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二十一章 接管锦衣卫 一
    “罗益,本王受父皇委托,接管锦衣卫的所有权力,你现在马上回王府一趟,召集一百名王府侍卫到锦衣卫指挥使衙门听命,我有事情需要你们去做。”出了宫门,朱睿昇对罗益笑着说道。

    此刻他的心情无比的激动,能够以皇家亲王的身份掌管锦衣卫,这绝对是穿越带来的最大福利,其效果属于一加一大于二,是在无限的裂变。

    “恭喜王爷荣任锦衣卫大都督,属下给王爷贺喜了,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属下这就回王府,一定在最短的时间赶到锦衣卫指挥使衙门!”罗益听到朱睿昇的新身份,也是觉得心里喜悦。

    自从成祖皇帝夺得江山以来,宋王还是第一个有实权的皇子,也预示着未来的前途可能会发生巨大变化!

    孙安柏先到了内阁所在的文渊阁,向阁老们通报了盛隆帝的决定,然后才坐着轿子赶到了锦衣卫指挥使衙门,而此时,朱睿昇已经坐在大堂喝茶了。

    锦衣卫指挥使骆鸣,按照朱睿昇的命令,迅速派人召集在京的锦衣卫中高层军官,包括所有的千户和百户,到衙门恭听圣谕。

    “公公,万岁爷任命宋王殿下做锦衣卫大都督,以后下官该如何应对?”骆鸣偷偷的询问孙安柏。

    他既然能当锦衣卫指挥使,自然得到了孙安柏这个掌印太监的支持,除了对司礼监的意思唯命是从,暗地里他也做了不少的小动作,除了每月的孝敬,逢年过节的时候,也必然要送一份厚礼。

    为了防止盛隆帝的猜忌,骆鸣不敢认孙安柏当干爹,可是论态度表现,几乎是把这个老太监当做干爹来伺候,所以,他也很得孙安柏的欢心,没人能撼动他的地位。

    “要变天了,以后别指望东厂能罩住你,葛胜也是自身难保,记住咱家的话,老老实实服从指挥,千万不要试图反抗,那是取死之道。”

    “在万岁爷心里你的表现糟糕至极,一旦宋王殿下翻了脸要杀你,咱家也帮不了你,早点投靠王爷,这是你唯一的活路。”孙安柏低声说道。

    他现在心里无比的忌惮朱睿昇,这是个极其难惹的厉害人物,只不过以前没有发挥的机遇而已,他从一个小太监一步步走到现在宦官的第一人,自认为眼睛看不错。

    也就是一个时辰的时间,大堂和院子里跪满了中高级军官。

    大家心情忐忑的低着头,居然是司礼监掌印太监孙安柏亲自宣旨,那这道圣旨的性质可是太特殊了。

    最前面的是正三品锦衣卫指挥使骆鸣,然后是从三品锦衣卫指挥同知蔡汉昌和罗宝通,正四品锦衣卫指挥佥事孙同赞和蒋元达。

    再后面是从四品锦衣卫南镇抚司镇抚使薛荣贵及令人谈之色变的锦衣卫北镇抚司镇抚使秦定远。

    院子里跪着在京的十四个正五品千户,二十八个从五品副千户,一百四十个正六品百户,这些中层军官构筑了十四个千户所的指挥系统。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天明皇朝自开国太祖设锦衣卫初始,历时两百余载,将士用命功勋卓著,然而今人浮于事,军纪松散兵备松弛,于国毫无建树,钦命皇九子宋王朱睿昇担任锦衣卫大都督,全权负责整饬,遇事自行决断不必请奏,钦此!”

    孙安柏面无表情,念完了没有标点符号的圣旨,然后交给了朱睿昇。

    “臣锦衣卫指挥使骆鸣及锦衣卫全体官兵接旨谢恩!”

    在骆鸣的带头下,所有跪着的锦衣卫军官齐呼万岁,然后磕头站了起来!

    几个高层对视一眼,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的都是畏惧,额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怎么可能不害怕呢?

    皇帝的意思很明确,他对锦衣卫已经到了难以忍受的程度,派这位宋王殿下负责整饬,或许接下来就是人头滚滚血流成河!

    但是,即便知道这一切也没用,锦衣卫的一切都来自于皇帝的信任,别说是抗旨,只要皇帝把他们交给文官,大部分人都得被砍了脑袋。

    “臣等叩见宋王千岁!拜见大都督!”

    军官们接旨后站起来,再次下跪磕头。

    锦衣卫虽然人员众多机构庞大,但按照编制还是个卫,卫指挥使再厉害,品级也只是三品。

    宋王朱睿昇本身就是贵不可言的皇家亲王,皇帝还嫌力度不够,搞出个大都督的职位来,把指挥使踩到了脚底下。

    大都督这个职位是正一品的军职,早在天明皇朝开国时期曾经有过,当时的大都督府就是大宋皇朝的枢密院,统领全国军队的中枢机构,既有调兵的权力,也有统兵的权力。

    但是皇帝担心军权旁落,会给皇家带来隐患,所以大都督府很快就遭到了分割,变成了五军都督府。

    现在因为兵部掌权,五军都督府变成了执行机构,只有统兵权力没有调兵权力,而兵部是只有调兵权力,没有统兵权力,形成相互制约的局面。

    皇帝的意思很明白,大都督就是锦衣卫的最高指挥官,所有权力集于一身,也体现了他要收拾锦衣卫的决心。

    “锦衣卫负责皇宫值守和仪仗侍卫的人员,前、后、左、右、中五个千户所,还有旗手所、亲军所和驯象千户所,从现在开始全部编入南镇抚司,以后由司礼监进行调遣分配。”

    “北镇抚司在东厂值班的锦衣卫掌刑千户和理刑百户从明天收回,以后东厂要人,就从南镇抚司调用,不和我们再发生联系,对于东厂提出的要求,你们以我的名义拒绝执行。”

    “除了南镇抚司和八个千户所,锦衣卫指挥使衙门、北镇抚司和六个千户所,包括京师外十五个千户所的所有人员和资产,均归本王管辖。巡街缉捕、文书档案、钱粮发放和诏狱等职能,还有原来南镇抚司的火器研发和工匠等,也统统转移过来。”

    “骆鸣,你亲自带人把所有的人员密档和人员名册,锦衣卫历年来的钱粮发放支出账目,全部装车送到宋王府,不得有任何遗漏,涉及到诏狱的卷宗全部封存,没有得到批准,谁也不能踏入库房半步。”

    “从明天开始,在京所有百户以上军官,也包括指挥使在内,卯时一刻必须要到王府报道,若是没有差遣然后再回衙办公。从明天开始,未得允许不得私自离京,重要事务先行禀告,胆敢违令者,杀无赦!”朱睿昇站起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