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十八章 有异议
    “儿臣叩见父皇!”朱睿昇来到御书房先下跪行礼。

    “平身,赐座!今天早晨朝堂上发生的事,还有都察院门口发生的事,你都知道了吧?”盛隆帝说道。

    “启奏父皇,儿臣现在才知道读书的好处。”朱睿昇对搬椅子过来的孙安柏道了谢,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我儿何出此言?”盛隆帝大为奇怪。

    朱睿昇的脾气最急,遇到事情就冲动,这次进宫别的不说,反而没头没脑来了一句很难理解的话,实在让人费解。

    这小子可是最讨厌读书的,怎么突然间开窍了?

    “不能以史为鉴,导致沦落到这个地步,古往今来,为了争夺至高无上的皇位,这样兄弟相残、灭绝人性、六亲不认的事情可谓数不胜数!”

    “我就奇怪了,都是些饱学鸿儒教出来的圣人子弟,难道古之圣贤们教给世人的大道,就是如此的狼心狗肺吗?今天他们能对付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将来他们对付的又会是谁?”朱睿昇一脸愤慨的说道。

    “咳咳咳!”盛隆帝被一口茶呛到了,连声咳嗽。

    孙安柏赶紧给他拍打后背,几分钟才逐渐顺过这口气来。

    话虽然说的很难听,但盛隆帝就是没法反驳,因为事实摆在眼前。朱睿昇从小就不喜欢读书,诗词歌赋更是不沾边,另外四人却饱读诗书,全是翰林学士和内阁大学士教出来的。

    朱睿昇的意思很明白,都察院大门口的事,肯定是有哪个皇子在后面捅了他一刀。

    “好了,这些烂事朕心里清楚,至于是谁在后面推波助澜,朕会让锦衣卫和东厂调查的。”盛隆帝皱着眉头说道。

    “父皇,恕儿臣直言,锦衣卫就是个人人嫌弃的烂摊子,当年太祖和成祖时期,这个机构曾经是皇家的一把利剑,上到皇亲国戚和阁老尚书,下到州县小吏和黎民百姓,包括军队的情况,各地的情报源源不断,甚至连北地的军情也屡立大功。”

    “可现在呢,名声比儿臣还要臭,仗着皇家的权力为非作歹敲诈勒索,各路官衙的坐探形同虚设,人员编制臃肿,就是些混吃等死的,是人不是人就塞到里面,浪费朝廷的军饷!”

    “北地眼下就剩下北锦防线了,要是被大金帝国打下来,京师就要受到严重威胁,锦衣卫在北地可是有满编的千户所,这就是一千多人了,隐藏密探数量估计能吓死人,但是您瞧瞧,可曾有什么像样的消息?”

    “天明皇朝最大的敌人,事关生死的威胁就是金国,这是下孩子都知道的事情,但据我看来,锦衣卫从上到下好像不知道,一点主见都没有,整天跟在东厂屁股后面摇尾巴!”

    “皇家成立锦衣卫,是要他们找到威胁皇权的原因,为皇权保驾护航,那么多的贪官污吏不去查,文官嚣张跋扈限制皇权不想办法,搞成现在这副局面,皇家成了摆设!要是落到我的手里,我非要......不争气的玩意!”朱睿昇说道。

    他在不断挑事,用言语刺激提升盛隆帝的火气,人在愤怒之下,理智会受到影响,这是常识,也是他最常用的一种方式。

    盛隆帝这个皇帝,当的实在是有点憋屈,天明皇朝的皇帝说了不算,长年累月被文官集团压得都要抑郁了,可想而知心里究竟有多少怨恨。

    “你说的很对,朕也有同感,难得你有这样的认识,我们天明皇朝现在是内忧外患,北地的金国不断逼近北锦防线,可户部却拿不出钱来给军队发饷,钱粮问题被这群文官搞得一团糟。”

    “刚才在朝堂,内阁和六部居然提出,要用内库的钱来给户部补窟窿,朕心里难受啊!堂堂的天明皇朝,两京一十三省的广大地域,人口多达万万之数,居然连几百万两银子都拿不出来!”

    “内库这点银子,除了要给宫里做日常开销,你大婚的费用也得从这里出,朕已经是省吃俭用了,他们却还是不肯放过内库!”盛隆帝心头火起!

    “父皇,我们皇家倒是压缩开支了,可这群文官呢?拿着朝廷的俸禄不说,夏天有冰敬,冬天有炭敬,儿臣听说有些大员的家里,有良田数百万亩,一分钱的田赋也不缴纳,生活极度奢侈。”

    “父皇以大局为重,对读书人优待有加,可他们是如何对待我们家的?儿臣敢说,把六部的官员拉出来挨个砍头,或许有冤情,隔一个杀一个,绝对有漏网之鱼!”

    “您的大局观在文官们的眼里就是软弱可欺,就是助长了他们的贪污腐化,儿臣斗胆进言,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您可不能再惯着这群人了!”朱睿昇继续挑动着盛隆帝的怒火。

    而盛隆帝听到这些话,心里是非常赞同的,朱睿昇的态度也让他很是喜欢,凡事就怕有对比。

    另外四个儿子,从小都是学习儒家思想,张嘴闭嘴都是圣人大道理,受到文官的影响太深,从来没有设身处地为皇家想过。

    “朕容忍他们,为的是天明皇朝的祖宗基业,为的是江山社稷,当他们威胁到通知的时候,朕肯定不能继续放任。孙安柏,你把刚才朕和内阁及六部堂官的小朝会结果告诉宋王!”盛隆帝说道。

    孙安柏急忙把如何处理科道官员,还有国子监官员的事情,详细和朱睿昇说了一遍。

    “父皇,既然是小朝会的决定,那就是说,内阁方面很快就会递交对此案的处理建议,等题本从通政司来到乾清宫,您打算怎么做啊?”朱睿昇忽然问了个问题。

    什么怎么做?

    孙安柏在旁边觉得很是奇怪,这还需要问吗?

    只要内阁的题本交上来,司礼监立刻就会照准,这是商量好的事情,随后锦衣卫就要出动,把这些涉案官员该撤职的撤职,该流放的流放,该杖毙的杖毙,内阁也会对弹劾的各衙门官员,下文加以惩治,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吗?

    “你是不是有什么别的想法,说的直接一些!”盛隆帝很是感兴趣的说道。

    他也期待着朱睿昇有精彩的现,就如同前几天在大朝会的时候,对付科道官员的一击必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