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十九章 一箭三雕
    从朱睿昇的角度来看,有言官们的存在,是利大于弊的,这些人大多数都能不畏惧权贵,敢于和皇家、内阁和六部作斗争,起到了一些积极意义,也深受士林的尊重和欣赏。

    要是这些科道官员因为自己的事情遭到如此的清洗,他以后在天明皇朝势必成为读书人心目中的罪魁祸首,想要治理天下,缺少读书人的配合也绝不可能,必须要想办法救救他们。

    “父皇,虽然这些言官们触犯了皇家的权威,行为恶劣着实该杀,但严惩他们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换了一批照样还是如此,因为这种方式是他们的立身根本,也是祖制赋予他们存在的意义。”

    “您有没有想过,这可是皇家收拢人心的一次机会,儿臣认为锦衣卫可以暂缓行动,旨意先把人抓到诏狱。我们天明皇朝的保密严谨性简直就是破筛子,到处漏风撒气的,用不了三天,该知道的也就知道了。”

    “内阁肯定在外面散布谣言,说是皇家要大开杀戒,只不过是他们拼死劝谏,才有这样的结果,这是踩着皇家的肩膀给他们扬名,而所有的骂名却全扣到了父皇的头上,这样士林对皇家势必更加抵触。”

    “我们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以您的名义进行大赦,肯定言官们的功劳,维护祖制赋予他们权力,虽然不能杜绝言官们和皇家作对,却一定会得到言官们的感激,引起他们对内阁的仇视。”

    “像是首恶,都察院的周铧和范礼贤,吏科都给事中和刑科都给事中,罢官免职也就算了,抄家流放就不必了,其余的人从轻发落。当然,儿臣只是提个建议而已,父皇考虑的一定更周到。”朱睿昇笑着说道。

    这就是一箭双雕的效果,不对,应该叫做一箭三雕,既救了文官得到他们的尊重,也坑了内阁和六部一把,还救了科道官员的性命,何乐不为呢?

    旁边的孙安柏和陆彬,听着这些话,心底深处升腾起一股寒气,看着朱睿昇的眼神忽然有了一丝丝的畏惧。

    所有人都把宋王看成是有勇无谋之辈,忽略了他的存在,谁曾想,这才是耍心机玩阴谋的大行家,这个主意简直坏的流脓,把内阁狠狠的坑了一把。

    不是说皇帝要大开杀戒吗?可结果呢?

    “好,很好,你的提议朕会考虑的,传旨,追封丽妃为皇贵妃,等朕百年后共葬。”盛隆帝说道。

    朱睿昇的母亲丽妃,连贵妃也不是,按照天明皇朝的典制,是没资格死后进入帝陵安葬的,只能葬在附近,唯独皇后才有这样的资格。

    由此可见,盛隆帝的决定,是丽妃极大的殊荣,也代表皇帝对朱睿昇的满意度到了新的地步。

    “儿臣代母妃叩谢父皇!”朱睿昇急忙跪倒磕头。

    盛隆帝对儿子能够坚持和文官集团斗争非常欣慰,他忽然想到,既然监管工部的事情没法进行,何不让朱睿昇去收拾一下锦衣卫的烂摊子?

    “孙安柏,传朕的旨意,命九皇子宋王朱睿昇为锦衣卫大都督,宫中宿卫和仪仗侍卫全部编入南镇抚司,仍归司礼监管辖,在京北镇抚司、诏狱和六个千户所,各省、各道府的锦衣卫千户所和百户所,均归朱睿昇掌管。”

    “赐尚方剑,授予他任免与生杀之权,包括锦衣卫指挥使在内,一概听从命令,违者视同抗旨不遵,诛九族!交接的事情你来负责落实,东厂使用的锦衣卫人员全部从南镇抚司调用,以后两边就不要随便联系了,有事情通过司礼监来协调。”盛隆帝说道。

    放权也是有限度的,哪怕是自己的儿子也一样,锦衣卫负责皇帝的仪仗和宫里的宿卫,这批人绝不会给朱睿昇管理。

    而且为了防止朱睿昇掌管锦衣卫之后,压制的东厂太狠,两边产生不必要的麻烦,干脆就直接切断了联系。

    “老奴遵旨!”孙安柏差点傻了眼。

    皇帝居然把锦衣卫交给了九皇子,这是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皇帝对东厂和锦衣卫,已经厌烦到这样的程度了吗?

    “父皇,锦衣卫可是皇家特殊机构,虽然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名声早就臭不可闻了,但交给儿臣来管理,终究有些犯忌讳。”朱睿昇尽管心里欣喜若狂,但还是强行压住了,他担心这是一次试探。

    “锦衣卫是我们皇家的卫队,是最后的一道屏障,其人员任免处置无需经过内阁同意,你也不用担心百官的异议,这件事由朕来做主。”

    “你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大刀阔斧改造锦衣卫,无论是减裁冗员还是重整北地的密谍,朕都全力支持,已经烂成这个样子了,再烂也烂不到哪里去,你做事不用太过小心。”盛隆帝说道。

    对盛隆帝来说,锦衣卫领着天明皇朝军队里最高的薪俸却不干人事,表现的确是把他恶心坏了,不收拾收拾这些皇家鹰犬,他死都闭不上眼。

    但是锦衣卫具有特殊权力,如果是被有心人利用,那将会出现大问题,所以盛隆帝略加思索,就选择了宋王朱睿昇。

    朱睿昇向来心机不深,而且性格有些暴躁,经过这次田氏的事情,与文官集团更是势同水火,关键在于,他是皇家亲王,忠诚度是绝对可以信赖的,因此,执掌锦衣卫再合适不过了。

    至于另外四个儿子,盛隆帝心里很有数,任何一个都不敢给,都是文官教导出来的,他们接手后,锦衣卫估计就要被拆散了,文官最痛恨的就是厂卫,恨不能食其肉寝其皮。

    说到底,他的想法就是想让锦衣卫吃点苦头,没指望朱睿昇能把这个机构脱胎换骨,重现当年太祖皇帝和成祖皇帝时期的风光,还有一个原因,他没别的地方安排这个儿子。

    “既然父皇决心已定并对儿臣委以重任,儿臣必不敢辜负父皇的期望,但儿臣斗胆要两项特权!”朱睿昇下跪说道。

    自污了一把,没想到居然天上掉馅饼了!

    这是朱睿昇的第一感觉,他以前是军方的资深特工,最熟悉的工作自然是情报工作,而锦衣卫完全符合职业对口条件,是他积累资本的最好工具。

    天明皇朝军队实行的是卫所制,每一卫的标准是五千六百人,但锦衣卫显然不受这个约束。

    到了现在盛隆十二年,锦衣卫在京就有十四个千户所,除了皇宫的仪仗宿卫事务,还管着京城的缉捕事务。

    而金陵和南北十三省,再加上北地,还有十五个千户所,光是明面上的编制就有将近四万人。

    更为重要的是,因为其职业特殊性,也是锦衣卫后期的腐化,刺探机密搜集信息的暗探,数量竟然达到了六万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