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二十二章 接管锦衣卫 二
    这次朱睿昇前来指挥使衙门接收的过程非常简短,他没有处理任何一个军官,但问题是,所造成的威慑力,比杀人还要可怕太多!

    封了锦衣卫的钱粮账本,就掌握了所有人俸禄发放的数据,而人员名册和密档,就是验证账本真实性的关键,等于牢牢的掐住了锦衣卫上上下下的七寸。

    而诏狱的卷宗,就是锦衣卫抓捕犯人,进行刑讯和处理的过程记载,锦衣卫也不是随心所欲敢随便抓人,行动必须要有记录,大多数时候还得有驾贴,锦衣卫留一份存档,东厂也要有一份存档。

    “真是好手段啊!”孙安柏上马车的时候,回头瞅了瞅指挥使衙门,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锦衣卫真不愧是皇家的特务机构,朱睿昇看到,所有人员的名册和密档,在密室里摆放的整整齐齐。

    名册是单独的铁架子摆放,密档按照两京十三省和北地的划分,共分为十六个铁架子,架签上标注的非常清晰,可见在细节方面是很用心的。

    尽管密谍的数量庞大,但入职手续决不能缺少,身份籍贯、年龄、体貌特征,何时加入锦衣卫,立有什么样的功劳,这都需要详细记录。

    “按照架签的标注,把密档按照顺序装箱,不要搞混了。骆鸣,你应该觉得庆幸,本王这个大都督可是替你挡了一刀,哭丧着脸给谁看呢?是不是觉得自己受委屈了?”朱睿昇淡淡的说道。

    “属下是觉得愧对万岁爷信任,还得由王爷来收拾烂摊子,绝不敢有丝毫的委屈,请王爷明察!”骆鸣慌忙说道。

    “明察?我又不是神仙,一时半会的能查到什么?解铃还须系铃人!”朱睿昇意有所指的说道。

    只是用了半个多时辰,所有的名册和密档,还有账册,就全部装好了箱子,由王府侍卫押送着离开了衙门,朱睿昇也没有继续停留,坐着轿子撤了。

    “大人,大都督把密档和人员名册,还有账册都给调走了,我们怕是要有大麻烦!”秦定远心慌了。

    关键是事情来的太突然,连隐藏的机会都没有,谁也不敢拒绝或者暗中做手脚,那是找死的行为。

    居然敢调查锦衣卫,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所以,锦衣卫的秘密也没有做太多的掩饰,稍微用心查查,就能发现里面的问题。

    宋王虽然走了,可是还留下了一个小队的侍卫,在指挥使衙门常驻,看住了各处要地,摆明了就是监督。

    “诸位,别看大都督年纪轻,但做事相当老辣,或许这是蓄谋已久的一次突袭。现如今是非常时刻,小心谨慎为上,不要被大都督抓到把柄。”

    “我警告诸位,千万不要在这个节骨眼搞什么小动作,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们。”骆鸣脸色阴沉的说道。

    说完这句话,他看了看在场的众人,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随手关上门,给人一种听天由命的感觉。

    大部分军官都离开指挥使衙门,回到了自己的驻地,在大堂留下说话的,只有锦衣卫的少数高层军官。

    “之所以锦衣卫成为现在的局面,那并不是因为我们造成的,大家在接手的时候就是个烂摊子!一朝天子一朝臣,各自都有各自的帐,前几代锦衣卫先辈搞出来的结果,不能把黑锅扣在我们头上!”

    “大都督的胆量再大,我觉得他也不敢深究内幕,如果真要追查定罪的话,恐怕中高级军官一大半都要掉脑袋,那整个锦衣卫就散架了,万岁爷估计也不想看到这一幕。”身为二把手的蔡汉昌想了想说道。

    不得不说这是很正常的逻辑思维,锦衣卫的权力和身家性命来自皇家的信任,同时,皇家也需要依赖锦衣卫,震慑百官维护皇权,皇帝肯定不愿意看到锦衣卫被宋王折腾的人心惶惶,那岂不是遂了文官的心愿?

    “你说的有道理,我打算试试大都督的心思,他不是下令从明天开始,卯时一刻到宋王府点卯吗?”

    “那明天我安排几个人故意误卯,看看他是如何处置的,诸位,如果不能及时作出反应,接下来等着我们的,恐怕就是****般的大清洗了!”秦定远说道。

    “北镇抚司是有特殊权力的,你安排的尽量级别高一些,至少得百户或者副千户,级别太低了没有价值,大都督随手给杀了,我们就没地哭了。”蔡汉昌压低声音说道。

    实际上锦衣卫系统里面,最为核心的是北镇抚司,这才是具备特务职能的部门。编制数量也不多,天明皇朝的千户所满编一千一百二十人,而北镇抚司的特务数量不到一千人。

    但是,北镇抚司的权力极大,镇抚使可以直接向皇帝奏报重大事务,这九百多个特务,除了安排在京师的各千户所,金陵、北地和十三省的千户所,也有常驻人员,甚至有些千户和副千户,都是要由北镇抚司的特务来兼任。

    而北镇抚司肩负着特殊使命,行动根本不能以正常要求来管控,别的部门要是误卯,找理由都不好找。

    “这件事我觉得最好不要做,大都督刚上任就给他碰个钉子,说不定会适得其反,我们都知道,宋王殿下的脾气性格,与别的几位殿下完全不一样,他要是觉得脸面受损,这笔账好欠不好还。”罗宝通说道。

    这属于老成的建议,朱睿昇的做事风格类似于武将,与文官是截然不同的,真惹急了眼,事情的走向就很难说了。

    “如果他对误卯的军官加以严惩,我们这些高级将领可以一起出面求情,大都督刚刚上任,对锦衣卫的情况还不熟悉,不知道这池子水的深浅,总不能站到所有人的对立面吧?”

    “想要掌控锦衣卫,就得依靠我们这些人,把人都给得罪了,他在锦衣卫日后就难以立足,命令也执行不下去,我们不能让他做事随心所欲,维持现状才是符合实情的办法。”秦定远说道。

    天明皇朝的官场也有一种游戏规则,就是相互试探相互妥协,类似于买菜时的讨价还价。

    你有你的条件,我有我的底线,这种方式叫做找平衡,无论是皇帝和内阁,还是各衙门的官员,都是这么操作的。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朱睿昇并不是以前的死鬼,他现在巴不得出事呢,眼下天明皇朝的情况,已经给不了他太多的时间了,整合资源快速发展,这是他必须要实现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