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二十四章 接管锦衣卫 四
    “你说的好,天明皇朝的文官,什么时候把皇权放在眼里了?宋王做得好,做的深合朕意,以后司礼监这边多帮着点他,按照他的性格,肯定和文官频繁起冲突。”

    “还有,从内库拨出白银八十万两,转交给户部,用来给北地的军队发饷,你告诉内阁,这是朕为九皇子大婚准备的费用,户部必须在秋收以后,把钱一分不少返还内库。”盛隆帝咬牙切齿的说道。

    天明皇朝的江山社稷是老朱家的,内阁可以耗时间,他这个皇帝却不敢耗着,军队要是动摇了军心,结果肯定是灾难性的。

    八十万两白银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盛隆帝心疼的很,这笔钱至少能够给朱睿昇完婚,而且剩余的钱可以用来建造王府,儿子结婚老子掏钱,这是天经地义的。

    可他心里明白,这种事情绝对还会有,各地秋收的赋税运到户部银库后,转眼间就会花的干干净净,两京一十三省加北地,各级官吏和驻军,都眼巴巴的瞅着这点钱呢!

    户部花光了钱,北地的军费怎么办?到时候内阁还得打内库的主意,这就是个恶性循环!

    “请禀告王爷,就说锦衣卫指挥使骆鸣前来求见!”

    刚刚开始宵禁,骆鸣就带着几个心腹,乘坐马车来到了宋王府。

    他不敢不来,皇帝已经对锦衣卫厌恶到了极点,而孙安柏这个掌印太监表示无能为力,等于失去了最大的靠山。

    朱睿昇在指挥使衙门的时候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已经明确表示给他一次机会,要是错过今天晚上,唯一的生机怕是就没有了。

    在王府侍卫的带领下,骆鸣来到了一个小院子,而北屋的客厅里灯火通明,似乎有人在说话。

    “臣骆鸣叩见王爷千岁!”骆鸣进屋后第一个动作,就是急忙撩衣跪倒,重重的磕了三个头,用实际行动表示了自己的态度。

    “起来吧!坐下说话!”朱睿昇说道。

    骆鸣站起来刚要入座,突然瞪大了眼睛,他惊讶的发现,锦衣卫的指挥同知罗宝通和指挥佥事孙同赞,居然就坐在一边,看样子来得比他还要早。

    罗宝通和孙同赞这两个人的私交密切,皇帝此次派宋王朱睿昇全权接管锦衣卫,掌任免和生杀大权,他们立刻就警觉起来,感受到了浓重的杀机。

    宋王把整个系统的人员花名册和密档,还有账簿带走,这等于掐住了大家的要害,接下来势必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的清理行动,可怕的是,在这个系统做事的人,谁也不干净,根本经不起调查。

    天明皇朝别的军队受兵部管辖,而锦衣卫完全是受皇权控制的,也就是说,宋王哪怕举起屠刀大开杀戒,除了皇帝以外也没人能阻止他。

    两人并不看好蔡汉昌和秦定远等人的对抗,这是纯粹的找死,锦衣卫实质上和东厂是相同的性质,等于皇家豢养的恶犬,如果狗把主人给咬了,下场绝对会惨不忍睹。

    所以,两人经过短暂的交流,决定当天晚上就来王府投诚,向朱睿昇表示效忠,这也是唯一能够自救的办法。

    对骆鸣来王府,他们并不感到惊奇,要是连这点眼力都没有,他也不会掌管锦衣卫长达九年时间。

    “大都督,锦衣卫人浮于事机构臃肿,近年来毫无作为,这是属下的失职,还请大都督降罪惩戒!”骆鸣再次跪在地上说道。

    这不是他的膝盖软,而是看到有两个副手已经提前来了,指挥使下面就是指挥同知,等于是副职,指挥佥事的等级也不低,完全够资格取代他,可利用的价值削弱了很多。

    “骆鸣,你的确有罪,盛隆三年通过司礼监的关系,由锦衣卫的指挥同知担任指挥使,从那时候起,锦衣卫在九年的时间里,衰落下滑的速度,比原来的九十年还要厉害!”

    “瞧瞧现在的烂摊子,明暗的力量加起来有十万之众,可对内你们不能监视百官动向和各地情况,无法分担皇家的压力,导致文官的行为日益猖獗,对外不能协助抵御强敌,无论是瓦剌、鞑靼还有金国,政治和军事方面的情报一无所知。”

    “锦衣卫遍布两京一十三省,多达四万多人的公开编制,里面能做事的有多少?六万密谍,其中靠着关系混军饷的有多少?军官吃空饷、贪污腐化、敲诈勒索,上行下效,搞到现在比本王的名声还臭!”

    “还有,本王有些奇怪,你骆鸣一味跟在东厂屁股后面,做事情毫无主见,锦衣卫难道是司礼监和东厂开的不成?你是皇家的臣子,不是太监们的奴才!你说你是不是该死?”朱睿昇端着茶碗说道。

    “大都督所言皆为事实,臣不敢自辨,请大都督发落!”骆鸣磕头说道。

    求见没有被拒绝,这就说明朱睿昇暂时还不打算杀他,如果能够得到他这个指挥使的全力协助,朱睿昇接收锦衣卫的速度会快很多。

    他掌握锦衣卫九年的时间,所有至关重要的岗位职务,都是他的心腹嫡系来担任,这一点是任何人都不具备的。

    但是该说的话一个字也不能少,该做的动作同样要做到位。

    “行了,既然把你放进王府见我,就没有打算砍你的脑袋,在本王面前装的什么可怜相?起来吧!”

    “你们三个倒是聪明,知道日后的大势所趋,主动到王府来领取责罚,本王刚接手锦衣卫,正是用人的时候,但你们得让我放心才行!”朱睿昇说道。

    锦衣卫是特务机构,这里面的人自然都是心思灵活之辈,尤其是面前的这三人,说得天花乱坠也不能给予信任。

    想要感化现在腐朽变质的锦衣卫高层,让他们死心塌地效忠自己,那是想都不用想的,这不是往水里滴墨,而是往墨里滴水,很难收到效果。

    朱睿昇自问没有这样的魅力,所以呢,就把这些人当成是一个过渡,如果表现的还算满意,就饶了他们的狗命。

    “感谢大都督不杀之恩,需要属下怎么做,请大都督吩咐就是,属下等一定照办!”骆鸣躬身说道。

    罗宝通和孙同赞也不敢坐着了,站起来走到骆鸣身后躬身听命,心底却升起一股彻骨的寒意。

    都说宋王殿下性格直爽,做事情喜欢直来直去,最讨厌弯弯绕绕的,现在看来,这特么是谁瞎了眼,居然有这样的传言?

    简直是大错特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