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三十章 抓现行 下 (求收藏,求推荐)
    掌印太监在二十四衙门不稀奇,但是司礼监掌印太监这个职位,在天明皇朝的历史上都占据很重要的地位,位高权重都不足以形容,说改变历史都没有夸张,大多数权宦都是在这个职务上呼风唤雨的。

    按理说朱睿昇胸怀大志,应该好好结交孙安柏,这对将来成就大事是极大的助力,楚王和赵王就时常向这个老太监示好。

    司礼监可是内廷之首,掌握着批红的大权,又是皇帝最为宠信的一个群体,能够与内阁相对抗的一个群体。

    但朱睿昇知道,自己是绝对不能和孙安柏走得太近的,关键在于,他是皇家亲王,身份太敏感了,理论上是能够竞争皇位的。

    今天要是对孙安柏的态度稍有亲近之意,盛隆帝知道后肯定心里不高兴,锦衣卫要是和司礼监走得太近,皇帝睡觉都要睁着眼睛。

    而且他要通过今天的事情,一改锦衣卫对宦官集团的畏惧,把厂卫彻底的分开,亲王掌握的锦衣卫,怎么可能让宦官压制呢?

    还要给盛隆帝形成鲜明的印象,双方是存在尖锐冲突的,司礼监只要做对他或者锦衣卫不利的举动,那就是在报复。

    “老奴是皇家的奴才,万死不敢有冒犯王爷权威的心思,请王爷明察!”孙安柏只能跪倒在地,向朱睿昇请罪。

    他自从担任掌印太监以来,也是第一次被打脸,可他一点招也没有,这是皇帝的儿子,皇朝的亲王殿下,他再厉害也是奴才,稍微有点态度不敬,盛隆帝绝对能让他掉到地狱里。

    “怎么不打了?”朱睿昇问掌刑百户。

    “启禀大都督,刘公公说万岁爷有口谕,留葛公公一条命!”掌刑百户说道。

    “这不是没死吗?继续打!”朱睿昇说道。

    掌刑百户的心里,大概有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他求援的看着骆鸣,但指挥使大人毫无表情,也没有开口说话。

    “王爷,给老奴一点薄面......”孙安柏的话被打断了。

    “本王的话居然没有人家内廷司礼监大太监的脸面好使,骆鸣啊,你这个锦衣卫指挥使听本王之命吗?”朱睿昇冷笑着说道。

    “属下当然执行大都督的命令!”骆鸣立刻表态。

    “好,你再打葛胜二十棍子,然后给孙公公带走,打不死就是要求,孙安柏,你只想到自己的干儿子,却想不到皇帝的亲儿子,你这个掌印太监,皇家的奴才,做的真是称职啊!”

    “这个掌刑百户无视本王之命,等会就杖毙在门前,本王要清理门户,以后出现类似事情,照现在的标准办理,打不死他,你就等着被打死吧!”

    “还有,孙公公带来了抓捕名单,你按照上面所示布置抓人,嘱咐诏狱那群人,没本王的话不能动他们,小动作就免了吧!借你的轿子,本王要回府了!”朱睿昇冷笑着抬脚就走。

    孙安柏吓得肝胆欲裂,这些话铁定会传到盛隆帝的耳朵里,本来皇帝对他干预这件事就不满意,想想未来的局面,失宠也是迟早的事情。

    盛隆帝念旧是真的,可不代表能容忍奴才们冒犯皇家权威,这个宋王殿下,用心真是够歹毒的。

    发生在锦衣卫指挥使衙门大门口的事,传播速度简直恐怖,很快的,大人们都得到了消息。

    楚王府。

    “孙师傅,我们家老九可真是够胆量,刚当上锦衣卫大都督,第二天就在衙门口把东厂厂督差点打死,把孙安柏也给得罪了,这也能叫心机深沉?您未免想的太多了吧?”朱睿远笑着说道。

    “王爷,我也只是自己的一种感觉,言官们搞突然袭击弹劾宋王殿下,他之身上殿,反倒找到漏洞让他们灰头土脸声誉大损,到现在还扛着阴谋论的帽子抬不起头来。”

    “科道官员不甘心失败,发动了二次弹劾,除了京城各衙门的官员,连内阁也在表示支持,就这样的攻势,偏偏出现了田刘氏的家人告状,国子监的学生围堵皇城门,这其中的诡异,我认为不像是巧合。”

    “原本宋王殿下是旁观者,就因为这件事,皇上居然把锦衣卫交给他,这等于是增加了实力,将来也会变成势力。”孙东清说道。

    从七品芝麻官做起,一路拼杀登上内阁首辅的宝座,他可以说是斗争经验丰富,而且精于此道,直觉是相当敏锐的。

    他总觉得朱睿昇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也不是什么鲁莽之辈,未来有可能会成为皇位的争夺者。

    “老九虽然做了锦衣卫的大都督,可是老师,他原本就在朝内没有支持者,现在又得罪了士林,在民间的口碑也是臭不可闻,已经是没有机会了。”

    “再加上现在的表现,司礼监和东厂肯定会排斥他,连最起码的资格都失去了,谁会选择他来做皇帝?那还不把天明皇朝的江山折腾个底朝天?”朱睿远说道。

    “王爷说的也对,或许是我多虑了,宋王殿下掌管锦衣卫,倒是一件好事,这个臭名昭著的机构,是该好好清理了。”孙东清说道。

    “父皇要对科道官员实施严惩,我该如何应对?”朱睿远问道。

    “围堵皇城门,这是天明皇朝有史以来从未发生的事情,皇上雷霆震怒,认为皇家的权威和尊严受到羞辱,受到科道官员的严重挑衅,在这种时候,谁要是敢为他们求情,那就是无父无君,您必须表示出对皇上的支持,毕竟是皇家的亲王。”孙东清说道。

    京师赵王府。

    类似的场景,也出现在赵王朱睿谦和次辅徐朔两人身上,还有个韩王朱睿礼。

    科道官员遭到大清洗,势必要选拔新人进场补缺,而这些人的任命,或许就是影响言官群体的机会,谁都知道操纵舆论的重要性,在关键时候,甚至能决定事情的成败。

    “徐师傅,内阁方面与科道官员做沟通了吗?”朱睿谦问道。

    现年二十三岁的朱睿谦,长得文质彬彬清秀儒雅,皮肤白皙面如冠玉,是个典型的美男子,气质沉稳待人谦和,也难怪盛隆帝喜欢他。