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二十章 锦衣卫大都督
    “特权?朕封你为锦衣卫大都督,已经给了你任免和生杀大权,说来听听,你还想要什么支持?”盛隆帝有些好奇。

    “儿臣请求给予随时离开京城到各地视察的权力,以便整顿各地的千户所和百户所,清理存在的弊端。”

    “还打算到江南特别是苏杭和金陵一带,做海外贸易,筹集费用支撑锦衣卫,这是需要提前向父皇报备的。”朱睿昇说道。

    皇子没有旨意擅离京师,会被扣上图谋不轨的帽子,所以,这件事必须要先向盛隆帝报备,得到批准方可行动。

    而朱睿昇的算计之深目标之远,绝非任何人所能猜到,他听到自己的任命,立刻就想到了日后发展的方向,他要以锦衣卫作为障眼法,训练全新的军队。

    天明皇朝除了九边的边军,包括京营在内的大多数军队,都已经丧失了战斗力,这不仅是皇朝自身的威胁,也是朱睿昇潜在的威胁。

    想要私下养军队,最重要的就是财源,没钱是万万行不通的,而且需要的数量,绝对超过天明皇朝的财政收入。

    这件事不能摆在明面上说,也不能向朝廷求援,只能凭着自己的本事赚钱,而目前唯一能够解决的办法,就是利用江南的资源,与海外商人做交易,甚至扩展到远洋贸易。

    锦衣卫存在了两百多年,俗话说得好,破船还有三千钉呢,这个系统里面有的是人才和潜能,一旦加以利用和引导,无论是架设新情报网还是做买卖,都会呈现不可思议的效果。

    “起来说话,你想和海外商人做买卖?”盛隆帝笑了笑问道。

    天明皇朝的丝绸、棉布、茶叶、瓷器等商品,深受海外各国喜爱,大量的海外商人涌到江南采购,贸易额也是极其惊人,可以说,就目前的情况,天明皇朝的白银是源源不断涌入的,并非是外流。

    天明皇朝实施的是禁止出海政策,可实际上呢?

    皇帝的内廷在江南设有织造局,一些勋贵和朝廷大员也有类似的买卖,江南的豪门富商,也大量在做这种买卖,只要船队顺利,一趟贸易获取的利润,就够一辈子吃喝不愁了。

    “父皇,朝廷的户部的库房能饿死老鼠了,锦衣卫机构臃肿冗员太多,数万人的军饷和经费,每年最少需要耗费两百多万两白银。”

    “眼下北地的军饷朝廷都无力负担,内阁还在打皇家内库的主意,儿臣既然执掌了锦衣卫,自然要为父皇分忧,眼下解决难题最快的途径,就是和海外商人做买卖。”

    “儿臣准备到江南一带,收购丝绸和茶叶,用来给锦衣卫发饷,并尽快处理冗员问题,让锦衣卫进行瘦身,请父皇恩准!但您知道,儿臣家里没几两银子,还请您给点本钱。”朱睿昇笑着说道。

    该伸手的时候还得伸手,这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盛隆帝也没有理由反对,因为他知道,这种买卖绝对稳赚不亏。

    朱睿昇以亲王的身份做买卖,先天性的有优势,还有锦衣卫的加持,要是这种条件再赔了,那简直比猪还笨!

    “混账东西,身为皇家的亲王,一年怎么算也得一万多两银子的收入,就知道平日里花天酒地的,真到用钱的时候抓瞎了吧?”

    “你和朕说实话,想要和商人做买卖,除了要给锦衣卫赚钱,就没有点别的想法?”盛隆帝似笑非笑的说道,自认为看破了儿子的算计。

    在他的意识里,朱睿昇想要立功是真的,给自己留下个好印象,对他未来也有好处。但是,哪怕是亲生儿子,做事情也不会这么纯粹,肯定会夹杂着别的目的。

    “圣明无过父皇,儿臣将来是要就藩的,按照朝廷现在的财力,怕是我在封地的王府都建不起来,加上府内人员众多日常开支巨大,需要大笔的银子作为支撑,不趁着现在捞点,将来成为藩王受到种种约束,就没有好机会了。”朱睿昇很坦白的说道。

    这个理由肯定是能被盛隆帝接受的,而且非常的合情合理,因为这完全就是事实!

    天明皇朝规定,离京就藩的藩王在封地内的王府有房屋八百多间,还有顶门楼、庭、厢、厨、库、米仓等各种建筑数十间。

    王府的规格是,东西宽度为一百五十丈二寸二分,南北长度为一百九十七丈二寸五分,折算后差不多是三十三万平方米的总面积,而皇帝的紫禁城才七十多万平方米!

    这么气势恢宏的建筑群,按照现在天明皇朝的财政情况,根本就建造不起,很多地方的衙门都破破烂烂的却没钱修。

    再就是人员开支方面,王府的侍卫由兵部发放,而王府的仆役、侍女、属官等人员,由地方财政负担,户部的银库都能饿死老鼠,地方难道还富得流油不成?

    “就知道你小子心里有鬼,你要的这两项特权并不过分,朕准了,但做事的时候要低调,如果能够减少锦衣卫的军饷开支,对朝廷艰难的局面也有很大帮助。”

    “至于捞点银子,你是朕的儿子,朕总得一碗水端平。你去江南之前,找孙安柏从内库提取一百万两白银作为本钱,但事先说好,这是朕借给你的。”

    “凭着你的身份和锦衣卫的帮助,买卖并不难做,你拿到海外商人的货款后,必须立刻归还内库,看在日后锦衣卫自己赚钱发饷的份上,就不和你要利息了。”盛隆帝说道。

    内阁的手自然不敢伸到特务机构里,这等于是触碰到了皇帝的底线,在逼着皇帝大开杀戒,锦衣卫和东厂属于老朱家的自留地。因此,宋王监管锦衣卫这件事,只需要向内阁通报一声即可。

    孙安柏听出了皇帝的决心,他的行动很快,没到半个时辰,侍驾的庶吉士就写好了圣旨,司礼监审核一遍盖上大印,并且取来了盛隆帝的御剑。

    这把剑授予指定的官员作为信物,就叫做尚方剑,代表着皇帝亲临,有着先斩后奏、临机决断一切的权力。

    另外还有一种具备这种功能的东西,天明皇朝的总督都会被赐予,巡抚也有授赐者,叫做王命旗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