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二十五章 接管锦衣卫 五
    “罗益,把他们三个带到隔壁的房间,每人给一套笔墨纸砚,写一份述职报告给我,不得有任何交流,如果没读过书,就由王府的宦官代劳。以一个时辰为限,把重点标注清楚,不要枝枝叶叶,凑字数就没有必要了,记住,每一页都必须签字画押。”

    “述职报告的内容有三,第一,把目前锦衣卫内部的情况写出来,其中包括衙门、各千户所、百户以上军官和各机构的人员编制,主要是吃空饷情况、贪污腐化情况,还有他们背后的人际关系情况。”

    “第二,我知道你们手上不干净,必须把从任职到现在接受的贿赂和处理的案件写出来,幕后交易的详情不能有遗漏,时间、地点、人物等等。交代的清楚一些,我就当是你们主动退赃并检举,可以从轻发落。”

    “第三,把自己所知两京一十三省各级官吏的秘密写出来,哪怕是道听途说也没关系,除了父皇之外,连司礼监和内阁也包括在内,提供的信息价值高低,也关系到你们立功赎罪的程度。”

    “你们都在锦衣卫身居高位,想必知道我的意思,不但是你们,明天点卯后,千户以上的军官就在这里写,百户以下小旗以上的军官,由王府侍卫监视到百户所去写。”

    “不要想着心存侥幸,主动点还有一线生机,如果是等到别人告密后,再由本王查出来,抄家砍头的时候就不要怪我狠毒了。去吧,早点写完过来谈话,今天晚上不要回家了,有些事需要和你们商量!”朱睿昇说道。

    三人听到这些话,顿时脸色变得苍白起来,朱睿昇的意思他们非常清楚,就是要抓住他们犯罪的把柄,不听话就是死路一条!

    这种缺德带冒烟的手段,可谓是歹毒异常,但他们却没有选择的余地,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还是乖乖的配合比较好。

    “启禀王爷,锦衣卫上中所的千户秦茂生求见!”萧海忠走入客厅报告。

    锦衣卫在京的十四所里面,上中所、上前所、上后所、上左所、上右所、中后所,是负责维护京城治安的,这里面的上中所、上前所和中后所,按照惯例属于北镇抚司的势力地盘。

    骆鸣三人对视一眼,知道大势已去了,锦衣卫里面不缺聪明人!

    于是,这位秦茂生千户,大约十来分钟后,也到房间写述职报告了!

    “罗益,你做好准备,明天开始接管北镇抚司,秦定远居然敢利用法不责众的计策来要挟我,真是个不知道死活的玩意,准备好一队侍卫,准备抄他们的家!”朱睿昇淡淡的说道。

    卯时一刻就是五点十五分,在夏天已经天亮了。

    宋王府内戒备森严,王府出动了三百多名侍卫列队,从大门到小院层层布防,等候锦衣卫的军官前来点卯。

    小院里摆着两张桌子,今天出面的是指挥使骆鸣,他居中而坐,还混了一杯热茶。指挥同知罗宝通在旁边的桌子后面坐着,亲自负责点卯,千户秦茂生暂时担任执勤官,负责协助点卯。

    刚到五点钟,锦衣卫在京的六个千户到了四个,十二个副千户到了六个,下属的六十个百户则是全部到齐,小院里站的满满的。

    亲王之比皇帝低一等,论身份地位与太子相当,甚至老资格的亲王,连太子行礼也不必回礼,这些军官想要个座位,那根本不够级。

    关系相对较好的军官们,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压低声音说话,类似今天这样的场景,一年也没有几次。千户所和百户所都是在自己的驻地点卯,没有重大事务,根本不到指挥使衙门。

    “骆大人来的倒是挺早,不过由他来主持点卯,这摆明了就是走个过场,我们之前的安排,反倒有些画蛇添足了。”

    “说起来也奇怪,宋王府附近的坐探,也不知道都死哪儿去了,看到我的轿子,也不知道汇报情况,等回去非得好好收拾他们一顿不可!”秦定远皱着眉头说道。

    早知道是骆鸣负责这件事,宋王殿下根本不出面,就没必要多此一举搞试探,把骆鸣得罪了,也是一件难受的事情。

    “到了这个地步,我们没法采取补救措施了,好在这次是骆大人,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麻烦,等回去后,准备一份厚礼送到他家里,把事情说开就是了。”蔡汉昌说道。

    卯时一刻。

    “禀报骆大人,卯时一刻到了!”秦茂生大声说道。

    “开始点卯吧!”骆鸣站起来说道。

    上前所和中后所的两个千户和四个副千户,上中所的两个副千户,一卯点过没有到。

    点卯分为一卯、二卯和三卯,就是点名三次,间隔为十五分钟,与一刻钟是相同的。

    “一卯迟到,按照军律责打二十军棍,秦茂生你做好执行准备!”罗宝通黑着脸说道。

    现场静悄悄的,锦衣卫虽然是皇家的特务机构,可性质还是军队,自然要以天明皇朝军律作为行为规范,这种惩罚是正当的。

    “二卯点验!”

    “三卯点验!”

    八个军官居然还没有到,气氛陡然紧张起来,锦衣卫大都督首次点卯就有人迟到,这摆明了是要闹事的。

    “罗宝通,按照我们天明皇朝的军律,对误卯这种行为是怎么处罚的?”骆鸣面无表情的说道。

    “回大人的话,按皇朝军律,如果三卯不到,则属于贻误军机,斩立决!”罗宝通毫不迟疑的说道。

    就在这时,八个误卯的军官急匆匆走进了院子。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他们,为了搞成法不责众的局面,这次居然动用了两个千户和六个副千户,阵容可是有点大啊!

    “给我拿下!”骆鸣一拍桌子说道。

    站在一边的王府侍卫顿时一拥而上,把这八个军官按住,脱掉了官服解下了佩刀,用麻绳五花大绑捆住了。

    “骆大人,他们耽误点卯必然是有缘故的,还请您网开一面,听听具体的缘由再做处置。”秦定远急忙说道。

    “是啊,他们也是我们锦衣卫的老弟兄了,向来对万岁爷忠心耿耿,也为皇朝立下不少功劳,还请骆大人从轻发落!”蔡汉昌站出来说道。

    二十多个百户也站出来,求骆鸣手下留情,声势倒是造的很大。

    一般来说,遇到这样的场面,哪怕是锦衣卫指挥使也得挠头皮,可惜,这里不是指挥使衙门!

    “大都督到!”

    话音刚落,就见朱睿昇从外面走进了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