱一年后释放,罢官免职永不录用,与家人流放三千里。

    凡是参与早朝的监察御史和六科左右给事中,杖责四十,抓入诏狱囚禁半年,而后发往滇南之地,遇赦不赦,子孙不能出仕。

    凡是上题本弹劾宋王的在京官员,每人罚俸三年。

    在盛隆帝的暴怒之下,内阁和六部怕承担逼迫君父的罪名,只能眼瞅着皇帝对言官采取了大清洗的手段,从重予以惩办。

    杖责四十?还不如说是直接杖毙完事,就锦衣卫那种歹毒的手段,三十九杖打死了都不算本事,侥幸撑过来也是终身残疾!

    “万岁爷,刚才葛胜和骆鸣来了,经过对田刘氏夫家和娘家人的初步审讯,确实是有人在背后算计宋王,但这件事他们查不下去了。”陆彬在御书房汇报说道。

    “这是为何?”盛隆帝问道。

    他对葛胜和骆鸣讨厌的不得了,所以就让陆彬在外面拦截,看到他们就觉得心烦。

    “据田学严和刘涵章交代,昨天晚上宵禁以后,有人到家里找他们,虽然是披着黑斗篷,可是田学严说,他无意中发现,对方里面穿的是飞鱼服,而且语气有点像是内侍!”陆彬说道。

    飞鱼服啊!这是锦衣卫和太监中的少数人才有资格穿的赐服,必须是皇帝钦赐,绝大多数锦衣卫穿的不是正式的飞鱼服,而是有飞鱼纹的官服。

    语气有点像内侍,就是说有点像太监或者宦官,而盛隆帝也想到了,王府里面是有宦官的,像楚王和赵王的管事太监,也都有飞鱼服,特别是赵王,他由于格外喜爱,稍微有点品级的宦官都给赐了飞鱼服。

    “启奏陛下,宋王殿下奉旨见驾!”孙安柏到御书房报告。

    “宣他进来!”盛隆帝说道。

    他也觉得十分尴尬,出了这档子事,朱睿昇的名声在京师内臭名昭著,监管工部是不可能了,只是,怎么安排这个儿子,他心里实在是没想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