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二十三章 接管锦衣卫 三
    “海忠,你把王府西南角的小院收拾出来,派人严加看管,所有锦衣卫的密档都送到里面,再挑几个认识字的侍从,要能够管住自己嘴巴的,今天晚上开始陪着本王一起整理密档。”

    “准备最少一百份笔墨纸砚,除了你和罗益,小院里的人未得命令之前,不能离开王府,甚至不能离开院子,违令者立刻处死。”

    “还有,王府的大门从现在开始就不要关了,如果有人来求见,就直接领到小院见我。”回到王府后,朱睿昇笑着说道。

    他心里的确是格外兴奋,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够掌握绝大部分的锦衣卫力量,自污的手段虽然坏了名声,可要和收获相比,那是不值一提的。

    “有客人?王爷的意思是说,今天晚上那些锦衣卫的大人物们,会来王府表示效忠?”萧海忠很有兴致的问道。

    “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就像他们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一样,我要的是锦衣卫中的精英、传承两百多年的情报网和庞大的编制,以这些为基础,为锦衣卫搞个脱胎换骨的大手术!”

    “大部分的中高级军官,就像是一堆早就变质的腐肉,但我却不是草原的秃鹫。据我的判断,绝大多数人会暂时观望,甚至想要和我掰掰手腕,只不过,什么时候都有聪明人。”

    “骆鸣肯定会来投靠的,父皇任命我做大都督,掌锦衣卫的任免和生杀大权,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信号了,要是连这点都看不出来,他根本不配当指挥使。”朱睿昇说道。

    “要是骆鸣今天晚上不来呢?”罗益好奇的问道。

    “那下场就是死!父皇早就对他不满了,我要杀他,司礼监也保不住他的命!”朱睿昇回答说道。

    天明皇朝的锦衣卫指挥使,大多数都不得善终,锦衣卫属于特务机构,在办理皇帝交付的任务时,得罪了文官集团,而且掌握着很多皇家绝密,对于这样的人,不用就要杀,没有第二个选择。

    骆鸣是依附宦官集团才得以提拔,他不是皇亲国戚或者功臣之后,也不是盛隆帝的身边人,只要朱睿昇不想用他,早晚都要被灭口的,这一点相信他自己也很清楚。

    锦衣卫必须要进行清洗,很多人要掉脑袋,但朱睿昇不希望是自己顶在最前面,哪怕都知道是他,而骆鸣,则是他选中的代言人,说得更明白点,就是个听话办事的傀儡!

    “万岁爷,宋王殿下的所作所为简直是神来之笔,完全掌握了主动权,进可攻退可守,就像是掐住了锦衣卫的七寸,一根绳子勒住了所有军官的脖子,搞得他们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架在半空里很是难受。”

    “老奴认为,即便是那些工于心计的老狐狸,要是处于宋王殿下的位置,最多也就是这个程度,不会做的更漂亮了。”孙安柏笑着说道。

    回到皇宫后,他立刻就来到乾清宫,向盛隆帝汇报朱睿昇接管锦衣卫的情况。

    孙安柏心里也是有些警惕,这位宋王殿下的表现和以往完全不一样,既不冲动也不莽撞,做起事情来手段老练一剑封喉,这不该是十六岁年龄能有的智谋,其余的四个王爷比较起来,估计也要逊色三分。

    想想宋王给所有人的印象,孙安柏认为这是一种掩藏的假象,这位王爷或许并不简单,是个极其厉害的人物。

    就如同现在,没人把他当成是皇位的竞争者,连皇帝也疏忽了,甚至把锦衣卫给了他,这是什么,这就是如虎添翼。

    “他真有你说的那么聪敏?言过其实了吧?”盛隆帝笑了笑说道。

    虽然知道这个老太监是恭维朱睿昇,但是作为父亲,他还是很高兴的,老九可是他向来头疼的家伙,难得听到有人称赞。

    “老奴哪敢欺瞒万岁爷,的确是如此。”孙安柏急忙说道。

    还特么言过其实,您嘴角的笑容已经出卖了心里的想法,现在得意的很呢,我敢说别的吗?

    “其实呢,以睿昇向来冲动的性格,居然没有着急大开杀戒,抢夺锦衣卫的权力,朕觉得已经超出了对他的预期。”

    “看起来朕对他委以重任,做事反倒稳重了很多,这是不想给朕造成坏印象,但持续这样就不好了,会让锦衣卫的人认为他软弱可欺。”

    “给东厂增加人手,秘密监视他们的言行举止,明天就要管部了,文官的内斗也会随之加剧,这是天明皇朝第一等的大事。”盛隆帝说道。

    “不过......宋王千岁似乎没有万岁爷说的那么稳重!”孙安柏犹豫着说道。

    “怎么回事?”盛隆帝问道,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东厂来报,宋王千岁把两个西洋传教士留在府中备询,今天上午的时候,礼部主客清吏司郎中马显亮登门,要把传教士带到礼部衙门办手续,也不知道说了什么话,结果激怒了宋王。”

    “坐探回报说,马显亮的脑门被打破了,似乎是挨了一茶碗,不仅如此,王府的侍卫统领罗益,还带着人把他送到了诏狱,要锦衣卫严加审讯。”孙安柏说道。

    东厂在锦衣卫和礼部都有自己的坐探,正大光明的进行监视,所以这种事情知道的非常快。

    “这个混账东西,要是不给朕找点事,他就活不下去!抢节妇的事情还没有过去呢,他又把礼部的官员打了,这是要把文官们往死里得罪!”盛隆帝气哼哼的说道。

    “万岁爷,以老奴的看法,估计是礼部官员在言语中不太恭敬,说话的时候没有分寸,所以才惹怒了宋王,您是知道的,这些人张嘴闭嘴都是圣人的大道理,根本是在藐视皇权。”孙安柏说道。

    盛隆帝虽然生气,但是并没有要处罚宋王的意思,天明皇朝的皇家,苦文官久矣,巴不得有人能让这些龌龊官员吃点苦头。

    他的五个儿子里面,也就是宋王朱睿昇有这样的性格,换做别的四个人,打死也不肯得罪文官。

    皇帝是这样的态度,司礼监掌印太监自然也是这样的态度,还得添油加醋的解释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