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二十七章 接管锦衣卫 七(求收藏求推荐)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啊?骆鸣这个鹰犬爪牙虽然为人阴狠歹毒,可做事情向来得过且过,上任九年也没有什么大动作,他居然有胆量杀八个高级军官,这不是宋王的意思吧?”礼部右侍郎问道。

    这倒不是说锦衣卫就没有军官被处置,而是数量非常少,遇到重大失误,整个系统的人欺上瞒下,想方设法降到最低,就如同文官的党争一样,彼此相互遮掩,谁都要留条后路。

    所以,一次杀八个正五品和从五品的军官,在锦衣卫的历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这种魄力,绝不是骆鸣能具备的。

    “很难说,宋王殿下在监管锦衣卫以前,从来不和这群混账们打交道,而且昨天刚刚接管,按常理来说,不应该这么快就大开杀戒才对,好歹也熟悉一下情况。”

    “我觉得,这是看到宋王殿下掌管锦衣卫,骆鸣有些害怕了,所以借着这个机会表现自己,而宋王殿下,多半是顺水推舟,死掉一批人,正好把他的心腹安插到锦衣卫,有利于以后的掌控。”陆锡恩说道。

    “杀得好!杀得越多越好!这些该死的锦衣卫,仗着皇室的权力,做了多少人坏事,多少家庭被他们祸害的家破人亡,多少士林中人惨死在他们的屠刀之下,这个人神共愤的机构本来就不该存在!”礼部右侍郎恨恨的说道。

    乾清宫的御书房里,盛隆帝也得到了报告,而站在他面前的,是南镇抚司的镇抚使薛荣贵。

    南镇抚司现在被砍切的只有宫廷宿卫、仪仗和廷杖等功能,但私下里还是有监督锦衣卫的职权,骆鸣在宋王府借助误卯事件展开大清洗,薛荣贵得知消息后立刻来到乾清宫报告。

    “你的意思是说,今天的误卯事件,是北镇抚司针对宋王发起的反击行为,而镇压北镇抚司的行动,完全是骆鸣等人在操纵?”盛隆帝根本不相信。

    误卯的军官全都来自北镇抚司的势力,那幕后操纵者就不用考虑了,必然是北镇抚司的镇抚使秦定远。

    可骆鸣出面强势镇压,不但把八个军官送到菜市口,还把求情的二十多个中高级军官送到了诏狱,他有这样的魄力?

    “启奏万岁爷,臣设在北镇抚司的内线是这么说的,这八名军官误卯后,宋王殿下本来打算略施薄惩,可骆鸣和罗宝通不同意,坚持要军法处置,宋王殿下也就没有再说话。”薛荣贵说道。

    “朕知道了,你继续派人盯着锦衣卫的动静。”盛隆帝说道。

    朱睿昇会替那些犯事的锦衣卫军官求情,这不是开玩笑嘛!

    盛隆帝敢断定,今天点卯所发生的事情,绝对是朱睿昇搞出来的,他事先得到北镇抚司要搞对抗的阴谋,就顺水推舟借着骆鸣的手,对锦衣卫的中高层展开清洗。

    这样做的好处是,骆鸣顶在前面唱了白脸,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和仇恨,而朱睿昇唱了红脸,不但隐藏了自己,还得到了最大的好处。

    “睿昇啊,没想到在几个儿子里面,原来你才是最有智谋最有手腕的,朕也看走眼了!”盛隆帝微笑着,自言自语的说道。

    朱睿昇接管锦衣卫后,第一天看似没有大动干戈,可他把人员名册和密档,还有账本全部带走,这就占据了先手。

    骆鸣等人肯定是感觉到大事不妙,只得到宋王府主动投诚,一连串的事件,完全是后续的影响。

    换做是其余四个王爷,盛隆帝知道,他们的智谋手段,绝对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骆鸣,你马上执行我的下一步计划,派人到另外的十五个千户所,要求百户以上的军官,在最短的时间快马到总部述职,与各地实行信鸽联络,目前能做到吗?”朱睿昇问道。

    这次朱睿昇是和骆鸣同坐一顶大轿来的指挥使衙门,至于为什么要做的这么隐蔽,目的是要对付东厂。

    葛胜听到干儿子秦定远被下了诏狱,肯定会来要人的,面对东厂的提督太监,骆鸣这个指挥使根本扛不住。

    而他过段时间就要到江南,还要到北地,长时间的外出,锦衣卫难免遭到东厂的欺负,为此,必须要给葛胜一个教训,当众压制东厂的嚣张气焰。

    根本不用担心葛胜不上套,东厂背后是司礼监,实际上是皇帝的心腹,从来只把锦衣卫当成是呼来喝去的下属,只要骆鸣不答应他的要求,死太监肯定要翻脸,那收拾他机会就来了。

    “启禀王爷,锦衣卫使用信鸽联络,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这种方法非常成熟,书写的都是密语,哪怕信鸽遇到意外,信件也不会走漏消息。”

    “北镇抚司有专门的信鸽总旗官负责,养鸽人达到一个百户编制,一百多人专门服务。”骆鸣说道。

    这就是朱睿昇想要获取的锦衣卫资源,这种底蕴是多少代人的沉淀,短时间内没法速成。

    “把总旗官传来密室,我要亲自见他。”朱睿昇说道。

    总旗是武官的官职,品级是正七品,与县太爷是一样的,足见锦衣卫对信鸽联络的重视。

    养鸽子的地方不在指挥使衙门,而是在京城一处秘密的院子,因为那里还担任着传递情报,与各地千户所联络的重任,所以绝大多数的锦衣卫官兵,实际上不知道养鸽所的具体位置。

    “报告指挥使大人,东厂厂督来了,就在大堂等着见您!”值班的百户进来报告说道。

    “去吧,按照我交代的话做,可能要稍微吃点亏,但是你放心,本王会给你找回场子来的。”朱睿昇说道。

    葛胜在衙门大堂的正中坐着,穿着御赐的飞鱼服,手里端着一杯茶,没有胡须的老脸满是煞气。

    他的身边有两个太监和四个番役,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面孔。

    “属下骆鸣,拜见厂督!”骆鸣进入大堂,急忙躬身行礼。

    “咱家这次来衙门,想必你知道是什么事情,平时你和秦定远可是称兄道弟的,没想到锦衣卫刚刚划给宋王殿下,你就开始翻脸不认人了。”葛胜站起来围着骆鸣转着圈走,嘴里满是嘲讽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